当前位置: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网 >> 故事 >> 经典故事 >> 文章内容
桃园凤凰

来源:文字部落文学网|作者:汪其廉I魏之友I汪| 点击: |更新时间:2015-03-02 22:32

桃园凤凰

于七十年月末,包产到户期间,龙泉山上有两个斑斓而勤奋的女人,她们是两姐妹,中学结业,姐姐喊李金凤,妹妹喊李银风。她两姐妹承包了18 亩荒山,并把那18 亩荒山开垦出来扶植成了桃园。她俩又在桃园左近挖了一口很年夜的蓄水池,池里有羽觞年夜的一股泉水,故取名为凤凰池。池里的水不单能知足桃园的用水,并且还能知足外地几十亩地步的用水,深受大众的欢送。她俩各写诗一首在牌上立于池边,赞誉凤凰池,诗曰:

“钢钎冲破阴河闸,铁锄挖开蛟龙潭。

银水滚滚浇玉树,种植王母蟠桃园!

变革能力冲银汉,千年荒山变良田。

惊雷催来实时雨,洒向人世庆康年!”

她俩在那承包的荒坡上,废寝忘食地苦干了三年,她俩的血汗和热汗灌溉出了斑斓的鲜花:第三年的春天,桃园里的桃树遍及着花了,18 亩桃园成了龙泉山上的驰名的桃花圃。有报酬此桃花作诗曰:

“二月桃花正怒放,映红山下龙泉街。

晚霞裹日飞凤羽,慕虹卧波越女腮。

色染巴山高朋至,喷鼻飘蜀水高朋来。

“西施”摘往头上戴,蜜斯觅她饰妆台。”

桃园盛花期,五湖四海的旅客,络绎不绝地来此观赏桃花,真是花山人海,有限繁华。有的来此桃花圃里咏诗作赋,照像合影;有的来此桃花圃里谈情说爱,对酒当歌。

一日来了六个旅客,三男三女,辨别为甲,乙,丙,丁,戊,己,都是青年未婚,各有配头。甲说:“我们以此桃花圃为题,各咏一首诗,大师说行吗。”众旅客道:“好得很”。

甲曰:

“绿水青山郁葱葱,桃花彩霞相映红。

火树银花元宵夜,不及此园喷鼻味浓。”

乙曰:

“燕舞莺歌邀霓虹,桃花吐艳笑东风。

引来对对花蝴蝶,招至群群采蜜蜂。”

丙曰:

“佳丽沉鱼莲池中,孔雀展翅映霞空。

生愿多做桃园梦,逝世愿此山葬乃翁。”

丁(女)曰:

“胭脂粉涂色不浓,我腮不及桃花容。

拜别自有依稀梦,此景此生几时逢”。

戊(女)曰:

“妖桃自得邀鸾凤,红梅领先催芙蓉。

天上不及人世美,逗得嫦娥离蟾宫。”

己(女)曰:

“桃李争芳竞沉着,瑶台不及此山红。

喷鼻飘五岳仙人洞,景留蓬莱岛上翁。”

众旅客相互赞赏诗句。这时,李金凤、李银凤白玉凤都来了。白玉凤是李金凤的未婚夫——江忠良的表妹,她也是来赏桃花的。这三个凤凰蜜斯独唱她们自编的桃花歌,歌词是:

“人世美,苍山葱,人面桃花相映红,

张张笑容迎东风。

人世美,苍山葱,桃花斗丽邀彩虹,

凤栖碧梧鹤栖松。

人世美,苍山葱,党施良策雨露浓,

千年荒山焕美容。”

六个旅客闻声此歌,众口一词隧道:“好斑斓的歌声啊!”别的另有三个游子在一边喝采,鼓掌欢送。甲向三凤姐道:“蜜斯,请你们把方才唱的那支歌重唱一遍,我们要灌音,录归去放给大师听。”三凤姐把那支歌重唱了一遍,甲翻开灌音机录了音,众旅客拍手欢送,那三个游子在一旁歪起眼睛瞧,立起耳朵听,拍案叫绝。众旅客抵达凤凰池边,有的往池里浇水洗手脸,有的往抄瞧牌上的诗。甲乙道:“此诗美也!魄力冲天,意思深沉。”甲乙向三凤姐问道:“蜜斯,你们就是桃园的主人吗,凤凰池是你们挖的吗,牌上的诗就是你们题的吗?”金凤道:“我们是桃园的主人,凤凰池也是我们挖的,牌上的诗写得欠好,请你们别见笑”。甲乙道:“那诗写得很好。你们是党的好后代,故国的优异花,人世的娇娇者,时期的火车头,大众的好典范。”六个旅客放着桃花歌的灌音告别而往。

那厥后的三个游子:一个喊刁得利,别名刁缺耳,一个喊邱二条,一个喊赖子兴。这三个游子见金凤,银凤,玉凤人材仙颜,歌声美好,因而他三人各故意思,各有寻求。于时他三个在三个凤凰蜜斯的旁边,桃花圃前吟诗抒怀,各表其爱。刁得利曰:

“桃花吐艳笑春景,邀来一群金凤凰。

桃花触我两眼目,金凤揉吾十二肠。”

邱二条曰:

“桃花开放满园芳,嫦娥起舞月光辉。

“西施”歌拌鹦鹉语,银凤飞进我心房。”

赖子兴曰:

“桃花开放满园喷鼻,文鸾起舞迎娇杨。

云开雾散见玉凤,希望月老红线长。”

那三个游子一面吟诗赏桃花,一面偷瞧三个美凤凰。他们在桃花圃勾留了许久,最初恋恋不舍地分开了桃花圃。他三人往后,各故意思寻求其爱。

却说三个凤凰蜜斯闻声那三个游子的吟诗后相互谈论:金凤道:“那三个老几吟的诗句都是唱的过岗歌,在寻求我们。第一个老几唱的:

