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深切的思念 

深切的思念

文/东方青竹 2015年02月12日 00:43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今天是重阳节,登高了望,书几行笔墨,赐与地狱的姥姥,奉上重阳节的祝愿与 思念 。 --题记 在绿树围绕,野花装点的山足下,松涛林海悄悄地陪同着姥姥二十多个春秋。星移斗转,光阴流

今天是重阳节,登高了望,书几行笔墨,赐与地狱的姥姥,奉上重阳节的祝愿与思念

--题记

在绿树围绕,野花装点的山足下,松涛林海悄悄地陪同着姥姥二十多个春秋。星移斗转,光阴流逝,如烟的旧事被无情的光阴风雨冲洗地四分五裂,只要姥姥的音容笑脸,和在她身边渡过的甘美而高兴的童年,还明晰地镶嵌在影象的石板上。

(一)玫瑰花酿的蜜

姥姥懦弱的脊背是我童年的摇篮,她的爱是我童年无邪欢喜的膏壤。趴在姥姥的背上,拽着她的衣襟,喝着她酿造的野花蜜,听着她陈旧的歌谣,童年的光阴长久而难忘。姥姥给了我浓浓远远超越母爱的爱,以及她所能支出的全数的爱!也给了我甘美而美妙的童年。她的勤奋,她的节省,在我幼小的心灵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以致于影响我终身。影象中的姥姥,身体玲珑,白细的皮肤被山风吹成了古铜色。漆黑发亮的头发,依稀可见年老时的俊美。虽已过知天命的春秋,但风味尤存。那双粗拙长满老茧的的手,乖巧的能纳出针足密实的让年老人都汗颜的千层底;能够在我刮烂的衣角上描龙绣凤;能够把野花变成清香诱人的甜甜的花蜜;把野菜做超卓喷鼻味美的好菜。

在阿谁山净水秀的小山村,一年四时景色如画,姥姥就是那画中人。山村的第一缕炊烟伴着太阳升起,姥姥就屋里屋外的忙活起来,喂鸡喂鸭,清扫天井,明窗净几。我老是在熟睡中被饭菜的喷鼻味塞满了鼻孔才慵懒地穿好衣服,吃过了饭,姥姥就背着我到屋后的梨树下,往树上栓根绳索,在绳索上搁块木板,这就是属于我的秋千了。我能够坐在下面荡着,晃着,等着姥姥踩回山菜,野花,野果。每次的等候都是轻飘飘的播种。养分丰厚的嫩蕨菜;芳香四溢的猫爪子;清新适口的山白菜;粉如绸缎般的野玫瑰花瓣;酸甜的果子挤满了姥姥的箩筐。略显怠倦的姥姥,混乱的鬓角上插着一朵野玫瑰,我淘气的抢上去,戴在本人的头上。姥姥在瞧到我的霎时,遗忘了委靡,瞧我的眼神充溢无尽的慈祥和知足。

姥姥把玫瑰花瓣洗洁净,沥干水分,放在小坛子里,加上红糖,把盖子密封起来,放在阴凉处。一个多月后就可吃到幽香甜美的玫瑰花蜜了。姥姥说,吃这花密会使皮肤细发、白皙,还能够治病。姥姥舍不得吃一口,每次都是我尝第一口鲜。从初夏不断吃到冬天,仍是不外瘾,就偷偷跑到仓房里,用小手指蘸开花蜜往嘴里抹,姥姥返来发明我的嘴角粘着黏黏的花蜜,恬怪地一边擦,一边说,这丫头嘴巴‘长胡子了'!

