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电台> 素锦年华> 拖着黑色行李的行李箱-NJ小可

拖着黑色行李的行李箱-NJ小可

NJ小可 1970年01月01日 08:00 播放
旧城时光素锦年华文学电台情感时光
                        [00:00.00]拖着黑色行李的行李箱-NJ小可
                    
大家好,这里是文字部落网络电台! 用文字守护温暖,用声音缅怀时光。文字部落网络电台,心生温暖,不再流浪。如果你也喜欢原创美文,可以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wzblnet。在线收听小说 美文朗读 有声文学电台,每天上传原创美文朗读录音,让你听上瘾,听过瘾!精彩纷呈,不容错过!尽在文字部落网络文学电台FM。

拖着黑色行李的行李箱-NJ小可

【一】

人生就是一场旅途,沿途的风景就是成长的标记。按下快门,将成长和旅途的点滴定格,而那些定格终将会是一种简单而幸福的收获。

夏星辰站在山顶,张开双臂,深吸一口气,朝大山深处大吼:啊.....继而传来声声回响。夏星辰拿着相机咔嚓咔嚓的定格下那些起伏的山峦,这样安静清新的地方,夏星辰也不是第一次见,但这一次却总有一种能让她静下来的魔力。再看看夏星辰,一见纯白的T桖作为打底,外套是一件淡蓝色纯棉牛仔衬衣,一条淡蓝色牛仔裤显得休闲而高挑,脚底衬得是一双黑色的帆布鞋,背上一个随性的背包,简单而明了。相对于其他的驴友来说,夏星辰的行李简单似乎只有自己,这些简单,除了她本身,更多的是体现在心的随性。

从小就独立的夏星辰很是明白,无论走到哪里都必须要有自我养活的本事,而这些本事,并不需要大包小包,只需要一个人,一颗心,一颗脑袋,一双手,一张嘴。同行的几个小伙伴是临时组成的驴友,不算了解,但在夏星辰看来,这样也可以让自己更加去明白和懂得这个社会并不是如自己想象的那么明媚或者那么黑暗,虽然从小就是独立的不能再独立,但女孩子天性里的细腻和纯真似乎在整个旅途中都能表现得淋漓尽致。夏星辰深知,不论何时,都应该以真诚之心待他人,而至于他人如何待自己,一次便懂了。

苏泽是同行里的男孩子之一,有着一米八的身高,瘦瘦的,但力气似乎有点让人不可思议。至少,在夏星辰眼里,他的力气是可以帮助整个驴友队很大的忙的,当然,少不了他的身高。苏泽还有一个优点,就是不管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事都有一个冷静的头脑,这让同行的几个驴友很是佩服。

记得到达目的第二天, 因为在阿坝州海拔相对有点高,另一个驴友姜芸出现了高原反应,吃不下任何东西不说,还不停的呕吐,当时同行的其他几个驴友略显慌乱的不知道怎么办了。苏泽问了姜芸的一些症状以后,不慌不忙的说,没事,应该是不适应高原上缺氧的情况,有轻微的脑水肿,说完看着其他的驴友又问,你们出门带药了吗?驴友们面面相觑,姜芸支撑着微弱的身体说,我包里有葡萄糖。接着,苏泽就做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翻女生的包的事,夏星辰看着他翻来翻去啥也没找到,走过去说,我来吧。苏泽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夏星辰,然后退到了一边。夏星辰找到姜芸说的药包递给苏泽,然后苏泽就用之前叮嘱驴友们准备好的温开水兑了高渗葡萄糖给姜芸喝下,好在姜芸自己备了一些治疗高原反应的药,吃了药,半卧着,这才慢慢好一点。因为这件事,夏星辰和同行的几个小伙伴没少开他的玩笑。

或许,在同行的驴友看来,这样的人能在这样的险境中求生已经是一件让人佩服的事情了,而在夏星辰看来,苏泽只是在平时的生活或者平时旅途中多了许多旁人没有的经历和知识。他的聪慧对于夏星辰来说也是刮目相看的。

在人生这条路上,总有些时候,是需要好好做准备的,因为有准备,才可以走得更远,结交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而这个道理,早在夏星辰第一次远走他乡就明白了。她知道,一个小小的星辰很渺小,渺小到连自己也许都照不亮,她必须要有伙伴,在这个彼此各取所需的社会里,生存的法则一直都是弱肉强食。

