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来世再做你美丽新娘 

来世再做你美丽新娘

文/苏木子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原创 手机阅读 

引子 今宵月圆人难圆,孤身独影把酒欢,天涯何须与海角,心有灵犀一点通。 前言 窗外已是桂花飘香,窗前已是泪人成双,如若还有来世,定做你美丽新娘。没有人看得到这段话,只是深深
 引子
    今宵月圆人难圆,孤身独影把酒欢,天涯何须与海角,心有灵犀一点通。

    ——前言

    窗外已是桂花飘香,窗前已是泪人成双,如若还有来世,定做你美丽新娘。没有人看得到这段话,只是深深埋在心底。起身冲一杯卡布奇诺,才发觉已是中秋,月很圆,人在缺,独自蜷缩在竹藤椅上,依稀闻到一丝桂花香。

    才不过是夜晚八点,屋外却格外的安静,没有一丝骚动,至少絮雪如此感觉。没有人知道絮雪是残疾人,包括刚。絮雪从来不渴求别人的施舍,即便是活在一个人的世界,她依然是个纯粹的女子。八月了,似乎已经离开了很久,没有熟悉的“晚安”,亦没有温暖的“早安”,原来他走了很久。刚,一个带絮雪走出无声世界的人,是他让絮雪感觉到没有声音依然要温暖的。
 
(1)一座城堡,只有温暖

    絮雪,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女子。喜欢穿亚麻料的休闲裤,喜欢挎一个简单的布挎包,喜欢听最能接近心灵深处的低迷音乐,最爱的作家是安妮宝贝,她说乞求有那么已天可以像安妮宝贝一样做一次长途履行,在旅游地图上从南边往北边划上一条直线,然后按着上面的路线去远行。在途中喝羊奶,吃手抓饭,泡温泉,拍很多很多的照片,然后寄给自己的密友。喜欢的天气是下雨天,那样子就不用出门,可以喝咖啡,看小说,听音乐,在发霉的味道里呼吸一丝空气,证明自己还是好好的。她习惯用深蓝色的窗帘,把窗户遮得严严实实的,不留下一丝缝隙,然后整个屋子是黑色的,不开灯,借着显示器的光亮去摸索一些自己需要用到的东西,不小心碰到已个木凳,只是轻轻揉一下被撞到的膝盖,然后依旧。

    20岁,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大学毕业,朋友说,絮雪,请喊我阿姨,只是笑笑,没有叫。当别人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她就早早拿到大学毕业证书,因为是特长生,因为文字写的好,被报送进大学。周围的同学都比自己年长两三岁,加上自己先天性长的不高,站在人群中,只会让人感觉她还是一个孩子。可是她总是反驳的说,我只是长的稍微年轻了一点而已,但是我不年轻,和你们一样,不信我拿身份证你们看。朋友们只是摸摸她的小脑袋,不说什么。她讨厌别人说自己是孩子,她有着不孩子的心,做着不孩子的事,写着不孩子的文字,她说,她不会永远是个孩子,她会慢慢长大的。

    21岁,独自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因为文字的原因成了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其实她讨厌这份工作,有些纯粹的文字她喜欢看它们以白纸黑字的形式出现,当老板说在文字上添加一些色彩,再添加一些艺术感,然后在周围用上一些广告创意,她知道她无力反抗,因为那个人是她的老板,每一个月给自己发生活费的人,她得靠着那个人生存,用那些文字去换钱,然后去换取粮食和一些生活用品,社会发展之迅速,虽然已经让这种交换不再是等价的了,也只好省着点,少买一些自己喜欢的名牌香水,少买名牌服饰,少去淘宝店淘自己喜欢的东西,也许就可以好好的活下去了。

    22岁,因为救一只流浪狗在十字路口奔跑,狗被抱在了胸前,毫发无伤,而自己却因此住院很久,开始请长假休养,这样的话自己的生活来源没有了,只能靠着给一些不算有名气的杂志社写些稿子,赚取一些生活费,前提是自由创作,随心所欲,虽然稿酬不太多,但足够支付房租和一些基本的生活费用。福气开始成了她的孩子。福气就是那条她救下来的流浪狗,也许是因为用生命救回来的,福气和絮雪很亲,很快的熟悉了这个家,开始帮一些小忙。叼着学学的拖鞋满屋子转悠,絮雪盖在膝盖上的毛毯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福气发出微弱的声音,提醒着絮雪,它害怕絮雪会受凉,因为絮雪是因为自己受的伤。一天夜里起床喝水,感觉到耳朵有些翁鸣声,但已是深夜,又哪来的声音,只是扭动脖子,稍适后开始喝水继续睡下,也许只是睡醒后的一丝不适吧,并没有太在意。慢慢的开始明显了,有些担心了,抱着福气去了一趟医院,她从来都不放心把福气一个人放在家里,因为会孤独。医生说,可能是耳膜出了问题,只能继续观察一段时间才能下决定。个福气似乎是听懂了一些什么,开始在絮雪的怀里发出呜呜声。这个小可爱觉得是自己让絮雪变成这样,絮雪没有在意太,说看看再说吧。只是偶尔门铃响了,只能在福气的叫唤下感觉到,福气也只能如此帮到絮雪。再次去医院是因为uran就听不到福气的叫唤声了,只是音乐的声响,要贴近才听得到微弱的声音,医生摇头说,可能是伤势太重,已经无法治愈了,只能期待奇迹的发生。回家,一路看着周围的车辆,小心翼翼的穿行马路,担心不小心被撞到。

