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 > 短篇 > 哑口第四站:上篇 

哑口第四站:上篇

呆顽琅 2015年03月02日 21:25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5Tsaishihan*呆顽琅的五重诗笺】 ◎◎◎ 在那缄默的地区我失掉日光氛围 在繁忙的日子里我置信我爱妳 无垠穹苍似静宓海涛澎湃看无边 旅居蟹往复寻找沙堆散了又聚 情我愿放下错我愿往尝悲

【5Tsaishihan*呆顽琅的五重诗笺】

◎◎◎

在那缄默的地区我失掉日光氛围

在繁忙的日子里我置信我爱妳

无垠穹苍似静宓海涛澎湃看无边

旅居蟹往复寻找沙堆散了又聚

情我愿放下错我愿往尝悲喜缺乏为道

伤要若何医痛又如何过心里清晰难易

《主旋律》

◎◎◎

车站就像舞台有离合悲欢每团体的脸上脸色在交换

有人有意留连 有民气挂牵

只要我茫然茫然于路的两头

过来曾经悠远如今也长久清算好的心境不应被打乱

跟着列车慢慢走不尽孤独仍然躲在

躲在我内心情一段

看着两轨列车似乎走不完出路几次呼喊旧事梦一段

带着几多瞻仰不敢转头瞧何须在意远方

停靠着如何的夜晚

兴许在你我之间丢失了起点站一切的前缘难续也难断

兴许事先光走远怀念化作无言会不会懊悔改动

人生老是常往复想要留也难别往了又来只要空可惜

却见人群还不时在涌向此岸由于美梦永久在另一端

人生老是常往复想要留也难别往了又来只要空可惜

却见人群还不时在涌向此岸

要到哪一站 美梦才醒转

要到哪一站 相遇才不晚

……………………………………………………………………………

*************************《改编词?节选自『泰戈尔诗选』》

*******《主旋律,选自『车站』“苏芮”歌曲〈词:林敏怡〉》

》》》

美蓉和我走进那家西医院的工夫,已是黄昏的七点十五分摆布。

六月天,闷热的让人有些快梗塞了普通。

走进那家病院里,屋子里的寒气同化着浓郁的中药材滋味。

这家病院座落在〝板桥江子翠〞街道的巷弄里;

年夜门口处标上了三个年夜字:『老德院』。

在对街的年夜马路上,有很夺目的HSBC银行年夜楼。

算是〝板桥江子翠〞地域,行车往来慌忙的一条路。

最终轮到我出来候诊室;大夫捏了我足上枢纽的把柄,判别是扭伤。

很使劲搓柔了柔那伤把柄,上了膏药、扎上绷带。

瞧完伤,美蓉和我走出那家病院。

我却很费劲的步下那病院门口的两个门路。

幸亏在美蓉的搀扶帮助之下,我才顺势的拐了拐着到年夜马路上喊出租车。

夜晚的十点多,六婶恰好从乡间回到台北,顺路来瞧我。

礼拜天早晨的汉口街,有些冷落。

她就站在街上瞧我拐着的走下出租车;

停住的脸很繁重,执意着要带我同她回到内湖居处。

就近〝看守〞着!

内湖,积德路的夜,

沉寂的街,一样的7-11,另有红心招牌的便当商铺。

这个中央,是一处国宅年夜楼,位于河岸堤防的边沿。

站在窗台前,不远,可瞥见上方迭架起的高架桥头。

出口的一边转到年夜直;另一边接麦帅桥到市平易近小道。

几天当前,同座位隔邻的叮领先来瞧我;

夜半的十点多,应当是下课了当前。

说真的,在这之前,我们并没有说过什么话,算不上太熟习的!

最多的就是借条记,抄周记罢了!

随堂测验时,他偶然会探头过去,瞧我写错了!

左足踢我椅角,表示我,谜底写错!

特别考英文生字,单字我很轻易拼错!

像是我不断分不清晰〝because〞、〝beautiful〞的差异?

他来的时后,遇着六婶刚要出门往;

六婶问他今晚可不成以留上去和我作伴!

