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电台> 素锦年华> 悲鸣

悲鸣

NJ小可 2018年11月07日 10:22 播放
旧城时光素锦年华文学电台情感时光
                        [00:00.00]悲鸣
                    
大家好,这里是文字部落网络电台! 用文字守护温暖,用声音缅怀时光。文字部落网络电台,心生温暖,不再流浪。如果你也喜欢原创美文,可以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wzblnet。在线收听小说 美文朗读 有声文学电台,每天上传原创美文朗读录音,让你听上瘾,听过瘾!精彩纷呈,不容错过!尽在文字部落网络文学电台FM。

悲鸣

身边的人,越来越模糊,即使过去曾是最最亲密的人。

周围的人,关系似乎并没有那么的好,即使每天都笑脸相迎。

过去了那么久,颠沛流离了那么久。

你在哪里?那个曾经可以让我随意吐露心事的你。

大家好,这里是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电台旧城时光。

用文字守护温暖,用声音缅怀时光。

记忆中,时光总是很慢,就像一个花甲老人一般,然而,我们只是跟随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着。即使这般温柔,他也会在你最绝望的时候,再给你划上一道伤口,让你,痛不欲生。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今天的NJ-XX,今天的【旧城时光】,让我们一起分享一篇来自苏城的文章,《悲鸣》,谨以薄言致时光。

夏天开始的碎碎念,我总是这样后知后觉的样子。

心脏里有沸腾的气泡,说一二三,要开始了 。

我很久不写字,也很久没人愿意看很静很长的文字,可我记得自己,曾经我也以梦为马。

就像2009年某个秋天,参加星火文学社的交接仪式,我坐在前台上,告诉自己,一定要记住那些寂静青涩的脸。

当我手拿着他们的稿子在数学课上用红笔帮他们修改着,当我在稿件的最后写上自己建议的时候。内心暗涌着骄傲与怜悯的鲜血。

我看到这些正在的长大文字内在有了更多的韧性和坚强。而同时也看到自己的局限。

窗外是夜。

我站在以十字开头的尾巴上。

2007年我还是初中生,深夜躲在食堂老伯的寝室看世界杯,我跟自己说,下一届的世界杯,我身边的人还在吗,我还活着吗 。

少年矫情的认真与绝望,2007年,我说,我要记得此刻在身边的人, 不过5年而已,那个深夜陪我看球赛的那群人,他们都安静干净的消失了,其实他们还在,只是和城市的灯光以及车流混合在一起,有一天,我再也辨别不出他们的样子 。

我不是向后看的人,只是我越来越不安静,易哭,焦躁,脆弱 。

2012,又是一届欧洲杯,保罗时代早已消逝,就像信仰与梦想终究要死亡。  

我固执的收集跟时光有干系的凭证,他们像一种病态,你明明知道那是幽深不见光的东西,但愿意换成可触摸的亲实,比如车票,杂志,和电影票 。时光淡得颜色可以忽略掉,窗外飞驰而过的春天轻得没有重量,我在寂静的走廊,把头埋在膝盖里,看着夏天的风从脚丫子间滑走。

高三时许多人告诉我只要毕业了就会云开雾散,如今确确实实的毕业了。每天没日没夜看书,上网。快乐呢?骗子!!!

《北城以北》,是言欢在旅行途中寄给我的小说,她说你也许会喜欢。其实我更喜欢她的生活,不断的旅行,没钱了就找工作,然后继续走。

晚上回住处又碰到那只疑似流浪猫,接连几次在路上被它拦住。每次都是对着它碎碎念“不要跟着我,我要是一个人住,肯定带你回家,不要跟着我……”。这家伙依然死懒着我跟到楼下才离开。它在旅行吗?还是流浪?

我太明白自己当我走之时,必定是一个人,一个箱子,必定是夏天,夏天的幸福都是乌托邦;必定背影寥落此时此地,我以为,你洒脱的海阔天空,原来只有我不重要。每个人心里都有每个人的宝。“你是你,绰号一堆可我都记不清楚,可现在,我只是某个人,你只是那个谁而已我变成了那个人,在不知你为哪个人的世界里继续独自的走下去”

在网吧写这些2逼文字的时候,两边坐着3位青年打着DOTA,嘴里不可思议的说着我家乡话,连脏话我都觉得非常亲切。那是祖祖辈辈几百年前事,好几年后听到仿佛尘事就在卡在眼前。

亲爱的痞子,我从来没有拥有过你所写过的青春,清澈,甘洌,明白如画我只是一个人在角落里从来都坚韧不拔又软弱无比。亲爱的时光我能留给你的不过也只是这样一篇又一篇寂寞的文字,慢慢的写,你就成熟了,你就变老了,胡子一把把,在阳光下,像小草一样呼啦啦的长大。


专辑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