    23岁,靠着给更多杂志社供稿挣取更多的稿费,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情况,包括父母,偶尔往家里写封信,告知自己过的很好,不用挂念,无须担心。父亲寄来全家福,没有她在里面。父母似乎老了许多,头发有些花白,已经有几个年头没有回家了,她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的情况,那样母亲定会专程过来照料自己的生活,她知道母亲会不习惯这个城市的生活,但是为了她,会忍受这些。她怕母亲会受委屈,为了让家人安心,她只有努力的写东西,然后把稿费大部分寄回家留少许的够自己生活就好,家人看着每一次的汇款单也就相信她过的很好,他们了解自己的女儿,一定是在做正经事赚钱,应该过的很好。

    23岁,认识一个男人,用文字去交流没有告诉那个男人自己其实是个不健康的人,尽力表现出自己乐观的一面。
 
男人叫刚,一个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喜欢写点小文章,唱一些经典老歌,弹一曲吉它,虽然没有听到过他唱,但是絮雪可以从他的文字中去了解诶和想像这个男人。

    刚是一家跨国公司的副总,年纪轻轻就身价不菲。絮雪感觉刚不想别个有身家的老总,一副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走路都略显困难,脑子里出了商场的事,就是徘徊在女人之间,进出各式各样的夜生活场所,每次想到这些,絮雪就会很庆幸自己认识的刚不是那样的。

    刚很小就没了父亲,是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的,因为童年的艰苦生活,还有亲眼目睹母亲的劳累,刚很小的时候就发誓要让母亲过上优质生活。从小刚的成绩就非常优秀,连大学都是报送上去的,且是硕博连读,是教授都会点头赞赏的男生。毕业后刚就很顺利的进入了一家跨国公司,可是也是在那一年刚的母亲去世了,还没来得及享受就离开了刚。刚那段时间很痛苦,除了把自己累倒半死,找不到任何方式去解脱。对于别人的劝说,他都听不进去,只感觉母亲还在身边。也许很多事情是需要时间去洗刷忘记的。2年的时间刚成熟了许多,职位的不断升迁遭到同时的嫉妒,但刚的优秀是没有人能否定的。三年的时间刚成了这家跨国公司的副总,独揽大权,用智慧和勤劳让公司的业绩不断上升。后来还知道了,刚在海外有一家自己的投资公司,效益不错,刚的出色不乏会有一些名媛淑女出现在他的身边,但刚从来不会去正视他们,那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认识刚是在一个聊天室里。絮雪忧伤的文字让很多人为之疼痛,刚亦如此,无数次在揣测絮雪是个什么样的女子,有如此的伤,也因为刚自己的缘故,他开始像认识絮雪这个女子。不得不说两人是志同道合的,喜欢忧伤的文字,喜欢低迷的音乐,喜欢旅游,同样的爱好,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刚喜欢喊絮雪叫兔兔,因为可爱,而絮雪喜欢喊他狗狗,因为福气的原因。刚默认了这样的昵称,因为没了防备。两人开始一些调侃。22岁以后的絮雪缺少了太多的生活乐趣,而刚开始填补了那些空缺。絮雪的愿望是在找到自己爱的人的时候去海边建一栋房子,两层的,一层用来做客厅,一层有书房和卧室,还有一个藤编的摇篮,日落的时候可以躺在摇篮上听海风,看着夕阳。刚说,兔兔,给我时间,我会在海边送你一栋房子,建一个温暖的城堡给你。絮雪知道,自己是没有那样的宿命的,刚也只是在安慰自己罢了,但依然感觉暖暖的,因为刚给了自己一个美丽的梦。

    每天的习惯是按时把写好的文字交给编辑,然后开始等待刚的下班。刚说,每天下班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和

