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魂喷鼻梦醉愿逐月华流照君 

魂喷鼻梦醉愿逐月华流照君

文/石炎 2015年02月11日 06:39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二月时节,江南的秀色犹然包含着婉丽柔俏的密意。她那有如少女之魂似的崇高的倩影,悄然地融往了我飘渺的痴魂。 当纷繁洒洒的细雨,浥往地上的轻尘,树上的叶儿显露她葳蕤的鲜嫩。碧

二月时节,江南的秀色犹然包含着婉丽柔俏的密意。她那有如少女之魂似的崇高的倩影,悄然地融往了我飘渺的痴魂。

当纷繁洒洒的细雨,浥往地上的轻尘,树上的叶儿显露她葳蕤的鲜嫩。碧草青青,旖旎新艳。怒放的花儿,在那婀娜娉婷的秀枝柔蔓上,如同颀长细纤的玉颈,顶着温馨轻飏的笑容,散洒着令民气旌意摇的清香。那令人怜爱的柔嫩的花蕊,释出有如梦似幻的迷离。粉墙黛瓦在绿柳垂杨的覆盖下,好像读懂了密意陪同她的远方游子的情意,一起陪同着我赏识着云影天光、亭台水榭、清淙流水,我徜徉在这江南最美的时节中。

江南之美,不独是水色山光的旖旎,淙淙流水的清澄,青杨绿柳的缱婘,奇葩异草的缱绻,小桥流水的幽雅,飞花落絮的轻飏,最美的仍是那粉黛舒眉、明眸穿魂、贵体蹁跹、风韵绰约、颀身挺颈、曼妙琼碧的江南美人。

不肖说莫愁湖畔的丽影,秦淮河上的侠媛,也不说逝于苍梧、葬于九嶷的舜的妻妾娥皇、女英,更不用说随范蠡泛船五湖的西施,马嵬驿喷鼻消玉殒的太真,独抱琵琶出塞和番的明妃。就是那桑梓同乡街巷、村野柴扉之间的芳华少女,都有着娉婷的丰采、清雅的幽韵、崇高的气质,曼妙的芳心。

对我来说,江南就是诱人的魂思,勾人的梦境,那是一抹难于舍往的情致。那是我神酔芳草、梦绕魂牵的驰念,是和风拂耳、馨语缱绻的欣喜,是月色倾城、尘凡唯你是念的思恋,是冬雪研墨、心念进笺的期盼,是我轻叩流年、墨润缠绵的情怀,是我愿永久不醒的——叶梦,是绿叶之梦,是我情愿永久吟唱的尘凡恋歌,是令我寻求濡沫三生、情缘不了的忠诚。

以是,我怀着回皈的急迫,无法羁麋的瞻仰,让我惦起了远方的良知、我那鹄立于心底、立于神巅、梦魂融于血液、黑甜乡沁进骨髓的远方思恋。

梦好,梦情更好。

在风清月明的朗夜,会有梦。不只能梦见菡蓞的鲜花玉蕊、喷鼻姿倩影、轻巧的步履,还能让我思路化作缕缕和风,在夜的凄迷中踏上河汉白练,牵着夺目的月辉,飞越群山万壑,让梦心栖进我心灵的港湾。在那沉寂而又悠远的港湾里,惊涛骇浪,能够洒脱人生,能够纵情地享用幸福和安定,享用爱的甘美和欢喜。

梦好,黑甜乡更好。

在山巅,在湖畔,在夕照余晖下,在暮色苍莽的昏黄中,我们一同瞧风驰云散,见月隐月出,视银河闪灼,不雅银汉斗极,听布谷声声,赏远山近水,看山穷水尽。那相依相偎,那自由自在,让我们的心自在地翱翔,飞上平地,飞进峡谷,飞到丛林,飞落树梢,飞向绿萍,飞进原野,飞往水畔,飞至永久……

梦好,梦璇更好。

在尘凡中许诺,在倾情中厮守。在沧桑中等候,在拥抱深吻中默契。让性命在似水流年中慨叹,让灵魂在寄予中失掉抚慰。都说:“身恋不如心恋,心恋不如神恋,神恋不如魂恋”。是的,这是爱的最高地步。没有纵容,没有贪鄙,没有龌龊,更没有轻易,那是圣洁的悠然,那是档次的认同,那是尊敬的礼赞。