她一直记得,奶奶去世的时候告诉她说,要做自己,强大的自己,尽管以后强大到了没有人陪伴也可以过得很好的时候,还是不要忘了,你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大的自己,你还需要朋友,爱人。夏星辰怎么会不明白,只是这世界上,温暖这个词除了奶奶给予的那样淋漓尽致,再也没有其他人让她觉得温暖过,而那个年少时候生出的情愫也只是在后来成为记忆里抹不去的暖红色。奶奶去世的时候,连一个像样的丧礼都没有人愿意帮她办,于是她就自己努力把奶奶送到当地的火葬场火化,最后捧得一坛冰凉的骨灰带回了家。从那以后,夏星辰就再也没有过过类似春节,中秋节或者端午节之类的节日,通常这样的节日她都在某段旅途中。

【二】

第二天离开停驻的地方的时候,驴友之间多了很多相互的关心和体贴。或许,人都是本能又善良的动物,只是在某些特定的阶段,某些特定的环境,只能将真实的自己不停的包裹着,才能生存。

“苏泽,你是从湖南过来的吗?”姜芸气喘嘘嘘的问。

“嗯。”苏泽似乎对于别人问及的问题没有多大的热情。

姜芸没有再问。

在大家到达约定的地点的之前,夏星辰其实已经和苏泽聊过一些。苏泽其实和夏星辰的背景相差不大,唯一庆幸的是他还有一个家人在,而夏星辰是实实在在的孤儿了。苏泽在见到夏星辰的时候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有些时候,你会相信,没有其实比有要幸福多了。夏星辰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会觉得他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个家人怎么会比没有家人幸福呢。

而在见到苏泽的时候,夏星辰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说。按照苏泽的描述,他的父亲是个暴徒,一次家暴中失手将母亲杀死,那时候苏泽才十二岁。后来父亲被判了刑,至此以后苏泽就一直一个人跟着奶奶生活,好长一段时间,苏泽是一个有着严重自闭症的孩子,偶尔奶奶会带他去监狱看看父亲,但苏泽从来不说话,眼神里全是恐惧。直到奶奶在十八岁那年去世,这个世界终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而苏泽从来都没有将狱中的父亲当作家人,因为那一场母亲倒在殷红的血泊的景象一直在梦中不停的缠绕着苏泽。后来,苏泽选择了一个人,一个背包开始了孤独的旅途。

那时候还不是很善言辞的他在旅途中遭遇的险境远远不止夏星辰之前看见的高原反应,而对于苏泽来说,能够存活到如今,本身就已经是一种上苍眷顾。苏泽说,在由此旅途中遇见了一个女孩子,像所有人想象的那样,苏泽对她一见钟情,但由于性格孤僻自闭而没有开口表白,后来却因为他本能的用自己的知识和冷静救了那个女孩和另外一个驴友,被女孩子表白。

女孩子后来问他,是不是也喜欢他,苏泽羞涩的说,其实第一次见就喜欢上了,只是害怕你不喜欢我,就没敢告诉你。苏泽当时还告诉夏星辰说,珍惜爱自己的和自己爱的人,每一天。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天,ta就会消失在你的世界,再也触及不到笑脸,温暖。也应该把每一次的在一起当作最后一次在一起,这样才能告诉自己,握紧对方的手。夏星辰看到这些话的时候是在电脑面前,她无法想象当时苏泽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情,但夏星辰知道,他一定在想那个女孩,那个他爱过的女孩。

苏泽说,这是他最后一次旅游,这次以后他会找个安稳的工作,安静的陪在她的身边。

【三】

我们生来有很多东西都是不能选择的,比如相貌,比如家庭背景。而在这些我们无法选择的选项中,却还是要选择,是的,我们要选择勇敢的接受。

命运从来没有什么不公平,它给你关上一扇门必定会打开一扇窗。

苏泽在后来的旅途中告诉夏星辰,一个人要保持一颗真诚的心,一个坚持敞亮的心。夏星辰只是看看星空,什么都没有说。

分开的时候,苏泽说,她在医院等着她回去,他要守着她踏实的等父亲回来。他不再是拖着行李的行李箱,他的行李箱不能再经历泥泞,不再会只有黑色。

夏星辰知道苏泽终于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暖色行李箱,里面有爱情,亲情和友情。或许还有更多,只是,夏星辰的呢?那个黑色的背包里装下的是什么?

旅途还没有结束,这只是才刚刚开始,夏星辰努力的再把黑色的背包换成鲜亮的颜色,她也想像苏泽那样装满爱情,亲情和友情。只是这一场等待,归人是谁呢?

夏星辰,一只拖着行李的黑色行李箱。


专辑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