桃花触我两眼目,金凤揉吾十二肠。

这显然是在寻求我。他那贼眉贼眼,怪模怪样,缺耳扁嘴的样子,谁瞧得起他,几乎是黑麻雀想配雪白鹤。”银凤道:“那第二个老几吟的:

“西施”歌拌鹦鹉语,银凤飞进我心房。”

这明显是在寻求我。他长的长不象冬瓜,短不象葫芦,怪不象把弓!谁瞧得起他,几乎是癫疙宝张口——看想吃天鹅蛋!”玉凤道:“那第三个老几吟的:

“云开雾散见玉凤,希望月老红线长。”

这必定是在寻求我,几乎是乌龟想追玉兔。”金风道:“那三个老几中,只要最初一个老几生得标直,善哉,玉凤表妹必然瞧得起他。”玉凤道:金凤表姐胡说话,瞧我打你的嘴巴!你说他生得标直,你就嫁给他吧”。金凤道:“他们来寻求我们,恐有后患之优。出格是那第一二个老几,满脸淫贼像,实足地痞腔,我们该当多加防备”。

先说那第一个老几——刁得利对李金凤的寻求。刁得利自桃花圃瞥见了李金凤后,回家往驰念金凤想起了相思病。他往托吴四娘与他作引见人,那吴四娘摇着头对他说:“你想娶李金凤,我瞧是渔家掉火——网燃的!人家李金凤人材好、目光高,几多个有钱哥儿,官家后辈都没有把她想得手,她怎样瞧得起你呢!我把这笔亲事与你说不成,你往寻他人与你谈吧。”刁得利回家独坐椅上感喟道:“我刁缺耳心有天高,命如纸薄。想昔时我想团长太太不成,被团长用手枪打缺了耳朵;现在我又为那李金凤患上了相思病。我刁缺耳到了这等境地:措辞无人信,干事无人帮。鲜花不为我开放,粉壁碰得我头伤。”他只好写封恋爱诗往试一试,往勾一勾。他提起笔来写道:

“我可爱的金凤妹:

自从那天桃园赏花见到您一面,返来后我不断都在驰念您,这里我向您表述衷肠:

喊一声金凤妹见字如面,

我向您表真情敬上诗言。

我爱您似春园浓妆艳抹,

我爱您如彩凤影卧波涛。

我爱您多小巧美如飞燕,

我爱您更娇娜貌似天仙。

我爱您一清二白多良善,

我爱您三从四德最淑贤。

我为您于屏中“孔目中箭”,

我为您栽碧梧等待凤鸾。

我宁愿来与您提鞋底板,

我毕生愿与您当勤务员。

我为您摘蟠桃九天踏遍,

我为您做花匠种植牡丹。

我为您添养分变鸡生蛋,

我为您吃饱饭当牛种田。

我为您着锦衣变蚕造茧,

我为您做蜜蜂采尽蜜源。

我为您剪彩云做衣做伞,

我为您摘天星做钗造簪。

我愿为您高兴摇船拉纤,

我愿为您幸福掏金挣钱。

冰冷时我与您送来火炭,

酷热时我为您如荷扇莲。

闷来时我与您讲书闲谈,

繁忙时我让您整天休闲。

我让您双足踏琼楼玉殿,

我让您两耳垂金珠银环。

您与我联佳姻毕生完竣,

赛过那宫女居舜室尧天。

金凤妹见此情心地应软,

快向我来于回永效良缘。

恋人:刁得利笔

1979 年4 月2 0日

刁得利写的恋爱诗是挖来的。他写完情诗后,将情诗念了三遍。自诩道:“这篇恋爱诗写得很好:她如万丈长缨缚住凤凰鸟,有千种风情能扣住少女心。就是铁打的肝肠见此情也得要软三分。这篇情诗必然打得中李金风的心,我宜实时与她寄往。”

没隔几天,李金凤收到了一封信,拿到灯下拆开一瞧,恰是刁得利写来的情诗。她瞧完情诗后冷静地考虑道:“别人生得来怪眉怪眼的,他的情诗还写得很好,非年夜墨客写不出来。世上有几人能失掉那样深沉而美好的恋爱诗……”正在这时分,李金凤的未婚——江忠良来了。江忠良道:“凤妹,您在瞧什么手札?”金凤把情诗给江忠良瞧,江忠良瞧完情诗后内心惊惶起来,恐怕金凤丢他。江忠良对金凤道:“这封情诗写得很好,您必然爱他?”金凤道:“你写得出如许的情诗吗?”江忠良道:“我确是写不出那样好的情诗,但您要晓得写情诗的人是谁?这情诗不是自己的文才,而是挖来的艺术。那刁缺耳满口的情面美德,一肚子的地痞邪气。我可爱的凤妹啊,您就是要丢我,我也劝您往另恋一个坏人,别恋那病国殃民的刁地痞!凤妹呀,您听着,我就讲刁缺耳的来源与您听。”江忠良向金凤讲道:“文明年夜反动期间,刁得利伙同造反派打击武装部抢出枪支弹药。刁得利又同邱二条,赖子兴结拜为弟兄,他三人在鸦雀口潜伏打窃商客。

