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只字不提的诗意 

只字不提的诗意

流兮 2015年02月11日 07:40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窗外秋雨,凉了全部旱季。我站在风的 故事 里,连纸张都学会了呼吸,我却忘了为你抒怀适意。 故交达达的马蹄,岸边泛尘的足迹,怎往皈依,一个薄弱的拂晓,没有了你,富贵似锦不外过

窗外秋雨,凉了全部旱季。我站在风的故事里,连纸张都学会了呼吸,我却忘了为你抒怀适意。

故交达达的马蹄,岸边泛尘的足迹,怎往皈依,一个薄弱的拂晓,没有了你,富贵似锦不外过眼烟云。我持笔,为你的过往填词,我落笔,洒下明澈的泪滴,我挥不往,爱已破裂支离。窗外月色独饮,一杯回想,两行墨迹,不提早世,不忘此生,循环怕已必定,我和你两两相顾无言,两两不成寻找。

尘凡乱,花飞散,谁知相遇,这般味道,这般充实。工夫故往,秋霜染鬓,一曲离歌半世痴癫,窗外月光渐渐走出苦衷重重,一壶浊酒,只不外渗透一夜清愁。风情姿,感染红袖,我在落款处等待,你在扫尾未然铺开了一纸刺绣,用尽爱与恨的词汇,跌进雨水,混杂了一切的心情

走完了整座春秋,走不进你的温顺,幽香盈袖,秦淮歌罢,寥寂锁住梧桐清秋,一步履迢迢,荒芜了每个恬静午后。你带着船舶出走,我等在无人船埠,武陵人斧头已朽,你不回,我甘愿背着斑斓的毛病,化进流水落花最初的挽留。木雕流金,一座空城一座空,荷风已走,墨汁干枯,头顶是一片月光仍是一片魔咒,让本人深深地无处可逃,无处沉着。

用折扇把哀痛的色彩调进,用羽觞把伤感诗歌收进影幢,一夜孤人,怎往抛开红尘,在循环里兀自了然成诗,心境的坦荡虽已荒凉,但我愿做一爿断崖飘落的枫叶,断翼的艾草,缄默的一滴尘埃,我愿为你再次晨钟暮晚。

那楼阁,那磨盘,那老井,那痴情的人儿,旭日亦步亦趋着过往,所有心声在湖水里默哀,杯水画墨,金风抽丰落叶,回根的是怀念仍是痛苦悲伤,那卷起的灰尘把旧事遮蔽,兴许古墓里会有弥新的温情脉脉,杨柳依依。

一片秋,尽染红色的悲情,夕照味道,进景进心进水,此情此景,此时现在,目击了琴瑟合叫,平地流水,却耐不住夜的清,月的静。

我挥洒下繁重,却躲不开你的身影,迢迢的梦里花落未然不知几多,谁还会在门后锁住朽迈的容颜,谁还会描上墨色的眼线,只为与你有关的所有有关,有关的所有有关,相遇的桥边,红花踏着哀伤红了一遍一遍。

回人?离人?古琴与宣纸。雪花惹尽了白色的才思,我携来了七上八下的流水,只为你的故事研磨那些棱角,哪怕化进炊烟,哪怕混迹于雨天,勿念。

岸上又多了一些空荡荡的足步,是你带来了哀痛,仍是哀痛在踽踽独行,即使旧事不胜回顾,笔下却照旧只是你,只是你给我的花下葬礼,诗在游离,一盆心雨,让凋谢的斑斓成了一盘无终的棋局。

流年似水,衰老了回想,任何熟稔的编制,难再提那尘封已久的心,难再用狭窄换回你用回身瓢泼的一场秋意。

我背着海水的口袋行走于花着花落,物语清风,车辙上尽是泥泞的影象,泥泞的恋爱,我一次次假定放下玉轮惹下的祸端,放下爱与恨的界说,放下你放下的词语,走进风里,再往与你如昨日黄花般的相遇。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