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电台> 素锦年华> 他说希望我快乐

他说希望我快乐

NJ落小念 1970年01月01日 08:00 播放
碎月如歌素锦年华文学电台情感时光
                        [00:00.00]他说希望我快乐
                    
大家好,这里是文字部落网络电台! 用文字守护温暖,用声音缅怀时光。文字部落网络电台,心生温暖,不再流浪。如果你也喜欢原创美文,可以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wzblnet。在线收听小说 美文朗读 有声文学电台,每天上传原创美文朗读录音,让你听上瘾,听过瘾!精彩纷呈,不容错过!尽在文字部落网络文学电台FM。

他说希望我快乐

总有一些时候,我们愿把心情交给故事。一个故事,写给懂的人看,是他,或者不是他,只要懂,便是相识之人。有多少个不眠之夜,我们打开台灯,电脑,写着故事,而那个听我们故事的人在哪里?这里是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电台碎月如歌,听你故事的人。

用声音感受文字,用音符打动你我。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播XX。岁月掩埋了曾经的刻骨铭心,而那些浅薄的希望彼此快乐幸福的心愿洗尽铅华过后成为最美。

今天的【碎月如歌】,让我们一起来分享一篇来自文字部落原创作者只道公子世无双的文字《他说希望我快乐》。

距离2014年的夏已经很远了,却还记得当年惊艳。

我们终究是分开了,而现在我靠着的这个男生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那个说爱我一辈子的男生就像很多人那样,直直的赴了他们离开的宴席,但我在深夜无虞(yu)时,仍旧会想念他。

他带点瘦,个子比我高那么一点,一副文艺2B青年的样子,侧脸很淡然。他总说他手无缚鸡之力,后来的我信了,就像他说的永不离开一样。

他长的高大,不算英俊,能给我一个我觉得安全并且宽厚的胸膛,靠着他的肩我有种安心的感觉升起,不论身在何地,想起他,都有些感触,愿意陪着身边这个人向白发苍苍的第一步迈进。

我的身子在他的肩膊下真的应了小鸟依人那句话,我见过的人都说,他应该是你命里的最后,其他的也不过是一个一个的路人。我笑着答,也许是吧。

生命里总有些一往无前的迟滞,让身在洪流的我们无法自拔,只能深层陷入,后来赴了流沙万里,迈向九幽黄泉。

我跟他说,你知道吗,女人是种滥情的生物,有个特定的时间段就会找人发泄,我也跟他说,爱上我是你这辈子唯一犯的错误。他说过,他这辈子很少犯错。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说,我在陪另一个人。

后来的他,沉默了很久,就如我们认识之前的模样,他对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有种隔绝式的沉默。

他说,不管在哪,他都是走在路灯下的夜行者,通常,是这个世界的第三者。

身边这个人,和之前相处的他不同,这个人温和,磅礴大气,像真正读史的男人,不是那种偶尔想起就整一两句写意,不是那种见到什么都会第一时间想起我的小男生,两个人都是疼惜,然而过去了爱情的年代,温暖比别的要牢靠,我再也经不起任何的一场离开,也再也经不起任何的一场义无反顾。

我说,我不爱你,我爱的是种感觉在心底,我说,换成任何人我都会那么做,你和别人的区别就是没有区别。后来,他说他不在意。

他还真的不在意,而我在心里这样想,是不是他不够爱我?你想过这样的感受么?一个男生只会拥抱你,有时候霸道一点也只会吻吻你,而你们分隔千里,你说你不爱他,你说你在阳光下陪另一个人,你说不想毁了他对爱情最美丽的想法。

他说不会,不论怎样,他都不在意。这句话停留在我的生命里很长一段时间,至今在耳边回想。

我有天发疯的想,是不是,他不够爱我?我也想起他说的那句话,不爱的人,不会去恨,而一个人恨都不恨你了,又怎么会在意?