一日,刘团长带着年老仙颜的太太——柳林凤,推着自行车回籍省亲,刚走进鸦雀口,那三个响马从潜伏中冒了出来。端着枪冲到刘团长眼前,三支枪口一齐瞄准刘团长。邱二条道:“团长,我们搞文明年夜反动没有钱用,我们要向你借点钱来用。”团长把本人身上的八百元钱给他了,他把钱放进了腰包里。赖子兴道:“团长,我们搞文明年夜反动交通不便利,又没偶然间,把你的自行车和手表给我们用。”团长把自行车和手表给他了。刁得利道:“团长,把你的太太给我们玩会儿。”柳林凤愤恨地骂道:“你们这伙狗崽子,丑地痞,恶匪徒,休得在理!我是团长的纯洁妻,纵逝世也不从你们这伙龟儿子!”说着她就把团长抱住,以她的后身来抵御贼子的枪口。团长道:“林凤,你跟他们往吧。”林凤道:“净水岂可渗浊流!我们逝世也逝世在一同。”团长道:“你往吧,你给我留条命嘛,我号令你往!”与妻使了个眼色,林凤会心了,便擦着眼泪向刁得利走往。三个贼子统着钱,戴上手表,推着自行车,领着团长太太,得意洋洋,欢欣欲狂,忘乎寄醉帽音袋,向后转,朝前走。刚走几步,团长从腰间掏出两支手枪,两手各持一支,瞄准刁得利的耳,邱二条的帽,噪噪两枪!一枪打缺刁得利的耳,一枪打脱邱二条的帽。团长年夜喝一声:“禁绝动!缴枪不杀!”三贼子转头瞧时,团长已把枪口瞄准他们了,三贼子只好缴械投诚,叩首讨饶。刘团长把三贼子押进了公安局,刁得利被判处有期徒刑10 年;邱二条被判处有期徒刑8 年;赖子兴事先才14 岁,被判劳教5 年。

刁得利枪团长太太不未遂,被团长用手枪打缺了耳朵,刁缺耳的来源就是如许的。他刑满回家后,依然恶习不改,日嫖夜赌,奸骗估霸,光明正大,无恶不作。凤妹呀,我但愿您别上他的当。”金凤道:“那刁缺耳本来是那一摊货,我决不上他的当。他嘴巴说得蜜蜜甜,心中躲把锯锯镰,钓饵系着金钩线,笔尖写出哄人言。”金凤把刁缺耳的情诗烧了。

且说刁缺耳寄往情诗后,一月之久,石沉大海,自知失了。他忧?专心地考虑道:

“长缨难缚凤凰翅,情诗不中佳丽心。

我对她是一盆火,她对我是三九冰。”

我如许的劳改开释犯,现年曾经29 岁了,此生想娶美妻是海底捞月。只好摘些野花,图个一时高兴。那李金凤有西施之貌,只需玩她一回逝世也值得。追她不成,迫使我起奸心。”因而他寻机奸污李金凤。

一日黄昏,刁缺耳扛着猎枪在李金凤的桃园左近树林里狩猎寻机。他冷静地吟道:

“我肩扛着一支枪,不打孤狸不打狼。

不打山鸡不打兔,专打桃园金凤凰。”

李金凤在桃园里办理桃园,当时桃子还未成熟,白昼都是金凤,银凤轮番办理桃园,早晨由江忠良来守哨。天快黑了,但见:

冉冉红日落西域,对对白鹤歇东林。

幽幽桃园寞寂寂,阵阵晚风雾尘尘。

李金凤出工回家,刚走出桃园,忽然遇着刁缺耳。刁缺耳用枪口瞄准李金凤的胸膛而道:“你到达我的目标,我就不打你!”李金凤心血来潮道:“到达你的目标是能够,但这里无被,你必需把你的衣服脱给我做垫被才行。”刁缺耳道:“只需你到达我的目标,你要天上的星都办失掉。”他放下枪脱下本人的衣服垫在地上。李金凤又道:“这里无枕,你必需把你的春秋衫脱给我做枕头才行。”刁缺耳便脱春秋衫,当他把春秋衫往头顶上提来网着他的五关,显露他的胸膛的时分,李金凤赶紧捡起其枪,扣着火鸡公儿,瞄准刁缺耳的胸膛高声喝道:“走!到公安局往!”刁缺耳显露眼睛一瞧,方知本人入彀了。他原本怕逝世,但想寻机夺枪,成心道:“你把我毙了吧,我逝世在佳丽的枪口下也值得,也风骚。我在阴间爱你而寻求不上你;逝世往阳间变鬼还要来寻求你。”李金凤高声呼叫招呼:“来人呀,拿贼!”她把枪握得牢牢的,把贼对得准准的,也不开枪。刁缺耳刚要夺枪的时分,江忠良来了。他一见坦胸露乳的刁淫贼,登时,喝声吓失落淫贼魂,肝火突破九天云。你欲夺我金鸾凤,我要捉你进牢门。他用力一腿将刁缺耳打翻在地,立刻将贼按住,好像一块宏大的岩石压着贼子,另有李金凤的枪口瞄准贼,此贼插翅难逃,乖乖地被江忠良李金凤绑押进了公安局。刁缺耳被判处有期徒刑12 年。有报酬其作诗曰:

“野蜂休恋桃花喷鼻,乌鸦怎能配凤凰。

自衣岂可作她被,己枪押己进法场。”

自尔后,李金凤、江忠良相互宁愿地结了婚。他俩互敬互爱,情似鸳鸯飞比翼,义如鸾凤宿同林。联袂创糊口,并肩建桃园。

春天过来了,炎天到了,桃园里的桃子垂垂成熟。李金凤、李银凤、江忠良日夜不时人地看管桃园,既要防吃桃子的鸟,又要防偷桃子的贼。金凤、银凤两个佳丽端赖江忠良当保镖手。一日,江忠良、金凤、银凤同在桃园里。金凤道:“妹妹,你往年曾经19 岁了,常言道:“名高引谤,女年夜招男,美男招囚夫。想前番,那第一个老几来追我,好得你江年老与我保了镖。那第二个老几在寻求你,你也该当寻个保镖手,也就是说你也该当寻个称心的男冤家。”江忠良道:“我有个表弟喊白玉龙,也就是表妹白玉凤的哥。现年22 岁,高中结业,现任乡农技站的主任。贰心机伶俐,质量优秀,人材出众,与妹妹相配倒是一对完竣的鸳鸯。

