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网 >> 文学期刊 >> 第7期 >> 文章内容
69 【南浔】南浔古镇上的1937年

来源:原创再发|作者:第二琪| 点击: |更新时间:2015-04-30 10:24

1


   1937年。三月。

   云黎拾缀好包袱来找我道别。阴暗的天空下起了濛濛细雨,似乎是先知晓了云黎的离去而特意为她所轻摆的洗礼。云黎静静的坐在我身前,脸上始终掩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她看着我说,“云里,替我缠上红腰带。”

   女人缠上红腰带,那便是意味着终身将为一个男子所守贞。我未劝云黎,她向来是敢爱敢恨的女子。她缓缓的旋转着身子,那红腰带入一波红色的清流慢慢的绕过了云黎纤弱的腰肢。直直的停住于我的眼前,她伸手将我拥入怀中,耳边呢喃这,“云里,我要去南浔,我在那儿等他回来。”

   我将头埋入云黎的香颈间嘤弱的哭了。外面的春雨下的愈发狂躁起来,云黎却在这个时候执意要离开。用她的话说,那是一场上天赐予的洗礼,要她洗去一身污秽,干净的等着他回来。

  她还说,“云里,若他并未去南浔,而是回来了这里,那替我将这个镯子还与他。云里,勿挂念我,也不要来找我。”

   我默默的点着头,也只能目送她在这滂沱的大雨中,没去了身影。

  

2

  

  南浔真的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在这个文化气息覆盖的时代,南浔依然保留那一份独有的古典气息,在这个灯红酒绿的时代里,如一盏万古明灯,照亮这座经历了多个历史阶段的小城。

  它毕竟是一座千年文化古镇,岁月的痕迹在一砖一石中早已没有了棱角,它见证了历史的变迁,从新石器时代,南宋初期,一直到明清时代,然后是现在的民国时期。在那一段战火弥漫的战争里,这里也发生了太多的故事

  南浔镇位于浙江省北部,湖州市东部,东与江苏省震泽镇、七都镇毗邻,自古以来不仅是商业经济发达的城市,而且地处长江三角洲杭嘉湖平原,位于沪、宁、苏、杭经济圈中心,是浙江湖州接轨上海、江苏的东大门,亦是兵家战略必争之地。

  

3

  

  那时,1934年的夏天。

  “这个城市不错!”一道青涩得恶心的中国话在古道上响起,讲话的人仔细看上去却明显不是中国人的模样,他一身正规的日本军装,腰间挂着一把日本武士刀,细而狭长,就像一把中国的剑,他晃着头看向周围,继续说道,“待我皇军战胜这场战争,一道要把这个城市,定位小圣城。”

  “嗨!腾海君”身后的一个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约莫三十岁模样,此时穿着一套伪军装,跟在先前说话之人后面,点头哈腰迎合着。

  “哈哈哈,我们就喜欢你这样的人,马扎君,咱们走吧,去看看那几个冥灵不固的人。”

  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带着身后的官兵走进旁边一座警备森严的民宅。

  离他们不远处,一个头戴草帽,挑着扁担的男人在卖着双林姑嫂饼,但是就在这些军队进入民宅不久后,他收起担子头也不回的走了,在小巷里拐拐弯弯,时而警惕的往回看一下,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身手非常灵敏的穿进一个破旧的小民房里。

“小飞哥,情况怎么样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听到声音急忙从里屋出来,见到挑着扁担回来的男子,迎上去笑问道。女孩,长的很美,声音就像是夜莺一样甜美。

“进去再说!”说完把扁担放到一边,然后招呼着女孩进屋,在桌子上抓起茶壶使劲灌了几口,放下之后喘着气歇了一下,突然看到屋里的人都在看着他。

屋子里除了刚才的女孩之外,还有三个男子,都是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他叫李小飞,女孩叫做云黎。

这里明显是一个抗日战争的地下据点,而且这五个人是一个小分队,在南浔镇负责探查情报,然后秘密传给上级,夺回这个为日军抢占的南浔古镇。

除了他和云黎,还有三个人是成员。他就是这个小队的队长。

“队长,这回一定是有好情报了吧!”三人中的小马开心笑道,这时候他已经停下了擦枪的动作,把枪已经擦得黑光闪闪。

“是啊是啊,小飞哥心情好就会大口大口的喝茶,而且还是直接灌着茶壶的......”云黎在一边也笑道。

李小飞愣着看自己手中的茶壶,自己这习惯已经是好多年了,怎么也改不过来。不过随着他放下茶壶恨恨道:“这该死的马骁骁,竟然换了个名字给人家做起汉奸了,下回有机会一定毙了他!”

