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心约共一场花事 

心约共一场花事

文/一世浮生,韶华纵 2015年02月11日 06:11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能否,有一种驰念,是我初初念起时,而你,已对我展颜轻笑;能否,有一种默契,是与你相见倾慕一动时,而你,已为我垂首低眉。 能否,有一种情愫,无论素净,亦或华丽,都被付与了欢

能否,有一种驰念,是我初初念起时,而你,已对我展颜轻笑;能否,有一种默契,是与你相见倾慕一动时,而你,已为我垂首低眉。

能否,有一种情愫,无论素净,亦或华丽,都被付与了欢欣的滋味,缠绵成墨,雕刻了流年的印迹;能否,有一种暖和,能够隔着山,隔着水,把一程相守的工夫,浸泡于半盏茶喷鼻,那唇角微漾的荡漾,是相互深爱的高兴。

我置信,尘凡阡陌,总有那么一个你,情愿为我停下追逐的足步,相逢,于水色流年,洗澡月华清露,把一颗初心呢喃成歌。

总有这么一个你,是我终身一世不悔的守看,以心的托付,成仙凡间极致的娇媚,流转为你眉间眷眷柔情。如斯,只待与你共挽光阴的沉着,相惜一份理解,任光阴清浅,今生亦充足安好……

就让我,成为初春枝头,最刺眼的猩红一抹,妖娆着,落进你的眉眼,潋滟了,你眸底的春心万缕,今后,你瞧山山绿,瞧水水蓝,而我,就是你心底最热的一点嫣然。

就让我,成我夏季里,和风轻拂下的半亩方塘,有鱼翔浅底,忽而西东,田田的,是我想你的苦衷,晨风轻送,清波微澜,怀念,悠悠绵绵。

就让我,成为晚秋里,傲然鹄立的那棵树,固执的,等待在你流年的路口,听风声簌簌,那是我悄然的细语呢喃,瞧枝条摇曳,那是我的纤指温顺抚触,那每一枚清奇的叶片,无不雕刻着三生的心意,循环,一年又一年。

就让我,成为寒冬里,婀娜曼妙的雪花,带着天然的空灵与纯洁,翩但是来,浅卧于你温顺的掌心,以你的暖和,把那千年的严寒,融为爱意一点,浸进你的血脉,今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伴相依,万世长安。

就让我,成为原野里,最娇嫩的那一丛碧绿,爬行着,弯曲在你的足底,待你举步轻过,也是一步一温情,一步一柔嫩,你在很远,我在面前。

时节荏苒,工夫无语,只在指尖,留下匆逝的背影。八月明丽,花照旧的妖,残暴着眸底的绵绵的温顺,树如常的翠,葱翠着心底热热的但愿。

危坐于倾城的热光里,灼灼的,是夏末阳光的强烈热闹,采一缕晨间的幽香,潋滟一场花事,撷一束天涯的云彩,旖旎一夕瑰梦。

我把相思刻进眉间,莞尔浅笑,只以翰墨,浅写爱的传奇;你把誓词烙刻于心,步步沉着,只以举动,见证着爱的奇观。尘凡的你我,因了灵犀的一线,隔着海角迢递,相拥相热。一程寥寂一程欢爱,都是工夫的奉送,一些悲喜一些忧欢,亦是宿命的布置。

只要,把性命里小小的心情,清算,搜集,淡墨誊写,以爱封缄,加以工夫的水印,那一册册,无不是,关于你,关于我,关于这爱的流年,最隽永的影象。待到千帆进海,月华如霜,你照旧是,这一场故事里,独一稳定的韵足。

夜里有风,风中有念,滴念进墨,落墨成花。与你相遇,我便把一颗心,向着阳光开至妩媚,只为明媚,相互相拥的流年;有你相伴的日子,我把深念,谱成爱的韵足,仄仄平平,瑰丽你我性命的诗行。

一起同行,大概有风,大概有雨,无论如何的琳琅铮淙,都是爱的天籁里,忽而委婉的乐律。也有阴晴,也有圆缺,宿命的循环,是性命的渡口不舍的守看。

这一世,不往等待此岸花开,不往不雅瞧隔岸炊火,我只于一蓑烟雨里,与你寻得一方水湄,岸边栽柳,池中养荷,以花喷鼻为饵,闲钓一世幽情。

水意流年,适意清欢,陪你闲敲棋子,挑尽灯花,伴你红袖添喷鼻,共话西窗,尘凡几多事,还于一梦中,悠悠光阴,且与你,安守夕阳向晚,惯瞧秋月长风。

原创作者:风清云淡)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