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流年深埋在那片醉人的花海 

流年深埋在那片醉人的花海

文/牧殇 2015年03月02日 14:41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风吹起如花般破裂的流年,只是会拼集着那些往昔破裂的影象,却不知什么时分开端,工夫已过了那么久,也忘了什么时分开端,已经的已经的已长远,更忘了什么时分开端,曾丢失的丢失不

风吹起如花般破裂的流年,只是会拼集着那些往昔破裂的影象,却不知什么时分开端,工夫已过了那么久,也忘了什么时分开端,已经的已经的已长远,更忘了什么时分开端,曾丢失的丢失不再丢失。

光阴,好像很好,以半醒半醉的姿势安抚着众人。旭日倾撒在天穹,让人不由得地眷恋。旅途的不经意老是拾拾着流年的碎片,一片一片的拼集着,瞧着,感触感染着。单独在在沉寂的夜色里漂泊。偶有驻留,偶有转头,那多愁善感的沧桑静默的消逝在春色的阴影里。渐远渐往,再未呈现。

流年划过尘封的影象,光阴模糊了容颜,已经的人,已经的故事,似在昨天,却又高不可攀。零星的拼集着一幅幅美如画的颜色,却在静默中散失。站在光阴的门槛回看,九月于我是素简。

影象的深处,那熟习的欢声笑容,暖和的关心问候,都化作高不可攀的画面,模模糊糊,触碰到尘封了许久的感受。没有太多的心情,也没有过多的哀痛。昨日分手的篇章,为故事划上了永久的句点。

用一只淡笔,在金风抽丰陶醉的阴影里,写出萧瑟的装点,一如那些雕刻在流年里的故事,于花着花落间随风散尽。

风吹起如花般破裂的流年,划过尘封的影象,悲悼流逝在丢失的光阴,曾丢失的丢失,深埋在了那片醉人的花海。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