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你若回身即是永久 

你若回身即是永久

秦淮岸,醉墨倾城 2015年02月11日 07:48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携一壶琼浆,踏破了一地的晨露,奏一曲幽静,惹起一起的相思。轻解缆绳,划船离岸,死后留下一串荡漾,这是我们的初相遇,烟雾昏黄,似花非花,似梦非梦。 我终极被你俘获,一如自取

携一壶琼浆,踏破了一地的晨露,奏一曲幽静,惹起一起的相思。轻解缆绳,划船离岸,死后留下一串荡漾,这是我们的初相遇,烟雾昏黄,似花非花,似梦非梦。

我终极被你俘获,一如自取灭亡的固执,明知我们本是两个分歧天下,和你多一步擦肩,就多一点陷落。但我依然抉择了一条不回之路。只为一睹你倾国倾城的容颜;只为在你身边半晌逗留;只为你的手能够将我悄悄安抚。然后我开端渐渐眠往,开端一个有关幸福的好梦。在梦里,我们相偎相依;在梦里,我们永久在一同。没有地老天荒的誓词;没有天长地久的许诺。你瞧着我,哭了,然后却又笑了;我看着你,笑了,然后却又哭了。那一刻忽然好恬静,一个拥抱却又赛过千言万语。

你暖和的双手捧着我冰凉的身躯,将我悄悄放回我的天下。我对抗着,挣扎着,我祈求你不要铺开你的手,而你却一直没能闻声我撕心的呼吁。在你放手的一霎时,我眼角的一滴泪水滑落在你的伎俩,化作永久无法消逝的印记。我默念着,我们会在一同。

你慢慢转过你轻巧的身躯,那波光里的倩影是那一世你定格于我性命中最初的影象。我苦苦的等候终未换来你一刻的回身。你就如许走了,带着我的眷恋一同分开。我整天沉湎于似梦非梦的回想。于是守看成为我性命中独一的姿势;于是等候成为我无法解脱的拘束。那一世,我是你放生的一条鱼。从你手中滑落的一瞬,我必定回到苦咸的天下。而你掌心的余热,却如午后阳光般暖和着我冰凉的心。

我老逝世于你的影象,你却未曾发觉。

那一世,我苦苦追随你的倩影。在你必经的路旁,我化作一株写满郁闷的荼蘼。群芳齐艳,而我却照旧有着原封不动的伟大。你最终一次次从我身旁忽视的走过,用你明净细长的双手重轻安抚着那些怒放的性命。你无邪的脸下流显露孩子般的稚气。嘴角微扬,一阵荡漾轻漾,那人间最美的弧度值得我用尽终身等待。哪怕并不是为我,但只需能如许悄悄瞧着你,我亦宁负年光光阴,今生向晚。

花开成海,怀念成灾。在这如梦的美景中,你倾世的容颜是最美的装点。花着花落,群芳无艳,而你却照旧有着原封不动的容颜。浮生浮华,谁在为谁绽开?谁在为谁凋谢?谁在为谁等候?谁在为谁固执?于是恋爱成为亘古稳定的迷;于是相守成为经年为改的梦。

我累世的等候与追随最终在群芳凋尽后富贵。我稳重的绽开着,那一刻,你最终为我逗留,那生疏而又熟习的倩影,是我命途中最美的等候。瞧着我的朵朵郁闷,你笑了,我肯定那一刻你为我绽开愁容。那几世几年的伤痛,霎时间化作一股奔涌的寒流,直进我的心扉。而我怒放的性命终不克不及与你相守一世。又是我要分开的时分了,我真的要走了。我已为你跋涉千里,却终成为你性命中又一个仓促的过客,光阴雕琢着我的容颜,但那未曾改动的是我追随的足步与等候的固执。

我就要分开了,那纯白的花瓣散落了一地,好像我声声感喟。你的笑容戛但是止,捧起我破裂的身躯,你却哭了。那晶莹的泪滴击打我破裂的心。我亦情愿为你一世富贵,怎何如工夫荏苒,工夫如梭,我有力为你变卦运气的布置。你恋恋不舍的分开,带着我的伤痛一同分开。

荼蘼花开,浓艳如卿;荼蘼花谢,群芳无艳,北纬三十七度是我最固执的等候。

那一世,我爬行与山足,不为朝拜,只为在光阴的循环中让我再一次与你相遇。我苦苦的乞求最终到天主的悯恻,让我再一次碰见你。

但是你却依然忽视着,看着那熟习而又生疏的倩影,接近;擦肩;阔别,却一直没有勇气翻开一个手语。三世的等候与追随莫非终将花开无果?我有太多的不甘与不肯。在我们四目绝对的一霎时,从我写满郁闷的眼中,你能否瞧到我几世几年的相守与固执。兴许等候是我终身的宿命。

你终是我望尘莫及的一个梦,越接近,越受伤。陌路海角人,今后不克不及念,不再念,但又怎能不驰念?天涯海角客,今后不克不及提,不再提,又怎会不想提?想要遗忘的,却在影象中更加深入,想要铭刻的,却又在影象中渐行渐远。关于你,我无法中止,但又似乎无法持续。

心消融成了爱;爱固结成了恨;恨蒸发成了伤;伤冷却成了痛。我没有方法不往想你,从我们相遇的一瞬,必定缘定三生,情牵一线。

我最终有勇气通知你那些有关恋爱的机密。你如痴如醉,对我说那些童话好斑斓,只是它并不属于你。那一刻我在泪水中迷离,得到了本人。从生疏到熟习,我觉得我在接近幸福,但那幸福却有莫名的疼。

在阿谁如梦的夜晚,阿谁平行时空下的广告,让我永久瞧不到将来。兴许我把梦放了从未觉得分歧,但却不忍得到你的音讯。大概我们本是两个分歧天下的人,梦终是不成触及的。

你走了,头也不回的分开了,带着我的爱一同分开。分开我的视野,走进我的影象。爱不到,却终放不下,在我紫色的影象夹里珍藏着有关你我的点点滴滴,陷落,我陷落于过往无法脱身。拿起放下,自由随缘终是我无法参透的一句禅语。

三世的等候与追随终未换来你一刻的回身,有些爱能否必定花开无果?把所有交给工夫吧,一个爱字难明,一个情字难猜。只是有些爱不断在一个喊理想的童话里冷静等待着,未曾变,不会变。

期年之后,当你蓦地回顾,兴许回发明,有些爱不断在你身旁,恬静的好像你的呼吸。

三生已过,爱终无果,等候追随,灰飞烟灭。我心不改,我爱不移。

酷爱的,无论何时,你若回身,即是永久。

文---秦淮岸,醉墨倾城QQ758627013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