第二天,江忠良把银凤领到白玉龙家碰头。白玉龙与李银凤相见,真是龙摆尾,凤摇头,锦男美男效鸾俦,挥洒自如乐悠悠。今后后李银凤同白玉龙成了一比照翼双飞的鸳鸯鸟,玉龙成了银凤的保镖手。玉龙也常常往桃园作手艺指点,共建桃园。整枝施胖,带头苦干。

且说那第二个老几——邱二条寻求李银凤。邱二条自桃园赏花瞥见李银凤后,回家往驰念李银凤,也想起了相思病。他曾屡次往桃园左近蛊惑李银凤都不未遂。他忧?地考虑道:”我如许的劳改开释分子,现年27 岁了,又无人材和财帛,今身要想娶李银凤是春梦一场,坚韧不拔。那金凤、银凤有沉鱼落雁之貌,想前番刁兄写那样好的情诗都没有寻求到李金凤,况且于我。我也只好采些野花图个一时高兴。寻求她不成,这相思病儿也迫使我调戏她。”他在日志本上写道:

“半夜乐极见银凤,五鼓怒起骂鸡公。

啼时惊醒甘美梦,拜别恋人影无踪。

她是银风飞天空,我乃残蛾扑蒿蓬。

何时逢春采花蕊,嫦娥吸我进蟾宫。”

他感觉本人人孤势弱,那银凤是两姐妹,另有江忠良当保镖手,必需构造力气,先把她的保镖手干失落才干到达目标。因而他往发动赖子兴协力举动。

邱二条往到赖子兴家里,赖子兴问道:“邱二哥,你寻我因何事?”邱二条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寻你磋商一件事。”赖子兴道:“磋商什么事?”邱二条道:“三弟,你还记妥当年我们三人在松林结义么?我们在结义时,当天赌咒,结为兄弟,相依为命,同存亡,共磨难……刁兄因调戏李金凤,被那虾子——江忠良捉往公检法判刑12 年。我们该当以义气为重,替刁兄报仇,履行我们的哲言。我们此往可一举几得:一能为哥哥报仇,二能得利,三能得乐。今朝李金凤们的桃子成熟,我们往偷她们的桃子可得利;我们往偷桃子的时分,如果那江忠良来缉捕我们的话,我们就趁此时机干失落他,为年老报仇,把江忠良干失落了,那李金凤、李银凤在桃园里守桃子,我们就寻机强奸她们,得乐。管她金风,银凤,我俩一人作陪一只凤,何其乐哉!归正我们这些劳改开释犯是娶不到美妻的,采些野花,图些快乐。那金凤,银凤美如西施,只需玩她一下,判劳改,敲沙罐也值得。象刁兄那样踩了金凤凰的蛋,判刑12 年也值得,也风骚。那江忠良真实可恨,他把我们年老捉往判刑,而他却独有了“花魁”, 娶了李金凤,他倒舒适极了!可老子们气不外,老子早就想给他敲起,恨无齐心之人。江忠良仗义执言也是为的寻求李金凤,蘸我刁兄蘸过的‘蘸水’;穿我刁兄穿过的‘旧鞋’。我们替刁兄报了仇,还能够能够试试佳丽的甘旨。若三弟的义气还在,我们就实时举动,你的定见若何?”

赖子兴道:“昔时结拜时,我才14 岁,老练蒙昧,夥倒你们跳,断送了出路,今感懊悔。抢团长不未遂,反而劳教5 年。劳改犯,婆娘都难谈,我曾经25 岁了,仍是个独身汉。今有人给我谈亲事,我若再往干好事,我的亲事必定失,谁家的男子情愿嫁给干好事的人。想昔时我等抢团长和团长太太时,被团长打缺了刁兄的耳,打脱了你的帽,差点丢命,还判刑下狱。若我们再往立功,将落个比刁缺耳不如的了局。凤凰蛋未踩成,两足踏进牢房门,一掉足成千古恨,监狱锁往少年春,当时悔之晚也!增广说:“要得不知不觉,除非己不为。恶有恶报,善有恶报,害人终害己。邱哥,我劝你算了。我是洁身自好,但求无过。我已金盆洗手,不再从邪了,看你三思。”邱二条叹息道:“哎!三弟的义气被监狱锁失落了,惋惜我们昔时同吃的一碗血酒!今我不克不及把观念强加在你的头上,但求你不要表露我的秘密。”赖子兴道:“我已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二心只图家中安,既不保你,也不害你。”邱二条喜洋洋地告别而往。赖子兴考虑道:“这邱二条又要往干好事了,还拉我的手往捉蛇,此次是我犯罪补过的好时机。我得趁此时机往李金凤的娘外家报个信,作点表示,使她们把亲事与我谈胜利”。