我总是会说一些话,这些话再也不会走到陌生的世界成王败寇,成为别人的标榜,因为他们都是一语中的,无法自拔,就像陈浮生的剑,萧风汐的侠。

在那个男生笔下,这两个人名代表着他的全部,侠之大者,独步天下,伤之大者,国士无双。他一直就是这样,说着不在意,总是说着不在意。

我陪着身边这个人走过很多地方。丽江,我说我结婚之后的蜜月之地。枇杷树下,我陪我爱过的男生都去过,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我还记得他陪我来的时候,想要尝尝异地水果的味道,枇杷还不熟,酸涩异常,我吃不惯,他说他喜欢,后来他一步一跳,跳上了那户人家种植枇杷树的院子,傻傻的问,我能不能摘一把你们树上的那种东西?那户人家说那叫枇杷。

你不会对一个持着外乡口音的人亲近,所以人家拒绝了他。又走过一段路,那里有大片大片这样的树,他仰起头看,葱葱郁郁的,煞是好看。那里有个凝成石雕的女娲娘娘,走过那条川流不息供蚂蚁游泳的河的时候,他说阿弥陀佛,然后他抱了我,对着女娲说算不算白日宣淫?

就是这样一个男生,带点温润如玉,带点飞扬跳脱,带点无知,带点执着,可以放下一切来看我,我很感动,然而感动不是爱情。

丽江,这座传说中的艳遇之都,很多心有灵犀的人会在这里出现,然后结伴,游水玩山,而孤独的人会带帐篷,且行且住,看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太阳。我不是一个人来的,和身边这个壮实的足以保护我的男子一起,我经常被他抱着走过一条涉水的街道,甚至有时我累了,他会背着我。

他大概会是一个人吧,背着帐篷来到这里,穿着丛林的迷彩服,走在五月到十月的夏秋交际,独自往返在一辆辆的车上,上车下车,早上晚上凌晨和当午,就一个人。他一直不说他孤独,他说孤独是一种修身养性的自我修养方式,孤独的人有心之所向,所以不孤独。

我说你骗鬼去吧!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第二次来成都,张艺谋曾说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第一次的第一次是有个叫做十一的姑娘陪着我。杜甫草堂卧龙祠堂都江堰旁。第二次来,是我准备嫁给他他也说要娶我的这个男人,我们彼此深爱,无言告白,相偎相依。我却忽地想起与这处风景毫无关系的几首词话,都江堰,令人伤神的流连忘返,滔滔河水,不见故人。

当年马嵬坡前一代佳人香消玉殒就此不见,千年皇朝一夜败落。玄宗回马杨妃死,云雨难忘日月新。终是圣明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是啊,都江堰旁又何人。

身旁这个男子也是一如既往的大气,不计较我的坏脾气,纵容着我,像极了我曾写过的文章里那个我需要的丈夫样子,平平淡淡,安安静静,不枉此生,我愿意陪着他,或者说我们彼此愿意陪着,这比爱情完美多了。

我曾说,让那个比我小的男子在结婚之后也要记得我,他说好,一定记得,后来我的头像暗了之后,他给我留言,结婚之后,我记得你,你忘了我吧,争取能给另一个爱你的男子全部,全部的全部。

他说这就是男女的区别,男子善妒,尤其是这种事情上,后来的我才明悟。所以不想我伤害了身旁的他。看着这个在都江堰城塔上极目眺望的男子,我未来的丈夫,你是否想过,此去经年,有那么一个人,为了不曾遇见的我们走在一起做过这样的祈祷,我给你全部,两个人都无伤。

我再也没有独自打过伞,这个男人有着粗狂的线条和细腻的内心,每逢阴雨都会替我撑伞,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替我做早饭,叫我起床,我再也不会在半夜的时刻突然惊醒,我要的安全感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有了前所未有的充分饱满,后来的我,不再失眠。

我还是圈子里的小公主、才女、忧伤的人,大家有什么事情也都会叫我,寻求安慰,也一直做的好,他摸着我的头发,陪我一起安静,如今不会再有那样的心悸,打开电视只会看快乐大本营的节目,不会欣赏舌尖上的中国,不会看碟片里的功夫,然而还记得周星驰的那句话,保卫世界的和平。而这个男人,他有其独到的安静方式,我不会烦躁,不会生气,只会安静,这大概就是一个女子的宿命,为了彼此陪伴,总有一天情愿为一个人安静。

