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细柳画堤如歌往事散碎无依 

细柳画堤如歌往事散碎无依

文/陌时 2015年02月12日 02:58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苦衷河边,热风多少。隔岸工夫,是谁在暗夜里吹起的柳笛?有如泣诉,倾注冗寂的旧梦。一寸一寸碎失落的尾音,夕拾不起。 细柳垂荫,影叶如丝,静堤画歌,虚无全部冬季。站在堤岸,瞧

苦衷河边,热风多少。隔岸工夫,是谁在暗夜里吹起的柳笛?有如泣诉,倾注冗寂的旧梦。一寸一寸碎失落的尾音,夕拾不起。

细柳垂荫,影叶如丝,静堤画歌,虚无全部冬季。站在堤岸,瞧氤氲的雾气中,缥缈的柳影,细淡的眉眼,融于柳岸。

一掠而过的燕,曾痴笑流水,淡闻花语。现在,又怎能,解人意?凉薄如斯,扰了民气,又生怜意。回顾若梦,徒剩空静的光阴,逝世在心上。

柳苇相映,恬静如常。尘烟旧事,现在,只能发展于字句断行之间。翰墨晕染的素年,隐在纸上,盛放无言。谁曾惹了沧海,便今后有关沧海。一纸短笺,断了梦颜,心已此往。

如歌往事,撕碎了童年的脸,然后,用影象拼集,芳华尽是伤颜。我们,最终惨白在各自的歌声里,唱着老往。锁了苦衷,笑着留念。

那些曾住在梦里的人哪,随工夫滋生出散碎的花。让它伴风拜别吧!当我哭着醒来,性命便了无挂念。我们,终将错肩,就让芳华往描画光阴的年轮。却会记得,你们曾陪同过我的韶华。

童年,是影象的柳笛。芳华,是含伤的影象。谁途经谁,又仓促拜别?素笔写下,娓娓碎语,只愿,眉眼无恙,安好如初。

细柳岸边,昨日花倦,梦里,笛声想起,似是故交来。

往事,如梦里的天空。我们,是行走的云。你的梦里,能否,有我浅浅途经的痕?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