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订交一杯茶 

订交一杯茶

文/锦泠 2015年02月12日 03:11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许久未曾联络的老友忽然打德律风,说,过去喝杯茶,新开的冷喷鼻阁,有尽品蒸青绿,可焚喷鼻伴茗。 老友是位才女,文风颇似简媜,总能把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过成琴棋字画歌舞茶的肉

许久未曾联络的老友忽然打德律风,说,过去喝杯茶,新开的冷喷鼻阁,有尽品蒸青绿,可“焚喷鼻伴茗”。

老友是位才女,文风颇似简媜,总能把“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过成“琴棋字画歌舞茶”的肉体,特别好茶,她给我说,这间茶室古典,气度,一色的老花窗,有圈椅,罗汉床,喷鼻片等等,在室内焚上浓艳的越南喷鼻,在卷烟袅袅中,能够衬托出一种亦真亦幻的昏黄之感,登时便可抛却缠身俗务,忘怀红尘喧哗,沉喷鼻和茶喷鼻之气交错糅合在一同,更添茗茶之美,给人以轻松,愉悦,温馨,宁静的享用,深深迷惑了我。

于是,酷热的盛夏,放动手头的繁琐任务,单独驱车,两个小时之后,在微蒙的傍晚时分,我寻见了她说的那家冷喷鼻阁。

她已等在外面,一身素雅的服饰,云淡风轻,见我出去,起家迎过去,几声款款的问候,便坐上去。

茶馆的主人是位四十明年的男子,着装高古,端倪肃静严厉,举至中自有一段风骚娇媚,似澹而实美,冲淡中至妙趣横生,她笑眯眯地看着我们,没有语言,好似那沉浮于碧汤中的喷鼻茗,超脱着舒适的芬芳。

待她温柔地走进来后,我和洽友开端净手,净器,净茶,两团体不说一句话,浅笑着轻拿轻放。在这里,我们得以享用亲身煎茶。

茶需缓火,活火煎之。老友说,你瞧。她选了青白相间的茶器,我喜好的很,拿在手里打量,青蓝色的纹饰如同蔚蓝的天空,艰深的年夜海,幽雅,安静。

泡上茶,焚上喷鼻,瞧着蒸汽如白鹭腾空,冉冉而上,茶喷鼻四溢,沉喷鼻幽淡,沁民气肺,相互文静地浅笑着,互看一眼,慢啜细饮,但觉齿颊留芳,妙趣横生。

是谁说过,品茶时,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

喝完茶,好像才从一场酣畅的黑甜乡里醒来,全部吃茶品茗的进程中,我们竟没说一句话,在清寂中凝视着这被冲泡开的茶,在黄绿透亮的茶汤中扭转,沉浮,不即不离,若歌若舞,含苞欲放,绿袖旋绕,胜尽,亦奇尽,然后渐渐下降,文雅地憩静上去,最终堆积于糊口的深处,模模糊糊,举止高雅,恰似一往不复返的芳华,又似从少女成为少妇的进程。

也就一杯茶,一苦二甘三回味,三冲之后,就无须再饮,够了。

老友说,早晨琴台要传稿过去,另有两个专栏,得归去任务。于是,我们出了茶室,在天然的“再会”声中散了,各自归去,回到各自的糊口里,风吹雨打,能够良久都未曾联络,不会闲谈,但相互间冰雪通心,改天换了德律风号码,即便天南地北也会发条短信,我是某某,仅此,再无语言。

这就是我和洽友,订交一杯茶。口感温顺,分寸适中,净心明目。经常呈现在伟大的一刻,无风来,也无雨,安然相处,却兀自清爽而醇厚。因而上长想,咖啡太浓,净水寡味,一杯茶恰恰,不多不少,油腻适宜,恰是小人之交。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