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此生缘蝶恋花 

此生缘蝶恋花

文/流兮 2015年02月11日 08:12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三生石的寓言,途经我的窗前月光。打伞的男子,款款衣袂,落雨裙摆,丝丝沥沥滴在我的心上,容颜娇羞如花,让我的神气无可自拔。我这满钵尘凡的挂念,只为她朝朝暮暮,哪怕漂泊一世

三生石的寓言,途经我的窗前月光。打伞的男子,款款衣袂,落雨裙摆,丝丝沥沥滴在我的心上,容颜娇羞如花,让我的神气无可自拔。我这满钵尘凡的挂念,只为她朝朝暮暮,哪怕漂泊一世海角。

——题记

怀念化春雨,一滴一滴地拍打着我矮矮的心窗,自从那夜恋上了月光,恋上了月光下跳舞的男子,时空的分别便不再那么明晰。她那覆盖雾霭的眉眼,显露出另一个天下里的富贵,折射出的空中楼阁悄悄地淌出了一曲曲笛声,一曲曲入耳的梵唱。平地拥着流水,青竹绕着紫藤,我化成阶石慢慢拾起她垂下的影幢,奔走在因她纷繁扰扰的青涩工夫里。

怀念如清风,她用那多情的手掌叩开了我凝睇的城门。她,跟群山密意对眸,跟流水琴瑟合叫,她那黛绿色的眼睛,葱茏了荒芜的戈壁、沙漠。她,是那颗灿烂的明星,替代暗淡的的灯火,给漂泊的行者心灵的藉慰。假如,爱她是一次游览,我愿做一只蝶,守着她的芬喷鼻,直到韶华衰老。假如,爱她是一场歌剧,我愿化作那幕烟花,为她的斑斓绽开,宁肯凄美陨落。假如,我爱她,她不爱我,我也会举起羽觞,与玉轮对影推敲,情到深处不外了然一笑,一饮而尽夜黑风冷和孤独寥寂。

怀念似火,灼烧我落拓的时节,烧灼我薄弱的眠梦。她从海水的口袋里来,她来自雪花,她为了农业的播种,她在画家的宣纸上是婉约灵动的山川。她充溢郁闷的眼神,渗进雾霾,随秋叶漫天飞散。她温婉的语言,如江南烟雨,朦昏黄胧之间,令民气生憧憬。她是整座寰宇中的最长远的恒星,她纺织的白云一次次地打动了霜的眼泪,她是我宿世回眸五百次的阿谁男子,她的笑靥把我的心扉包裹地很深很深。

怀念是墨客最浪漫的抒怀,我想为她建一座新岸,注进她温馨的旧事,我想为她锻造新的羽觞,酝酿她甘醇的操行,我想为她的帽子镶上白莲的边线,讳饰她灰蒙蒙的阴雨天。我喜好在飘絮的时节,停驻足步,由于她是阿谁工夫里最美的绒棉,落在脸上,落在皮肤,就能够弹奏出明澈见底的歌谣,就会拼集成有关恋爱在阿谁时节里的一次最甘美的无言对白。我喜好为她倾尽诗情画意,我就是阿谁为了她放浪形骸的墨客,善用华丽的比方映托她投射下的眼眸。我左心室的狭窄qqkjrz/' target='_blank'>空间,刻满了她的姓氏她的故事她漂涤仁慈的脸色。每一个幽绿色的角落里我都躲有一盏烛火,为了在怀念的潮汐决堤后,仔细地寻找一粒粒印上她影子的灰尘。

此生有缘,让我和她在斑斓的时辰相逢。我的天下,今后鸦雀无声,我所有的昌盛,只为她一人歌舞泰平承平。断桥边的红药花,永久不会知晓,我那竹笛为何不再伴和残雪,而是在草长莺飞的时节化成蝴蝶,在爱人的隐居处随心喷鼻回旋。泸州月光,我的青丝眉线,不再为湖波潋滟,而只为那一笑而过的朱颜。

如若再会,不管重山叠嶂,万水千山,如若再会,哪管天南地北,天荒地老。

如若彩虹不在,我愿化身梧桐,等在她途经的傍晚、月下,忍耐千年的风霜雨雪,忍耐万载的雷叫电闪。如若她不在,我便皈依落尘凡埃,度量誓词踏上循环的步辇。

她在梦里从我身旁悄然路过,我的笔尖便当仁不让地醉在了黄花那凄美的时节。当败落的村落模模糊糊地呈现了一只蝴蝶,恋上了桐花漫天的秋意,埋没在堕泪的镜面,那即是我在寻寻找觅已经你给我的碧海蓝天。

此生缘,蝶恋花。我是那只翱翔在回想里的蝶,从恋上了她的时节开端,东风秋雨也一直不外一场缠缱绻绵。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