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你许我一帘幽梦我赴你一往情深 

你许我一帘幽梦我赴你一往情深

snail 蜗牛 2015年02月11日 07:52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她在南国之都,他在北海之城,隔着缘分的河汉,跨着间隔的地道。花着花落几东风,花着花落人如旧,她在此守看,他在那远驻,他许她一帘幽梦,她赴他一往情深。 远远相看,未有期。

她在南国之都,他在北海之城,隔着缘分的河汉,跨着间隔的地道。花着花落几东风,花着花落人如旧,她在此守看,他在那远驻,他许她一帘幽梦,她赴他一往情深。

远远相看,未有期。

僵硬的敲击,淡然的敲打,敲击性命的聚散,敲打悲欢的离歌。随性誊写她的故事,随便叙说她的心境,故事誊写只为了让打动游离,心境叙说只为了让心情宣泄。

无意的一次相遇,有意的一次了解,冗长的几回相同,长久的消逝再现。所有貌似空幻黑甜乡,所有恰似实在永久。

穿越在他的笔墨里,细细的品读着他言词的逼真,感情的深邃深挚。有数次清晰的瞥见,荧屏那端敲打着字符的他,那些腾跃而独舞的碎片,伴着他的节拍,在复杂的qqkjrz/' target='_blank'>空间绽开着;有数次明晰的倾听,手机那端真逼真切的言词,仅靠这一根线,这一份情维系。

谁是谁的谁,谁是她的谁,他是谁的谁,置之不理,无人知晓。他没有表述,她没有诘问,由于没有勇气,由于间隔太远,由于迥异太多,相互想要有今天却不敢报告,相互想要有将来却难以说出。

相知南北是无法的终局,四海皆无情,何须分天涯?固然不克不及旦夕相伴,只需心中照旧挂念,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路的间隔,是我们所不克不及节制的,可是,心的间隔,却能引领我们融进相惜的天下,为相互祷告。

跨省停驻,只为缘;

跨市相遇,只为情。

原觉得此生只能远远相看,原觉得当代只能远远张望,原觉得传奇只是电视剧中虚构的情形,原觉得相互只能成为过客,原觉得没有后果的终局就是最好的终局。

谁知北海之城的他移居津市之城,谁知偃旗息鼓的讯息的他再次呈现,谁知相互此生当代有缘相见,谁知相遇会是情的连续,会是爱的赡养。

短短的四个小时,没有太多的言词,没有太多的语言,有的只是对视而坐的复杂吃喝,有的只是结伴而往(售票处)的霎时等候,有的只是相伴而行的静走,有的只是公园木凳上的默坐。

前一夜的严重掉眠,前一夜的浮想翩翩,太多的成绩想晓得谜底,太多的工作想晓得来由,太多的疑难想晓得缘由。但是,一切的成绩都不复存在,一切的工作都形同虚设,一切的疑难都云消雾散。

有的只是悄悄的互相对视,有的只是悄然的互相张望,有的只是冷静的对视而笑。

远远张望分手的背影,久久显现相遇的霎时,渐渐回忆长久的相见,细细品尝悠长的了解。满地的影象落花,在此时渐渐开放,在现在渐渐漂荡。仰首仰望落花的烂熳,抬头捡起落花的影象,留不住工夫,希望可以把影象定格。

有数次的删除,只由于太在意,

有数次的添加,只由于想要爱护保重。

每当他的讯息中缀的时分,每当他的音讯断接的时分,每当他的消息全无的时分,她就会删除有关他的一切影象,不是想遗忘,不是不想记起,只是想悄悄的等候,悄悄的驰念,悄然的存眷,冷静的祝愿。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