品着蜜的苦涩,享用着姥姥给我超乎平常的溺爱,童年是牵肠挂肚。环绕纠缠在姥姥的膝下耍娇,赖在她的背上不上去。当时候,我以为姥姥就是妈妈。上小学前每年回家一次,三十多里的山路,年夜手牵小手,背包晃荡悠,姥姥老是怕我累着背着我走,而她脊背上的汗水湿透了衣衫。一老一小一起上逛逛歇歇,我经常会在她的背长进进梦境,醒来瞧到了妈妈。

(二)火盆里飘出的喷鼻

少年不知愁味道,在童年领会的更深。阿谁年月,能填饱肚子,吃顿小米饭都属朴素。姥姥节衣缩食,吃糠咽菜。把消费队分的一点点口粮节流上去,尽能够都留给我,炒把黄豆,烧个土豆,她本人舍不得放嘴里一粒。硬塞给她时,她却说,不爱吃,姥姥辘辘饥肠,还来腹中满满,她说:“孩子正在长个的时分,吃不饱不中”.

山里的冬天,悠长而冰冷。冷夜更觉肚腹空。一场鹅毛年夜雪把山峦,村落掩映在银色的天下里。不谙世事的孩子们,在雪地上寻觅他们的高兴。我跟在姥姥的屁股后,哼唧着要她容许我往和小同伴们滑雪。姥姥最后分歧意,怕有风险。最初仍是拗不外我,寻来木板,钉子给我做了个属于我本人公用的滑雪爬犁。

夕照的余晖洒在银色的年夜地上,银光粼粼。孩子们红花绿袄的身影给这单调的白雪天下曾添了多少活力和生机。这时分的姥姥手拿鞋底,坐在窗前,守着火盆。眼睛看着远处山坡上滚雪球、溜爬犁的孩子们,并能精确分辩出那一个是我。火盆里炒着黄豆,烧着土豆,飘出频频喷鼻味洋溢在夏季傍晚的小院。

我在雪地里纵情地游玩,坐在爬犁上,借着山坡的高度向低处爬升。把姥姥的吩咐忘到无影无踪而乐而忘返。姥姥就放动手里的活计,深一足,浅一足的离开山坡下,把我从雪堆里拽出来。拍打身上的积雪,拽着往家走。我拽着姥姥的手今后打拖拖,冻得生硬的鞋底,在雪地上直出溜。我用力一拽,连同姥姥一同摔了个年夜屁股墩,笑得我们俩前仰后合。直到姥姥提及火盆里的土豆我才容许坐在爬犁上,被姥姥拉着一同往家里走。在里面不感觉冷,但是进屋一缓上去,就感觉耳朵,四肢举动都冻得猫咬似的。姥姥先用雪给我搓手,揉脸。再把我冰冷的足塞进本人的怀里。放到她胸口,一股宏大的寒流从足底到内心,直到满身。我如同一块冻硬了的冰块,在她暖和的怀里消融了。姥姥一边搓着,一边拨拉火盆。阵阵喷鼻气从火盆飘出,溢满全屋,动人肺腑,这对大肠告小肠的我来说,早已是垂涎欲滴。我是饥不择食,狼吞虎咽普通。几个喷鼻喷喷的土豆转瞬间就吞进肚子里。现现在年夜鱼年夜肉,粗茶淡饭如粗茶淡饭。可姥姥火盆里飘出的喷鼻味倒是我终身都无法忘记的甘旨好菜。

(三)霜浓情更浓

高兴,老是让人觉得长久。生长的懊恼,硬是把我从姥姥身边拉走。当前的很多日子,姥姥有些失魂落魄,好像丢了一件可爱的物件,逐日在寻觅和怀念中逐步走向晚年。在姥姥那边好像有宏大的磁场,不时在吸收着我。每个冷寒假我都要跑往陪她渡过一段日子。可厥后跟着年级的降低,高考的邻近,往瞧她的次数越来越少。越是如许每次往的时分,都想极力为她多做些工作。上山拾些干柴,多预备些越冬的柴禾。把她躲起来的衣服拿到小河滨洗净晾干,为她担满水缸……真想把一切的活都替她干利索。当你要走的时分,她不挽留你,嘴上说着“归去吧,好好上学”衰老的眼神聚满怜爱和那么多的不舍。临走,从兜里掏出皱皱巴巴的五元钱,塞给我说:“归去住校,吃不饱,买点啥垫垫饥!”我几回伸出的手又缩了返来,失落头跑失落。姥姥踉跄着在后边追逐,身影吞没在年夜梨树的枝叶下,婆娑漂荡的叶子落在她灰白的头发上。山风中传来她朽迈的喊声。那一刻,头不敢回,无语有泪。