邱二条回抵家里愤慨地考虑道;“想不到赖子兴有点义气都被狗蹍失落了,我不应往寻他的。他不敢干,我老子学关云长,单人独马也要往。偷桃子,报仇是大事,想李银凤这个佳丽,本是我的欲心。”他腰系尖刀,手拿口袋,窜进李金凤们的桃园,摘桃子装生齿袋。事先恰是早晨十点过钟。因李金风的母亲抱病,金凤、银凤都在家侍候母亲,只要江忠良一人在桃园里守桃子。天上有玉轮。江忠良忽然闻声哨蓬外的狗咬声,他赶紧出交往桃园周围寻觅,发明邱二条在桃园里偷桃子。江忠良抢步上前往捉邱二条。邱二条丢失落装满桃子的口袋,用腿拳向江忠良打来,二人在桃园里拳打足踢一阵。邱二条抽出尖刀向江忠良杀来,江忠良躲闪了几招,掰起一根桃子杆迎战,二人又斗了数十回合输赢不分,把桃枝上的桃子也打落不可胜数。江忠良边战边道:“你这贼子,胆敢偷我园里的桃子,还要向我动刀子,老子要象捉刁缺耳那样把你捉进公安局往!”邱二条边战边言:“老子敢摘你园里的桃子,老子还敢摸你的婆娘的奶奶!割你娃娃的颈子,老子没有刁缺耳好捉”!二人又斗了一阵,邱二条一手拿刀,一手掰起一根桃子杆双器迎战,江忠良边战边喊,“来人呀,拿贼!拿贼!”邱二条见事不妙,抽身逃窜。江忠良随即追逐,边追边道:“贼子往那里逃!你跑脱了除非你是龙泉山上的飞兔!”江忠良追邱二条上了公路,白玉龙与周建强劈面而来。白玉龙与周建强同志:“贼子往那里逃”!白玉龙一腿将邱二条打翻在地,周白二人一齐按住邱二条。江忠良拿绳索来把邱二条五花年夜绑了,再拿一条绳索将他绑在桃园左近的一棵年夜树上。

三人进进哨蓬进坐,江忠良与表哥表弟倒上茶,又往摘来一篼桃子,热忱地说:“这山上没有好的工具给表哥表弟吃,请你们吃桃子。”三人边吃桃子边说话:江忠良道:“那贼子来偷我们园里的桃子,我往捉他,他还抽刀杀我,我与贼在园里格斗了许久,幸亏你们来助我。表哥表弟来得如斯实时,你们难道有锦囊妙计,或有别人报信?”周建强道:“我们非能锦囊妙计,是赖子兴来报的信。因赖子兴在骚动期间介入抢团长之前与刁缺耳、邱二条结拜为弟兄。他劳教返来后,25 岁了未谈结婚姻。因而他常来与我交冤家,对我很好,其目标就是看我母亲给他谈亲事。我母亲见他表示很好,诚实结壮,品德不错。比来,我母亲与他提谈有一个女冤家。赖子兴来我家奉迎负责,恰是为了本人的亲事,以是他出卖了邱二条,来我家报了信。赖子兴谈道:“邱二条偷你家的桃子,为刁缺耳报仇是大事,次要目标是要暗算你,调戏银凤、金凤,”以是我结合玉龙,星夜赶来助你”。江忠良道:“想不到这社会上的干系如斯庞杂,要不是表哥表弟来助我,我的性命都风险,表哥表弟对我们的恩典,我们毕生难忘。”白玉龙道:“我们都是老表弟兄,亲戚干系,互报于恩,相互协助。如今必需要把邱二条拿进公检法,把他的言行向公检法申述,使邱二条遭到法令制裁,我们的家才得安定。我们该当勾结赖子兴,向邱二条作妥协。”江忠良道:“表哥表弟瞧的成绩真拙劣远见,就如许办。请表哥表弟在天明时把那贼送到公安局往,我实时写好控诉递上往。”周建强道:“好吧,就如许办。”

再说邱二条绑在那年夜树上,树上的鸟屙了几巴屎失落在他的头上。他叹息隧道:“哎!人霉了,连鸟都要欺侮我,偏把屎屙在我的头上。哎!凤凰蛋踩不成,本身先受刑。头上顶鸟屎,背上背棕绳。淫心招来祸,身将进牢门。准是赖子兴那叛徒把我出卖了,我这终身垮台了。”天亮了,江忠良把邱二条从树上解上去,再用一条绳索把邱二条系来赶起。又往把邱二条偷的一口袋桃子系来挂在邱二条的颈子上,还把邱二条的尖刀插在其背上的绳索上。白玉龙在后面赶,周建强在前面吆,白玉龙道:“走!老子象赶羊一样,赶你到公安局往。”

江忠良在灯下写控诉。天已了然,金凤、银凤离开哨蓬里。金凤、银凤同问道:“江哥,你在写什么?”江忠良道:“妈妈的病好些了吗?”金凤、银凤同志:“妈妈的病好了”。江忠良道:“我在写控诉。”金风、银凤同问道:“你写控诉往告谁?江忠良道:“你俩不晓得:昨夜发作了一场触目惊心的妥协。昨夜邱二条来偷我故里里的桃子,我往缉捕此贼,贼抽刀杀我,我与贼在桃园里格斗了许久,幸亏表哥表弟来助我,才抓住了此贼。表哥表弟已把贼送到公安局往了,我得实时写控诉往告邱二条贼子。”金凤道:“表哥表弟不是仙人将来先知,他们来得如斯恰巧,是江哥有救星,不应我们遭害。”江忠良把赖子兴报信及姨娘与赖子兴谈婚的景象向金凤们谈了。金凤道:“这赖子兴是姨娘为我们创作发明的通信员,也是我们的好冤家,我们该当勾结他向暴徒作妥协。”江忠良道:“凤妹真拙劣远见,您瞧的成绩与表哥表弟和我是分歧的。”银凤把控诉书拿往瞧了一遍道:“邱二条贼子何其毒也!既要暗算江哥,还要暗害我两姐妹。我们只要靠国度的法令为我们伸腰解难,把邱二条拿进监狱,我家才得安定、国民才得安定。江哥的控诉写得恰如其份,快交上往吧。”