以是,这梦是一首美好的诗。

这诗,在倚栏听风的时分,含蕴的是从古到今的真理,是盛衰荣辱的奇特,是日出日落的沧桑,是四时冷热的瓜代,是性格、风致、韶华和经历。在窗前了看时,那是情人的起居,是妆前的顾照,是轻盈的步履,是肃静严厉的仪表,是均匀的身形,是娓娓的笑容,是宽和与容纳,是文雅的举止,是颀颈、秀发、玉肤、秀眉和琼腰。在晨晓的睥睨时,那是热心的嘱托,由衷的关心,是殷勤的叮嘱,是婉转的爱怜。是对起居、冷热、衣食和辛勤的问候。在端起咖啡或饮品喷鼻茗时,是对远方的顾恋,是穿山越岭的驰骋,是希冀重逢的等候,是相敬相慕的尊仰……

以是,这梦是一幅动听的画。

这画,有洁丽的色彩,模糊着万古稳定的横亘,含蕴着宇宙循环的永久,明示着尘凡中的不朽,归纳着万万代人对人间的留恋和热诚。那是她共同的发明,分歧于伟大的立意,不拘束于平常的主题。是对嫡亲的尊崇,对好友的诚实,也是对同事和故交及所有生灵的和睦,是对人生义务的担任,是对豪情的妥恰的摆放。这画中的人,有千秋丽女,万古佳媛,有诗文高手,也有丹青巨头,另有巾帼英雄和苦心构想、勤奋耕作、创作出鼓动、安慰人们心灵的文擘。那都是她专心血画出来的。在画中,她把心底的爱崇、挚爱、亲热和和睦一览无余,没有避匿和埋没,更没有随便的涂抹和牵强的点缀……

以是,这梦是一支诱人的曲。

曲中,有着严肃低呦的洞箫音,有着委婉明快的玉笛响,有着婉转轻雅的琵琶情,有着安然平静轻飏的二胡声,另有筝、笙、竽、鼓,……独奏着一支支调和精巧诱人的乐曲。

那曲中,有春景里绚丽摇曳的山花,二月里温暖的晚风,初夏时挂于夜空中窈窕的弯月,有枝叶在水中泛动起荡漾的岸柳,另有蝉叫蛙啸。澄碧春水的轻吟,有秋声里富饶的喷鼻橙,另有在冬雪中的冷傲。在暮色苍莽的空蒙中,勾画出密意和浪漫。魂里梦中,是期盼、等候,是怀念和祈愿,是问候,是祝愿,是密意的相看。曲中,江南男子的温婉,玉树琼花的美丽,都极尽描摹。也有梅花、小桃红、杜鹃、菡萏、牡丹等奇混名卉的喷鼻息,更有子规、布谷、黄鹂的啼叫,一派活力盎然。

那曲中有情人的含笑,有丽女的浓情,怀春少女的痴愿。那曲中,有着盼望、祷告、许诺,那是秀媛佳女们,盼望在爱人的情怀中,被拥抱着一同走到性命的止境。那曲中,也有対恋爱的幽怨与伤感——抱着支出终身、在沧桑中等候,但却被变节的受伤者,以是,还能在幽怨的曲乐中,听到泣血的哀叹,对亏心人的诟詈……

以是,这梦是一杯醉人的琼浆。

吴酒一杯春竹叶,清香甘醇。几多次,我在春景的伴陪下,不远万里地往寻找情源,当回眸顾看,履着一起的艰苦,在海角远处,感念着那已经梦绕魂牵的甘美;想的是夕阳绮窗前,罗幕帷幔后,那捧着月色的华辉,曼立春庭绣阁,凝神远方情人的花颜玉色:此时她兴许喷鼻鬓含琼,正在远思着朝暮思恋的远人;罗帏轻飏处,瞧着翻飞的蝴蝶,想着回眸的顾看,对着举头和叫的鸳鸯,现在,她准能妙悟通幽,人杰地灵似的感触感染到爱的崇高。这时,她准会不由得吟起:“与君相约爱三生,伊人缱绻慰我情。只为三湘春色好,怜挂楚佩醉洞庭。”的诗句。每当此时,我城市暗自考虑:她如许的好冤家难觅难寻,如许为我分管忧虑的人难罹难求,她如许的贴心人难寻可贵,以是我愈加保重她和我同舟共济的精诚……

当我微醉时,会悠然地唱起心中幸福的歌。歌声中,激起了我对性命中每一个港湾的回想。把我在那些港湾的故事——她的斑斓,她的纯洁,她的贤惠,她的婉淑,她的肃静严厉,她的庸俗,她的琼洁,在嘴里品味得更细更细。轻拈工夫,让她沿着我光阴潺流的荡漾。沉淀在我永久的影象中,沉沦在我的日夜牵挂着她的心巅上。枕着她那空灵文雅的笔墨,握着她那睿智博识的才气,牵着她那聪明妙曼的芳心,甜甜地踱进希冀的诱人的梦海。