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彷徨、徘徊的那年秋日。很少来我家长住的姥姥,此次却让小姨赶着马车把她送来,说是不担心我。姥姥的腿有些不听使唤,走路拄着棍儿,头发被光阴霜雪染成灰色。眼神昏暗,混浊。天天她就坐在窗前,隔窗看着我早出晚回。带上老花镜为我补缀换洗上去的手套,出工返来,头就枕着她的腿躺下。她就给我推拿,捶背,虽然她的手很粗拙,有些刮肉皮子,却为我揉往了一天的倦怠,捶失落了满怀的难过,依偎在她的怀里不觉中进进梦境,那梦很甜很喷鼻。

春色已暮,霜染层林,冷意渐浓。此次送姥姥回家,特意绕道30里坐了趟火车,下了车,还要走七八里的山路。路平整的中央,我扶持着她。到了山坡路,我不容她辩论,背起来一口吻翻过两道山梁。她的心在迟缓的跳动着,老泪在纵横地流淌着。秋叶在她死后纷繁飘落着。远山深处晚红的枫叶,似天涯的旭日,把最初一抹春色留给层峦崎岖的山水。树林掩映下,姥姥的背有些驼,步履也显繁重,迟缓。我不肯意供认,行将就木真的会落在她的身上。我的心往下坠落-------

(四)冰凌花流淌的泪

兴许是变革开放的微弱东风,使这遥远陈旧的黑地盘春来早。春节刚过,积存了一冬天的雪,开端消融了。屋顶的雪水顺着房檐不住地往下贱,似女人无声的抽泣。那泪滴落在人的头上,砭骨的凉,不由打着寒噤。半夜化,早晨冻。房檐下结成了排排的冰柱子,滴滴答答啪嗒着窗棂。给我不结壮的心,又平添几别离愁别绪!

一年夜早,小姨就差人送来姥姥的凶讯。我不肯意承受的,不肯意听到的,不敢设想的。终极仍是发作了,一团体愣在那里直直的僵住了。嗓子眼象塞了一团棉花,欲喊无声。眼睛干涩,欲哭无泪!几分钟后,我发了疯似地冲到送信人的跟前,双手捉住他的肩用力的摇摆,在心底收回撕心裂肺的喊喊,这是真的吗?

母亲慌乱地穿戴衣服,哭红的眼睛瞧着我说:“你往和姥姥见最初一面吧,她最疼你”!我缄默了好一会,摇摇头,畏缩了。我一团体久久地鹄立在窗下,听凭冰凌淌下的水落在头上,顺着脖颈、面颊流淌,泪水化作滂湃雨。在洗刷着我心里有限的后悔,恨本人没有多在身边陪陪她。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把姥姥和逝世神联络在一同,心里从没有如许的假定,如许的惊骇。我不忍心更不肯往瞧姥姥的垂死之际的面庞,不忍往切身体验生离逝世此外痛,不承受姥姥真的往了阿谁冰凉的天下的现实。兴许不见不痛,不见不悲是最美丽的捏词吧!我所期盼的是在当前的光阴里,翻开影象年夜门所瞧到的照旧是丑陋的,身板结实,眼里充溢慈爱,愁容醇厚的姥姥!这就是我不往和她尽此外来由吧!不晓得姥姥可否谅解我?

姥姥的性命之火熄灭了。我性命中的那块磁铁也随之被埋葬了,消逝了。那块已经留下我童年有数欢喜的中央,不再吸收我!没有了姥姥,山村得到了昔日的光彩,风光昏暗,不再斑斓!没有了姥姥,哪个家已完整不全。我没有勇气再接近一步。

几多回梦里趴在你的背上,淘气地摘下你插在鬓上的野玫瑰;几多次在雪地上扯着你的衣襟跌倒在一同;几多次年夜梨树下秋千荡悠悠!几多次梦里又偷了你的玫瑰花蜜……姥姥,我永久都铭记在内心,你也不会遗忘吧!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