江忠良交控诉书往了,金凤、银凤在桃园里办理出卖桃子,购桃者络绎不绝……赖子兴以买桃子为名,去处金凤陈述了邱二条的诡计及姨娘与他谈婚的景象。金凤为赖子兴的亲事打了包票,赖子兴便往为金凤们的案件当证实人。金凤送赖子兴一桃桃子,赖子兴道:“好吧,领个情就行了”。他把那挑桃子拾进了金凤的桃筐里,只留了10个桃子在本人的箩篼里带归去了。

李金凤、李银凤正在桃园里拾昨夜同邱二条作战打落的桃子,江忠良返来了。江忠良兴高彩烈地说:“我往交了控诉出来,在龙泉释联络了两个年夜卖主,他们向我园定购了20000 斤桃子,单价每斤8 角,已给了我1000 元钱的交头。仍是你两姐妹当司理。”说着就把钱交给了金凤。江忠良又道:“我再通知你们一个好音讯:区委决议比来构造全区的干部和大众代表来我们桃园开现场会,我们的桃园遭到了下级党的注重。”金凤、银凤闻声江忠良的说话,她俩愁容满面,非常快乐。金凤道:“瞧来,我们的桃子是不愁销路的,我们的桃园是有出路的”!

却说赖子兴揭穿了邱二条的诡计,邱二条进进了牢房,邱二条的母亲去处刁缺耳的姨娘——刁娇西,绰号刁妖精送钱。她对刁娇西道:“只因你的侄儿——刁得利往调戏李金凤,被江忠良捉进公检法判刑12年。此次我儿邱二条往发动赖子兴协力往算江忠良的‘账’,替刁得利报仇。赖子兴这叛徒,不单不着力,反而出卖了邱二条,他跑到李金凤的姨外家里透风报信,使他们把邱二条捉进了牢房。李金凤和她的姨娘——陈贞秀为了笼络赖子兴与她们当包告,特为赖子兴谈情说爱,把江忠良的表妹——白玉凤说给了赖子兴。赖子兴为了把这笔亲事摇稳,特往李金凤家奉迎卖乖,充任包告。见于这种状况,我只好来托你往夺失落赖子兴的未婚妻——白玉凤,冲破他们的干系网,禁止赖子兴为他们当包告,促保邱二条早日出牢。”说着她就掏出100元钱塞向刁娇西的手里。她又道:“等我们邱二条出了牢时,再请刁娘娘给我们邱二条谈个媳妇,当时我才重重地感激你……”刁娇西把钱放进了钱袋,她自诩道:“年夜姐且担心,我刁娇西能搭桥,又能拆桥,即能说,又会夺,我要说的必说合,我要夺的必夺破!赖子兴这癞皮狗,舔屁娃!临时说到了白玉凤,别欢欣早了,我的指尖一弹,就要把白玉凤与他弹到辽东往。等邱二条出了牢,我再给他说乖新娘来。我就往弹失落她。”

邱二条的妈告别而往,刁娇西的两腿象打扬杈一样地跑到白玉凤家夺婚。白玉凤问道:“你来我家因何事?”刁娇西道:“我来向你报喜。”白玉凤道:“报什么喜?”刁娇西道:“我传闻白蜜斯比来谈有一个男冤家喊赖子兴。赖子兴这癞皮狗是个劳改犯、二杆子、年夜好人、败家子、贯赌徒、三只手、恶地痞。他昔时伙同刁缺耳、邱二条抢团长太太判了五年徒刑,这是家喻户晓的。白蜜斯如许美丽一团体,咋瞧得起这个劳改犯?你若嫁给他几乎是:夜明珠滚淤泥淖,皎玉轮伴亮火虫,金凤凰配黑乌鸦,牡丹花插牛屎巴,太掉格了。再说那赖子兴是个贫光蛋、农民汉,你若嫁给他是脸朝黄土、背朝天,背太阳过西山,双手磨起厚茧茧,劳顿奔走缺吃穿,终身过得多困难。你若把他退了,我给你谈个冤家是年夜先生,名喊王金贵,现年24 岁,他在年夜病院当主治大夫。他的父亲又是区干部,你若嫁给他,他们还能够与你寻任务,真是:

嫁给赖家吃黄连,嫁给王家进乐土。

王家往端铁饭碗,王家往戴金耳饰。

王家往登清闲殿,赖家往变牛种田!

嫁给赖家磨扁担,嫁给王家往当官。

嫁给赖家多贫残,嫁给王家福绵绵。

白蜜斯,你的定见若何?”白玉凤道:“我把你谈的话向我怙恃谈一下,再回你的话。”

刁娇西道:“好吧,我等候你的覆信,再会。”刁娇西辞别而往。白玉凤往把赖子兴退了。赖子兴往至桃园,他一见江忠良、李金凤、李银凤就哭起来。江忠良、李金凤、李银凤问道:“赖年老请坐,你有什么悲伤的事?快谈出来。”赖子兴进坐,一面擦泪,一面道:“你们姨娘给我谈的阿谁女冤家把我退了。只因我往公安局为你们那笔案件作了证实人。邱二条的母亲去处刁缺耳的姨娘——刁娇西送钱打气,使刁娇西往把我的女冤家夺失落,为邱二条报仇雪耻,希图勾消罪证。刁娇西把我的女冤家夺往说给一个年夜专生,其父又是区干部。我是农民汉,鸭子怎敢与天鹅比颈子长。我的悲苦那个了解,我只好来向你们谈。”江忠良道:“赖年老,别焦急,你的女冤家——白玉凤是我的表妹,她的任务是好做的。我们能使她与你规复婚姻。”

