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朵朵素白舞青春 

朵朵素白舞青春

文/ 青枝玉叶 2015年02月11日 06:52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几滴细若牛毛的雨衬着了绿水青山,几缕暖和温暖的风唤来了莺歌燕舞,几米明丽绚烂的阳光勾画了锦簇花团。只是一转瞬的时间,春的气味就打破了隆冬的覆盖,喧腾繁华地在年夜地上浸透

几滴细若牛毛的雨衬着了绿水青山,几缕暖和温暖的风唤来了莺歌燕舞,几米明丽绚烂的阳光勾画了锦簇花团。只是一转瞬的时间,春的气味就打破了隆冬的覆盖,喧腾繁华地在年夜地上浸透延长开来。

阳春三月,气候乍热,简直是一夜之间,朵朵不染纤尘的玉兰花就掩盖了街头巷尾。鹄立于春的最深处,悄悄推开尘封一冬的窗户,让日渐愚钝的嗅觉肆意飞翔,一股幽香浓艳的花喷鼻裹挟着都会特有的滋味潜进眼眸,沉进心底,全部身心霎时空灵清澈;让怠倦黯然的视觉纵情寻找,洁白晶莹的玉兰花如一簇簇翩翩的白云袅袅娜娜浮动在都会的半空,给本来冰凉的钢筋水泥都会平添了些讦气愤和灵气,也让天天繁忙奔走的我感应些许闲适和舒服。

南方人对梅花的爱有多深,北方人对玉兰花的情就有多痴。生于江南,善于江南,岁岁年年与玉兰花相伴,这是融进我性命的一莳花。没有缘由,没有来由,我对玉兰花就有着宿命的酷爱和留恋。这玉兰,只是姹紫嫣红百花圃中一种往常通俗的花,没有牡丹的天姿国色、雍容华贵;没有玫瑰的浪漫妩媚、强烈热闹豪放,没有荷花的卓尔不群、亭亭玉立……但是,每当瞧到玉兰花,总有一种素洁俗气在眼眸流连磅礴;一种幽柔舒适在脑海超脱环绕纠缠;一种纯挚小气在心底尽情燃放。

不断顽固地以为玉兰未开的春天年不上真正的春天,虽然时令早已划过立春。玉兰未开时,气候料峭冰冷,为数不多的花开得零零星散,小草不寒而栗地显露小脑壳,氛围里到处氤氲着残冬的沧桑和冷落。当那些削瘦横歪的枝头缀满丰腴文雅的纯白花朵时,这春无邪正更新了,明丽了,繁华了。花朵的颜色没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只要纯真而不但调的一树白;外形不是娇小柔弱让民气生怜惜,而是繁复而不复杂的如瓷碗圆润;花瓣不是薄弱如纸惹民气生维护欲,而是丰富而不厚重的温润质感;喷鼻味不是浓郁的木樨喷鼻或是淡淡的茉莉喷鼻,而是浓淡适宜的缕缕沁脾清香。

行走在冷冷清清的街道,置身澎湃如潮的人群,思路缠绵苍茫着。不经意的低头,满枝满树的玉兰花流进视线,心境蓦地亮堂明晰。密密层层的花朵缀满枝头,开得不论掉臂,像一群群下降的白鸽,又像一只只欲飞的玉蝴蝶,还像一朵朵晶莹的雪花,所有都美到了极致。一种婉约清丽的诗情触手可得“素面粉黛浓,玉盏擎碧空,何必美酒液,醉倒赏花翁”。就让临时我陶醉在这纯白的天下,让尘凡的三千懊恼丝随风飘散。

只是,在春的最深处,众人只瞧到玉兰花绽露绚烂的笑靥。另有几多人辨得她旧时的容貌?还人几多人能忍耐苦楚的煎熬?另有几多人思考她的斗争拼搏过程?

仍然还记得寒冷的暴风如何掠取茂盛葱翠的树叶;仍然记得霸道的霜雪如何熬煎瘦骨孤立的枝干;仍然还记得卑劣的虫蚁如何啃噬枯槁开裂的树根;仍然记得猖狂的干旱如何摧残困难孕育的花苞……由于心中有一个着花的梦;由于和春天有一个商定;由于射中必定的一个等候,以是回绝勇敢和回避,英勇地拼尽尽力,耗尽性命也要绽开属于本人风起云涌的春天,奏响春之圆舞曲。

久久地注视着玉兰花,玉兰花也在冷静地瞧着我,像一个久违的故交,更像一个已经的情人,那随风飘动的花瓣就是一句句携着暖和情怀的话语,悄悄呢喃在耳际,浸透在这广袤无垠的六合间;那大名鼎鼎的幽香就是一幕幕甘美浪漫的影象,悄悄缭绕在心胸,能让我细细回味收藏一辈子。

一树一菩提,一花一天下。佛说万物渡人,我想我是情愿被这玉兰花渡化的。只是佛家禅理一目了然,痴顽的我总不克不及参透。但我情愿做一朵尘凡俗世的玉兰,是痛过哭过伤过之后,绽开一个纯真悲观的心;饱经风霜,受尽磨练后,仍无怨无悔地舞动时节,残暴性命。

QQ386124911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