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网 >> 短篇 >> 杂文杂谈 >> 文章内容
229 【旧时朵话】天光之外的”猫“

来源:|作者:夏朵| 点击: |更新时间:2015-04-30 10:24

文/夏朵

猫,一种极性的生物。似妖娆,似妩媚,似忠诚,似游荡。

我爱猫,感觉自己却和猫相差极远,没有妩媚妖娆的面孔与身姿,忠诚似乎连狗都比不上,而游荡貌似还说的过去,但那又如何,一只猫,一条道,一个人窝在黑夜里的沙发里,性感而又寂寥,但不孤独。

猫的家性极难形成 ,似乎我的家性也极难形成。它们是谁给肉谁就是家,而我是谁给依靠与港湾谁就是家。

我常常在想,这是不是就是漂泊的定义和实质,我循着这样的行迹一直在前行着,会忘记自己的目的,会忘记一路同行的人,甚至会忘记那只可怜的黑猫。

游离的状态让我甚至不敢去想停留这件事。我需要极大的勇气去相信一个人,也需要极大的努力才能定心去做那样一件别人看似很平常的事。

人都是奇异的生物,有呼吸但不代表就活着;有肢体的运动也不代表就是一定有思想。我走在那些精神交界的地界,望着一个一个的灵魂,是什么让他们无法支撑自己的意识,又是什么样的信仰支撑着他们呼吸的灵魂。

我甚至无法想象当初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就那么轻而易举的摧毁了一个曾经意识那么清晰,生活那么鲜亮的人。也许我经历过生死,也许我见过很多接近生死边缘的人,也许我能想象一下一个游离的灵魂深处念念不忘的人或事或物,也许我可以试着再次感受一下当初那些自己以为能够承受的生离死别和信仰打击,好在,我的意识还能主宰我的灵魂。

黑猫和我一样极少出门,或者出门就极少回到住所。也许它也恋爱,也许它和我一样旅游,也许它也在寻找一个栖身之所,但每次当我回到那个短暂停留的小屋,它居然都能安静的在那里等待着我。我喂它食物,给它洗澡,然后抱着它入眠,我想它是不是会我一样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主。

黑夜给了我黑夜的眸子,却没有赐予一丝黑色的光亮。失明,失聪,失言。一个一岁不到的婴孩只会笑,甚至连哭的声音都那么微弱,但她会笑,眼睛那么明亮,我甚至不知道她用什么在感知我们的一举一动和一言一语。这个注定只能在黑夜里行走的孩子,但谁知道她的内心不是一片斑斓?谁又能替代她心里的惶恐和未知?

炽热的太阳狠狠的照射着大地,一滴一滴的汗水浸湿的衣衫,一双一双固执的眼神就那样等着原地守望。我不知道当他们在守望的时候,他们内心做着怎样的祈祷,又有着如何的期盼。当我的黑猫被一个七岁的小男孩宠溺的抱着,它却安静的不动时,我知道,他们需要一个不会变更的信仰,一个依靠,一个无论何时都不会改变港湾。

精灵,黑眸,天光,油亮的毛。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精灵,每一个精灵都应该有一双黑色的眸子,眺望远方,守住眼前。当时光在他们面前一点一点的晕染成长,必定会让他们守着幸福的模样而不再游离。

守着猫一样的灵动和肆意,眷着猫一样的黑眸与安静,天光之外一只奔离的猫在天地之间寻找另一只奔离的猫。


本文由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网 作者夏朵收集整理,我们每天为您精选各类好看的处世之道原创文学文章。如果你爱文字,请你加入文字部落交流群:158623687。文字部落听众群:111717358。您还可以通过下左侧的分享按钮,把这些美文展示到您的QQ空间,微博,人人主页等地方,一起行动,秀出你自己吧!

Tags:旧时天光之外朵话

编者按
猫的姿态,会让人时而舒心,时而揪心;猫与人一眼有它自己的特性,文章描写心里感受极为细腻,文字优美。感谢您对文字部落的支持。
评论
点击排行榜
最新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