李金凤道:“白玉凤既是我的同窗,又是我的冤家,做她的思惟任务有何难哉!她拍着胸膛道:“赖年老,别焦急,我若把白玉凤与你劝不转来的话,我定与你谈一个比白玉凤更美丽的女冤家来!”李银凤道:“白玉凤是白玉龙的妹,凭我们之间的干系,我也有掌握把白玉凤与赖年老牵转来。”江忠良道:“人间今有拆桥人,咱做月老系红绳,遣得冰人往,那怕刁妖精。金凤、银凤:你俩往走一遭,把白玉凤与赖年老牵转来。”金凤、银凤同志:“请赖年老就在这里耍,耳听喜鹊喊,且待凤凰回。”

金凤、银凤身着簇新的初级连衣裙,足穿高根鞋,装扮得好生美丽,各提一篼桃子,走在路上有诗赞曰:

“眉黛促进游子爱,面庞吸收故交瞧。

疑是西施往吴国,好像仙女献蟠桃。”

金凤、银凤到了白玉风的家里,把桃子放在桌上后进坐。白玉凤热忱地欢迎她俩,给她俩倒上茶。白玉凤道:“你这两个凤凰蜜斯装扮得比昔时当女先生时还美丽,初见时,我觉得你俩是仙女来临。”金凤道:“老同窗夸讲了”。白玉凤道:“谁推测你们如许美丽的金风凰落到我们江表哥和玉龙哥的屋顶上。”李金凤道:

“终身都是命,那边不寄生。

杨柳随风摆,葵花朝阳开,

鱼喜清水跃,鹤喜青松栖。

花逢春景热,梅在雪里欢。

繁华那边是,高门那里攀。

目前党策好,到处有金山!

我把高门年夜户视眼底,你江表哥的高风亮节在我心间。我嫁给你江表哥,我并不懊悔,我感应非常知足,有限幸福。我们成婚已来,他对我的豪情:兰天当纸,海水磨墨写之不尽。同窗啊,我的表妹:你对我的审雅观,恋爱不雅的观点若何?”白玉凤道:“你们的审雅观和恋爱不雅是准确的。我江表哥和玉龙哥都有崇高的情操,崇高的质量,矮小的抽象,高度的醒悟,你们真是才郎配淑女,鸾凤成鸳鸯。你们的恋爱是真正的恋爱,我祝你们百年和偕,千载流芳。”李金凤道:“天下上那些玩弄妇女的风格不是真正的恋爱,真正的恋爱是树立在肉体物质上的。你阿谁冤家——赖年老对你有无真正的恋爱?”白玉凤道:“他对我有真正的恋爱。那天他与我送来10 个桃子,他一个也不吃,喊我一人吃。”李金凤道:“那10 个桃子是从我们那边来的,我喊他多拿些桃子归去吃,但是他只拾了10 个桃子归去。这10 个桃子他一个也没有吃,全数给你送来了,从而瞧出他对你的恋爱是多么的深沉。”白玉凤道:“但是我们的恋爱曾经吹毁?”金凤道:“你俩有真正的恋爱,为啥要吹毁?”白玉凤道:“我的老同窗,你有所不知:我对赖子兴没有别的说的。只因迩来有人说他在文明年夜反动中伙同刁缺耳、邱二条打抢团长和团长太太,从而判了5 年劳教。劳教犯的名声很不但荣,故而吹之。”李金凤道:“毛主席说:“许可一团体出错误,不许可一团体不矫正毛病。”党的政策是:“小惩大诫,救死扶伤。”赖子兴固然犯差错误,但他早已改过自新,驱邪回正,犯罪补过。何况赖子兴在介入抢团长时,他才14 岁,老练蒙昧,纯碎是受刁缺耳、邱二条的蒙蔽。受蒙蔽无罪,反戈回手有功。那日,邱二条往发动赖子兴协力暗杀我家。以偷桃子、为刁缺耳报仇为幌子,蓄意暗算江忠良,暗害我两姐妹。赖子兴申张邪气、为虎作伥,救济我们。特往我表哥家透风报信,使我们表哥表弟星夜赶来救济我们。那天早晨,邱二条往偷我们园里的桃子,江忠良往捉他,邱二条抽刀杀江忠良,江忠良与贼子在桃园里斗了几十回合。幸亏表哥与白玉龙赶来互助才抓住了邱二条。不然江忠良的性命都难保。我们把邱二条送进公安局后,赖子兴又实时到公安局往揭露邱二条,为我们那笔案件作了证实人。以上述实事瞧来,同窗啊,表妹:你说赖子兴同道是坏人,仍是暴徒?表妹啊:你是不忘本的中国人,莫非你忍心让那邱二条贼子来暗算我们吗?赖子兴同道为党犯罪,为虎作伥,申张邪气,保护社会治安,莫非另有罪吗?还不但荣吗?”白玉凤道:“本来是如许的。那邱二条真是五毒俱全、罪恶滔天。赖子兴与你们透风报信,为你们的案件作证实人是申张邪气,锄恶护善、坏事一庄,年夜功一半,他做得对。”李金凤道:“表妹啊,你为啥要退他,此事不克不及怪你,是邱二条那帮暴徒在作祟。事情发作后,邱二条的母亲为了给本人的儿子报仇雪耻,勾消罪证,特向刁缺耳的姨娘——刁娇西行了贿,使刁娇西来决裂你们的婚姻。把你说给一个年夜先生,其父又是区干部,纯是哄人的大话。表妹啊,你想想:一个年夜先生,父亲又是区干部,他们情愿娶乡村女人吗?请你三思。表妹啊,我的好冤家,明说:刁娇西是来当夺客的,要把你与赖年老的婚姻夺破;我是来当说客的,想把你们的婚姻说合。问表妹采用谁的?”白玉凤道:“我们比来的退婚是中了她们的奸计。我是站在你们公理者一边的,我决不会站到正道上往。昔日真象年夜白,我情愿规复赖子兴与我的真正恋爱。”李银凤道:“玉凤姐真是我们的好表姐!仍是现在金凤姐说的那句话:“那三个老几中只要最初一个老几生得标直,善哉,玉凤表妹必然瞧得起他。”我都瞧得起你家玉龙哥,你必然瞧得起我们赖年老。酷爱的表姐啊,我们是亲上又加亲了,让我们这三只凤凰,三对美鸳鸯永久翱翔在一同,翱翔万里漫空。”白玉凤道:“请表姐转告赖子兴,喊他来我家同我怙恃一同把我们的婚期定上去。”金凤、银凤告别而往。