彼时,我长发及腰,少年不再,但我等来了我的将军,纵然他不再是少年的模样,但我愿意嫁给他。

他一直就是在这样做,先从保卫他的她开始,然后延伸到他爱的世界。我问他,我一直想知道一个问题就是你为什么那么执着?在爱我这件事情上。

他说他也想知道,但好像就是说不出口,只知道是对的,然后说,理的太清楚那就有了目的,他说他不喜欢。然而男生喜欢女生,就必须有最肤浅的目的,最肤浅的也要有。

他补充说,还有一个自私的理由。我问是什么。

他说过这么一句话,我至今都记得。“你说我喜欢你,后来因为一些缘故散了,我投入并且也终于做了一回恋爱的主角,后来的我们没有在一起,甚至都没有开始,我那些投入的热情不是白费了?”原来是这样,他一直很理智,理智的我都认为他喜欢的一直是他自己,而不是我。

他说,那些词代表了他所有的坚持和他觉得要坚持的东西,说只要他说的就一定要做,哪怕后来暗自神伤,梦里花凉。

后来他说,我怕自己走进死胡同。

我懂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坚持和必须要坚持的东西,别人不要与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所以后来的我选择了身边的人,他会温柔的抚摸我、会温柔的抱我、会撑伞给我、会坐在我的电车后边安安生生的护着我,就因为我带他去的地方他找不到;而我乐意带他去。会在公交车上个用健壮的手臂环抱着我,不让那些莽撞的人和青涩的少年伤到我。我现在很快乐。

我记得一首叫做玉叶蝴蝶的词里这么写过,望处雨收云断,凭栏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萍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遗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他说希望我快乐,至今我很快乐,你知道么?

那些年听过一首叫做不见长安的歌,听完之后我说,我喜欢的长安,长久不安,他说让你听不是让你听这个,是听那种感觉,后来我的长安城有了身边的君临天下,变成了一世长安殷实无忧。这也是一个朋友的名字,无耻的拿来盗用,如今才知道,世界上有那么许多人,走在青春的盲流前面,安殷的故事今天才发觉,原来每个女子要求的都不多,也不过是八个字。

一世长安,殷实无忧。

爱情之类的东西,无言提及,因为标榜又有什么用呢?反正我离开了他,选择了我的天下。

身边这个人可以陪着我垂垂老矣,可以陪着我子孙满堂,可以陪着我走在黎明的街上,可以让我心安理得的说一句话,你来人间一趟,也要和心爱的人走在街上,看看这天上的太阳,我想,这辈子就够了。

他说过的,从不忘相思。我忘记了,老来多健忘。

如果我们都彼此活过年轻,请记得从生命里走过的那些人,以结婚为目的,要不就保护到那个人结婚,因为一辈子只够深度的爱上一个人,我期待我的未来我的他,我的心之所向念之心上,能陪我到很晚,很晚很晚。此时此刻,他是我身边的这个人。

大凡生命里的黎明,都不外乎一场坚决和一个让步,鱼与熊掌不可皆得,我情愿在你离开的事情上,做最坚决地不让步。有个人这么跟我说,我不知道当时想了些什么,我想大概此生不悔。

他说,我在三月桃花开时等你,如今他肯定是开始奔赴他的遇见了。她说,共赴一场五月暖阳,那个五月,我和他漫步走过那条街,雨打飞花一地。后来的我们,落笔几行,念念不忘,我爱你。

生命里如果那个人不同意你去看她或者他,你就一意孤行吧。

多少人从遇见和分别就用了流光一瞬,一转身就走完了全程,而那个人,在过去的曾经的未来式,说希望我快乐,说一直陪着我。

而至始至终我都没发现,世界上的第三者,到底是哪个。

不许说离开。他说。

我心疼了。他说。

当时我在陪另一个男人,我有些难过。认识这么久,他第一次说出了很多人已经耳熟能详的话,他说过不在意,我至今才知道,他还是有些在意的,不然就不是爱。

而恋爱这种事情,就是你到房间玩斗地主,还没准备按开始键就被蓝钻会员强踢出局,后来,我不玩斗地主,因为不会走向下一场爱情。

爱情里一直心之所向的东西,是落笔几行,两分惆怅,未曾遇见的和已经遇见的和此刻向往的三分不相忘。等到不是你的语。


专辑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