“对啊,就是因为他咱们牺牲了很多同志,而且还导致南浔完全失去,他是国家的罪人,死不足惜。”其中一个小伙子拿着几个双林姑嫂饼分给大家,然后自己口中咬着,含糊不清的说道。

李小飞突然哈哈笑起来,“不过这几天去卖双林姑嫂饼我总算找到了敌方在南浔镇的兵力布置图在哪里....”

“这太好了,队长你说在哪里,我去抢回来。”性子非常急的小马喊道,背着他的步枪站起来。

“我知道在哪里,但是想要偷回来却是不容易......”李小飞沉默了下来。

“队长你说在哪里啊,我保证完成任务!”小马拍着胸膛高兴道。

李小飞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看着屋子里的四个人道:“地图就在腾海身上,而且他是贴身保管,我也是偶然见到他在看关押我们同志的地方的时候,从内衣里拿出来。”

“我去他姥姥的,腾海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不说他的保护严密重重,武力强大,而且旁边有那个内奸马骁骁,我们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但是不杀了他我怎么拿到地图?”小马突然泄气的坐下来,他也姓马,自然知道跟在腾海身边现在改名为马扎君的马骁骁是多么的精明和大能力。

“只要他脱下衣服就可以了!”一个队员突然说道。

“这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谁给你脱衣服,而且这里又没有什么泼水节,就算有人家也不会来玩啊!”小马垂头丧气的叹道。

马小飞依然沉默着,他确实想不到什么好办法,目前的实力根本不可能靠近腾海五十米内,而且周围还是护卫重重,用武力,明显是行不通的。

“怎么办怎么办,还有七天大军就要到来了,如果我们在三天内再送不出有用的情报,就真的阻碍了大军夺回南浔,更是阻碍了大军继续北上的节奏,不知道多大损失了......”小马闷声道,其实情况大家都懂,但是当听到他再次说出来,这时候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心上,那是多大的巨山啊!

这样的损失,他们都承受不起,刚刚打响战斗的党更加不能承受,更何况,现在的战争只是局部,更是不能因此而乱了阵脚。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就在大家都沉默,气氛凝重的让人受不了的时候,云黎突然轻声说道。

“什么办法?”小马蹦跶起来,落到云黎身前急问道。其他两个人都看向她,李小飞也看过来。

“明天就算端午节,按照南浔镇的习俗,明天会用粽子和一些东西之类的在河边做祭英魂活动,到时候腾海一定会在镇上最大的客栈摆宴消遣。在这之前他都做过的,而且还糟蹋了不少女子,这些你们都知道的,只有那时候他的警惕心才是最低的,也是需要脱衣服的,而我可以跟他去......”云黎说得越轻声,脸色也越平静。

“不行,这个办法行不通!”李小飞脸色冰寒的打断云黎的话。

“那你还有什么办法吗?”

李小飞沉默。

“你没有办法,所以我只能这么做了。”

“不行!”李小飞说完摔门离去,云黎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眼里流露过一道坚决和悲伤。然后也不看其他三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其余三人这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就算是平常大大咧咧的小马这时候也沉默。自从李小飞和云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就被彼此给折服,自此情投意合,然而这时候,关乎国家的大战就此打响,他们一起参加了革命,为国奉献。

他们心里都明白,但是却没有谁挑明,现在是国家关键时期,个人感情显得多么脆弱,李小飞和云黎都是大体之人,自然时刻明白自己身上的使命和责任,平常的共事,也是以上下级相称,从来没有逾越那道男女之界,但是他曾经跟她说过一句话,“这是信物,等打退了这些侵略者,我来娶你。”说完这句话,他拿出了一对手镯,一个给她,一个他留着。

这是一句最短的情话,但是对于云黎来讲,也是最有力量的一句情话,不用海誓山盟,也不用海枯石烂。


4


第二天早上,云黎穿了一身漂亮的旗袍站在院子中间,看着那可槐树发呆,她的美,成为了静止,却依然在呼喊着。

李小飞一夜未归,她知道,但是她不知道李小飞在做什么,所以她担心。

不一会儿,她走了出去,这时候古镇上已经是热闹起来,虽然是在敌人的统治内,但是这并不影响这里的人民对英魂的祭奠。云黎走道主道上,那里临近河边,树木荫绿,花香彩蝶,很美。然而在那个破旧的民房里却看不到,不一会儿却有一个人来,带走了小马三个人。

