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旧情书里的恋爱 

旧情书里的恋爱

文/莫秋言 2015年02月11日 07:59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抹往影象的灰尘,掀开深锁在书厨里的匣子,关于芳华光阴的各类物件,都如月光宝盒般簇拥而至。此中所珍藏的,都是被光阴眷顾但早已箍紧的机密。 匣子里有一张青涩含苞的笑靥,一桢带

抹往影象的灰尘,掀开深锁在书厨里的匣子,关于芳华光阴的各类物件,都如月光宝盒般簇拥而至。此中所珍藏的,都是被光阴眷顾但早已箍紧的机密。

匣子里有一张青涩含苞的笑靥,一桢带丰年华覆信的磁头卡带,和一叠喷鼻薰的卡纸,以及卡纸上写满情笺的故事。指尖拂掠之处,有针扎似的微凉与痛苦悲伤。

是一个青涩薄弱的年岁,年夜致十六七岁的风景,似含苞待放的花蕾,钦羡着恋爱的深情与娇羞。在收集与信息尚不敷兴旺的时期,手札成为少男少情女们缔结苦衷、感情通报的纽带,以及芳华校园里不成或缺的景色。那些深埋在心里无法言说的机密,花季旱季无法剔落的辛酸与徘徊,和情窦初开时特有的缠绵与自持,都被打上青涩的结,写在一张张喷鼻薰的卡纸上。并付与着任务的崇高,承载着欲望的厚重,贴上小小的邮票,匿名地送达到意中人的信箱里。

一工夫,美不胜收的各类信纸,如漫天繁星,或彩蝶翩跹,于风中飘动,风行着全部校园,充满在少年们的书包和抽屉里。卡通的、星座的、明星头像等五光十色的图案;喷鼻薰的、镂空的、荧光的等各类别致创意的方式。凡是与信纸相伴的,另有颜色绚丽的荧光笔,以及各色心爱的贴纸,都是花季旱季公有的信物,点缀过很多少年斑斓的梦。

应驿动心灵的差遣,也曾有过手札互通的习气,并为之久久对峙。寄信,字里行间倾泻很多豪情,总有道不尽的相思与想念;等信,以蜗牛竞走的速率,感触感染着工夫流泻的频率,总有一种迷惘无边,和按耐不住旋绕心头。固然,那些与手札为伴的日子里,心里激起过层层波涛。

但跟着信息传达一日千里的开展,和高考"阳关道"的邻近,手写的信笺便不再遭到喜爱,不觉然地偃旗息鼓;那些被打上光阴邮戳的信笺,亦如褶皱的苦衷,黯然加入了光阴舞台。故意的人,情愿珍藏着它,封居心底,成为工夫的见证。由于那些曾在信纸上耕作,雕刻下如梦诗行的情人,虽已消逝,可是泛黄的旧情书里,仍然住着你我他,留不足温,折射着霎时青春,最后的斑斓。本来,有一种豪情,就是一支蜡的工夫,蜡焰燃尽,蜡油成了滩涂,却不烫手。

多少年后,信手捻起一桢明净的纸张,沿着工夫的纹路,不觉然地叠起一枚"心"的外形,然后寄往回想里。只是收信的人还没有来,我在工夫的这头,如旧的等候。假如碰见,我想对她说--酷爱的,我在回想里寻过你……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