金凤、银凤回到桃园里,江忠良、赖子兴上前欢迎。金凤、银凤同志:“赖年老且喜!我们把你可爱的白玉凤与你牵转来了,她喊你往她产业着她的怙恃把你们的婚期定上去。”赖子兴道:“李蜜斯、江年老都是我的年夜恩人,请你们受我一拜。”他向金凤、银凤、江忠良磕了头。江忠良一面扶起赖子兴,一面道:“我们是:你无情,我有义,相互来报恩;我们是:好冤家,表姊妹,亲上又加亲。”金凤、银凤同志:“赖年老:你为咱遣散乌云斗妖魔;咱为你系起红线引娇娥!”赖子兴道:“江年老,李表姐,从今起我们是亲上又加亲。我们勾结一条心,扭成一股绳,向暴徒作妥协,在建立故乡,建立:‘四化’的路途上宽步行进!二天我们成婚时我再来请你们到我家吃喜酒。”赖子兴告别而往。

夏历四月三十日是金凤的母亲的诞辰。金凤、银凤把母亲扶在上坐。金凤、银凤、江忠良、白玉龙各往桃园里摘来一个最红最年夜的桃子,双手捧着跪向母亲坐前献桃,他四人同志:

“搭上云梯上云霄,摘来王母年夜蟠桃。

蟠桃献给妈妈吃,愿亲福寿齐天高!”

母亲接过桃子哈哈年夜笑道。

“儿婿献妈年夜蟠桃,妈愿儿婿着锦袍。

感激党的政策好,荒山长出幸福苗!”

你们都是我的逆子儿,好半子,不枉自我守婿居,养后代受尽苦楚。我老来晚运好,应是党的政策好,仍是我的儿婿好。”他们与妈妈祝寿的第二天,区委召开现场会的职员离开桃园。邓区长先寻李金凤、李银凤、江忠良理解了桃园建立的景象。记者录了音,照了像。邓区长又代领全部干部和大众代表环绕桃园观赏一遭,又观赏了凤凰池及牌上的诗。邓区长喊全部会员于桃园旁边当场坐下,邓区长向大师发言,记者灌音。邓区长讲道:

“大师都瞧到了,李金凤、李银凤、江忠良同道发明的这番雄伟奇迹,充沛地表现了“三中集会”的优胜性;表现了党的富平易近政策;表现了变革开放的光辉战果。为山区国民开劈了一条致富奔小康的雄伟路途;为广阔国民建立了一个勤奋致富的典范;建立了一面改天换地的红旗。我区要召唤广阔干部大众向李金凤、李银风、江忠良同道进修,向他们瞧齐:在党的贤明指导下,高举变革开放的旗号,挖失落苦贫根,开劈幸福源。把贫山酿成花果山,把脊地酿成蟠桃园!致富奔小康。李金凤、李银凤、江忠良同道:你们是时期的前锋队,将来的主人翁;你们是“四化”建立的标兵,“两个文化”的榜样……你们修造的凤凰池是年夜功一件,给人们带来了幸福泉。你们在风凰池上题的诗流芳千古,这诗将永久铭记在人们的心田上……

承包户,专业户的财富与正当权利受法令维护,任何人不得进犯。邱二条毁坏承包户的桃园消费和暗杀江忠良、李金凤、李银凤的罪过遭到了法令治裁,已判处邱二条有期徒刑15年。现将怖揭发给你们。”邓区长把怖告给了江忠良,并喊李金凤下台向会员发言。李金风下台向会员滚滚不停地讲了桃园的开展状况和桃园的出入状况。她谈道:“我们的桃园往年是头年后果,估计往年18 亩桃子能收人24000 元,撤除三年来的总收入还能得纯利10000元。她最初向干部和代表暗示了他们此后的决计,遭到了干部和代表们的拍手欢送。

开会后,赖子兴与白玉凤手牵手地离开桃园请李金凤、李银凤、江忠良往吃喜酒。赖子兴、白玉凤请李金凤……给他们作指点,他俩也要归去包山种桃……

最初,李金凤、李银凤、白玉凤、江忠良、白玉龙、赖子兴一起往赖子兴家吃喜酒。他们一边走,一边独唱金凤、银风编的桃园歌,歌词曰:

“西风吹过瑶台阁,喜瞧蟠桃结扎砣。

钱树子上结硕果,凤凰扎起金窝窝。

勤奋发明重生活,双手革新旧江山。

党为我们掌航舵,‘四化’途中扬凯歌,

扬凯歌。”

酷爱的读者啊:当您们每逢春天走进那高高的龙泉山上,瞥见那比比皆是的桃花迎春开放,读者啊,你们必然回忆起昔时三只凤凰三对鸳鸯在那桃花丛中笑。

本文由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网 作者汪其廉I魏之友I汪收集整理,我们每天为您精选各类好看的处世之道原创文学文章。如果你爱文字,请你加入文字部落交流群:158623687。文字部落听众群:111717358。您还可以通过下左侧的分享按钮,把这些美文展示到您的QQ空间,微博,人人主页等地方,一起行动,秀出你自己吧!

Tags:凤凰桃园

编者按
评论
点击排行榜
最新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