那条路,是腾海必经之路。

她孤身一人在河边盯着远处的河水,看着镇上人们牵强的笑容,于是她绽放了自己的笑容,真如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一笑便暗了这个花香弥漫彩蝶飘舞的夏季。

“花姑娘!”一道惊喜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在一群安静却时刻拿着武器警惕的人的手里,那声音却是青涩得恶心,但是她却依然要笑着。

在一群护卫的簇拥下,腾海来到了她跟前,再次喊了一声“花姑娘”。于是她终于被“惊吓”呆了,却是人见人怜的模样。

而腾海笑的很开心,不由得道了继续“哟西哟西”,然后上前搂着女子的腰,女子“挣扎”了几下,最后却是“逃不出”腾海的魔爪,最后“看”着一群护卫手里冷冰冰的武器,最后被迫“臣服”在腾海的淫威之下。腾海继续带着部下去参加宴会,这里离客栈已经不远。

腾海很高兴,而且迫不及待,饥渴难耐。

这个姑娘和前几次的都不一样,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花姑娘。

所以他叫人把花姑娘带到房间,在宴席上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和几个重要人物喝了几杯酒,就急匆匆的回到房间,撤走了其他人。

就在腾海强占姑娘的身体的时候,一边撕扯一边大笑,他喜欢看着被撕扯的姑娘脸上带着恐惧的泪水,但是就在他把自己衣服脱光之后,外面响起了战斗的枪声,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于是他骂骂咧咧的看着姑娘却一边穿起了衣服。

然而姑娘知道是怎么回事,听到那道熟悉的枪声,她知道他来了,带着前段时间组织起的民兵,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战斗,他在以卵击石。

想到他在外面众多敌人的包围圈中,她趁腾海不注意,右脚狠狠地踹向腾海下体,顿时一阵杀猪般的声音响起来,他赶紧穿好鞋子,拿过一件衣服,盖住被疼好折磨而起的伤痕。然后抓起那份几乎跟腾海的内衣融在一起的地图,抢过手枪,听到门口众多的脚步声,她破窗而出,落进窗外的湖中,不见了身影。


5

这场战斗来的突然,也结束得很突然,但是李小飞最后却只能带着几个深受重伤的民兵逃离了战场,回到了另一个据点。

然后李小飞得到消息腾海深受重伤,被不知名女子所致,最后不知名女子逃了出去,不知死活。李小飞急忙喊人出去寻找,最后在两天后的晚上在河边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云黎。

李小飞在云黎手中看到了地图,正是南浔镇的兵力布置图,有了这份地图,三天后大部队来的时候就能顺利的拿下南浔镇了。

可是李小飞看着云黎身上的伤痕,有鞭痕,也有爪痕,更有巴掌痕,此时却被河水泡得发烂,甚至再也看不出那曾经美丽的容颜。心里一片疼痛,却咬牙走了出去,他还要出去安排共组,组织民兵接待三天后的大部队。

三天后,大部队按时到达,根据李小飞的情报和地图,大部队以最小的代价和最短的时间内拿下了南浔镇,但是李小飞却被以私自带动民兵战斗,造成了伤亡为过,被惩罚调到东北继续做一个情报员,而云黎被送回老家养伤,那一刻,云黎依然是大部分时间处在昏迷中。


6

“至今已经三年了。不知道这三年李小飞在哪里,而她养伤却用了两年多年的时间”我看着云黎离去的方向,却不知能为他们说些什么,只能默默的祈祷。

三年前,他不知道她没有被腾海玷污,却看到了她一身被凌辱的伤痕;而她却来不及做一点解释,他便已经离开了南浔。

于是,她甚至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

所以,云黎只有叫我为她系上红腰带,继续回到南浔做地下工作,只是那里已经物是人非,但是多了一个系着红腰带的女人,在越来越重的任务中,有时候她忙得忘记了她还要想着一个人,只是不知道当初远去东北的他,身在战场前线的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想着一个在等他的女人。

1937年,全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本文由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网 作者第二琪收集整理,我们每天为您精选各类好看的处世之道原创文学文章。如果你爱文字,请你加入文字部落交流群:158623687。文字部落听众群:111717358。您还可以通过下左侧的分享按钮,把这些美文展示到您的QQ空间,微博,人人主页等地方,一起行动,秀出你自己吧!

Tags:

编者按
故事发展脉络很清楚明了,以1937年的抗日战争为时代背景,所以云黎与李小飞的爱情更为深刻。作者注重语言描写和心理描写,故事情节丰满,但需要再多些的感性描写片段。【编辑:李千岱】
评论
点击排行榜
最新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