当我深醉时,会不由得喊着她那如诗如幻的芳名,对着空廷的月华,和她推杯换盏,同饮共醉。总感觉:她给我的,都是温馨的影象,是圣洁奇幻的和睦,是美妙的分分秒秒。于是脱口吟哦出:“离魂倩谁招梦远,结佩溪边叶清圆。黛云淡散天色好,平波万里越千山。”或“山兀梦如海,平波叶进魂。柔情无别绪,怀念也温存”……

恰是因为深爱,所有回想都是那么地铭肌镂骨,所有旧事都是那么地沁进心脾。几多回,我幡然感悟:那每一个梦的深处,都穿戴一串清香。于是,心海会悄悄地出现微澜,感触感染到了恬谧,驱却了心中的孤寂、落寞和迷惘。轻吟起“桃花红,女儿娇,梦儿飞满天。花儿捎往心中喷鼻,暗结梦中缘。心上喷鼻,梦中缘,万里剪不时。女儿梦,飞满天,相约一年年。”那遥远的歌声,让我在心中对好梦燃着永不熄烬的真情。

但是,醒来后,仍然会感觉那所有并非空幻。仍然会信守:相遇是一种缘,而爱是一种感触感染,即便苦楚也是幸福;是一种领会,即便心碎也会感觉酣畅;是一种阅历,即便幻灭也是美满。仍然会深信着:她是从古到今少有的、崇高文雅的男子,她如同清澈的拂晓,在每个拂晓的拂晓,都用聪明丰盈本人人生的出色,用磊落塑造性命的美妙,用文雅看待本人的糊口,用舒缓铸成了本人妙曼的琼心,用洁丽哺育本人的体肤——那少有的小巧,不相上下的剔透,是空虚和自傲使然。照旧服气于她的“雍容的举止,高洁的档次,像晴空和朗月一样的俊靓。以是,为她而骄傲,为她而打动,为她而自豪……”

爱是一曲震颤心灵的琴音,是花蕊清香的弥散,是人魂灵深处飘散出来的温馨,能复原肉体中的怠倦和勤奋,被爱灌溉的魂灵,肯定超脱出愈加美艳芳香的喷鼻倩。爱的实质是授与,但我没有遗忘,也给她留出qqkjrz/' target='_blank'>空间,让她能深深地爱我。

我晓得,心灵的晴好源于但愿的阳光,不灭的心念,能把一颗本来绮丽的魂灵愈加照亮。无法割舍的情愫,绵绵不停的炽爱,尽在我俩密意的思恋之中。无尽的缱绻,是心灵的安抚,或倾吐,或倾听,心与心的融通,情与情的触碰,都是性命散射出的本来纯洁灿艳的感触感染。

人的终身要阅历许很多多的旧事。可是,有很多多少很快地就遗忘了,但有的细节却铭肌镂骨,有的霎时却支持了人的终身一世。是啊,千年的爱恋,造化出千年的斑斓。千年稳定的怀念,抖擞出有限的但愿,这是人类在痴情的爱恋中编织出来的缱绻与美好。在那梦回缭绕的光阴,那如痴如醉无动于衷的旧事,勾画出了无尽美妙的回想。可是,我晓得,没有赞誉,人间间就会短少热情,性命的花朵就会垂垂地凋谢,有了爱,性命的春天赋姹紫嫣红。

藤萝的环绕纠缠,那不是爱。心神的相通,那是知音。在真爱眼前的谦和,那是风姿,寻求愿望,那是初级兴趣。对着魂与灵相托的好友,若轻渎她的庸俗与崇高,就是对豪情的消灭。寻求愿望,就掩埋了一切美妙的所有。

“天南地北觅知音”、“人生难觅一良知”,有了像梦一样的知音,感觉没有孤负本人的性命。由于有了她,终身中有了最年夜的抚慰。

铭记这厚重如山的挚爱于心底,愿我能擎起这纯洁性命的光环!

宋·颍川王平甫(即王安国,王安石之弟)他在《鹧鸪天》一词中有吟:

彩袖周到捧玉钟,昔时拼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重逢,几次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钩照,犹恐重逢是梦中。

关于我来说,不是“犹恐”,而是“犹愿”。梦中重逢才是最好,山长水远,云山万重。只要把美妙的所有都贮进心魂,才是美好。缘来缘往,是人生的造化,间隔的美感,才是永久的绮丽。

缘来惜缘,梦缘不了。魂喷鼻梦醉,愿逐月华流照君!

千年等一回,我——无怨无悔。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