由于六婶早晨要回〝南港旧庄〞的外家瞧顾婶婆。

叮当一口容许着:『没成绩!』

然后六婶就仓猝下楼往搭已近末班10:15的公交车。

叮当向跟我使了一个神色说:『咖啡、茶、烟、酒?』

我真他X妈的打动,在这个最需求的时后。

『有事兄弟服其劳!我下楼往买。』叮当又接着说。

『蓝山咖啡、MILDSEVEN就好了!』我高声回应说。

『那要喝什么茶、什么酒?往那边买?』叮当又回过甚问。

『那我跟你一同往买!』一会儿,风云变色,我容光焕发起来。

『你的足好了喔?』叮当很迷惑的又问。

『奉求!原本就能走,只是走不快!』我喜逐颜开的回答。

下楼到7-11的时后,我很疾速的在冰箱里拿了要买的工具。

叮当站在结帐柜台前,细数我买的工具:

一手美乐啤酒、两盒纯吃茶、两罐蓝山咖啡;

别的还跟伙计要一包MILDSEVEN和一包BOSS卷烟。

原本阿谁女伙计弄不清晰BOSS是什么?

瞧她寻的很镇静!我唆使着烟柜上说:『29号卷烟啦!』

『疑!你如何那么清晰!』伙计浅笑着;叮当怀疑的问。

我非常自得的说:『我在7-11打过工!我但是有7-11及格证书的!』

伙计和叮当不由面面相觑的笑起来!

叮当发起要上顶楼吹风、弄月、聊谈天、瞧风光;

『说?谁派你来!』我半恶作剧地问。

『您导仔说你三天没来上课?要我们发扬同窗爱!』叮当说。

『少《嫂》来了?』我又笑。

『哥哥不在!』叮当也笑了。

『三更半夜来摘葱,有事没事勤作工!

这陈水扁不识日语,马英九讲袂晓几句台语!

老哥!您假话实说,究竟啥谜代志?』我仍是笑问着。

『真的来瞧你,不可喔?』叮当又笑的更暗昧了。

『耶!你们明天上什么课?』

我决心的转移话题,想防止越来越为难的话语

『我明天也没上课!』叮当答复。

『喔!逃学?你不怕〝老汉子〞骂人喔!』我更是挖苦的笑他。

『我有点冷耶!我们下往吧!』叮当回说着。

『这里有DVD片吗?』叮当接着说。

『有一部新片子,『铁达尼号』,要不要瞧?』我说。

『好!下往瞧。』叮当答复说。

『铁达尼号』片头音乐“咚,咚,嗯嗯!”的响起;

我们合理盯着电视视屏瞩目着。蓦地地……

叮当突然转过甚对着我说:『帮我写封信!能够吗?』

我问:『阿!什么?』

叮当又接下往说:『帮我写信给刘美蓉!能够吗?』

我诧异的从椅子上跳起来说:

『哭包!你寻逝世喔!你要逝世也别寻我垫背!疯了呀?』

『惹熊惹虎甭通肇事凶女人!她是练家子!跆拳道三段耶!』

叮当又持续的说:

『不会如何啦!我也不会说是你写的!帮个忙能够吗?』

『喔!往常瞧你一脸义薄云天,临事却情面欠亨?』

我有点无法抵挡的无言以对!硬着头皮又说:

『那豪情好着!你教师卡好!你这二配房的司马昭!』

『帮你就帮你!佛回西就回西呗!不外丑话在前头,失事说不得!』

『另有个前提!说个笑话来听,笑了就依你!』

叮当笑哈哈的说:

『这个复杂啦!阮系省府三届笑话冠军王!待阮想来!?』

半晌,叮当接着问起:

『『铁达尼号』女配角的英文名字喊什么?』

我答复:

『『萝丝』呀!』

叮当又问:

『那日本名字喊什么?』

我摇摇头的暗示不晓得;叮当接着又问:

『那台语名字也不晓得啰?』

我摇头的表示着,是如许没错!

叮当接开端说这谜题的谜底:

『『铁达尼号』女配角的英文名字喊『螺丝』

日本名字喊『起子』,

台语名字是『罗赖妈』』

我狂笑了起来鼓掌措辞!

『这败给你了!服!服!服!』

……………………………………………………………………

>>>>>>>>>>>>>>>>>>>>>>>>>>>>>>>>>>《续下篇》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