    絮雪打声招呼,然后叫外卖到家里,边吃披萨边和絮雪打字,这是他唯一期待的事情,其实絮雪忘了告诉他,自己也是,等待有时候也会变得很幸福

    那天,很晚很晚,絮雪端坐在电脑前等待,一个晚上,刚都没有出现。灰色的头像让续雪开始有些不安。想到自己22岁出的车祸她开始害怕刚会不会除了车祸,又或是刚出差了,要很久,凌晨在福气的磨蹭下絮雪醒过一次,看着空白的对话框,絮雪知道刚还是没有来。关掉电脑,上床睡觉,期待天亮有人发短信说“早安”。
 
(2)你写的诗、歌,我还记得。

    记得刚会写诗,也会写歌,讨厌广东方言的絮雪却因为刚的粤语歌而爱上这个城市。记得拿首歌是这样唱的:

    人海之中我遇见到你,现实生活让我们两地相思,白天夜里短信相依,许多甜言蜜语幻想着我们以后恩恩爱爱的在一起

    你我未来充满憧憬,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分离,你爱我,我爱你,白头偕老幸福生活在一起,你爱我,我爱你,这是我们爱的结局

    多少次在梦中醒来,午夜徘徊,泪水默默流下来

    多少次在雨中等待,等待你的到来,心冰冷冷的沉下来,分不清是雨还是泪,也分不清是醒还是醉,只有独自伤心、独自流泪,让寂寞陪我睡

    絮雪听不到那声音,只好央求刚给她发来歌词,虽然听不到,但是可以用心的去听懂这首歌的含义。刚消失以后,絮雪开始更加迷恋这些刚发给自己的歌词,一个字一个词一句话,都可以让絮雪想念半天,深深去感觉刚在唱这些歌的时候是如何的表情。

    细雨中风儿对树叶说我把甘露带给了大地,希望你们能在这里播下你们的爱的种子,阳光听后对树叶说爱情需要的不是你的甘露是我给的阳光,能让心爱的人感到温暖,能让爱情种子快乐成长,我面对着他们微笑,希望的是有一天我落下山头的时候还能让你看见我一丝的余光

    银色的脸庞就像爱人的心灵,引发着我无数的眼睛在天空中一闪一闪

    人的一生是一种很无知的旅行,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要来到这qqkjrz/' target='_blank'>空间,来到了也只是随遇而安,有的人为了追求所为的事业而误了最精彩的时刻,忘记了享受,而有的人为了享受而忘记了人生的意义,更有的人为了追求某种精神上的礼念到头来却是个空

    你知道有一种爱叫做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雨后的彩虹就是追求的是那让人永远也忘不了的哪短暂的精彩

    人生是一门艺术,需要是你不但去创作,

    而懂得生活的人那么他的人生一定是绚丽多彩!

    人生又像是一艘远航的船,在人生海洋里不但去探索去追寻着属于自己的彼岸!

    虽然有时风雨交加,惊涛骇浪,有时风平浪静,万里碧波,这一路暗藏着无数暗礁,铺满了荆棘,充满了坎坷,但是只要你精心的去创作,大胆的去探索,你的人生将会是精彩而辉煌的一页!

    这是宁静的清晨,早上太阳鬼魅的照醒了沉睡了一夜的人们,一样和往常一样来去匆匆,车水马龙,正是这样宁静的一天让所有美梦中的人们却在噩梦中醒来

    相爱本是幸福缘,何必强摘枝头叶,一切随缘而安康,幸福相爱白到老。

    文本文档已满满堆积整个文件夹,关于刚的。絮雪在刚消失后仅靠着刚跟自己说的一切去回忆。她害怕自己的失聪会让自己相应的去失忆,刚有来过的,这些文字可以证明,絮雪如此说。
 
(3)永远在身边

    有些东西来的很快,失去的也很快。有些事存在的很快,忘记的也很快,那些人出现的很快,留下的确实短暂。

    絮雪说,如果刚的到来让她的人生有了颜色,那将是紫色,她喜欢的颜色。但刚的离开却让絮雪的生活变得索然物色。福气每天会在固定的时间在她怀里蹭醒她,有时候会催促她该休息了。时间久了,感情深了,福气开始变得更黏她了,有絮雪的地方就会有福气,有人说絮雪,你干嘛不找个人陪伴你呢,毕竟女人的一生还是需要依靠的,絮雪没有反驳,只是说她有福气,她有足够的能力养活自己还有福气,福气就像是她的孩子,每天陪在自己的身边,等到自己真的无法照顾自己了,就用这一声赚取的钱把自己送到养老院去。也许絮雪并不知道,这样的人生会缺少些什么,错过些什么,絮雪却不以为然。

    吃饭,睡觉,洗衣服,打扫房间,码字。这些似乎成了絮雪生活的全部,虽然有些枯燥,但是絮雪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偶尔和朋友QQ或者这MSN聊一些有的没的,让朋友们知道自己的现状。

    “你好,请问你的絮雪小姐吗?”。

    一天,一个陌生人发来一条消息,絮雪害怕是网络骗子,絮雪虽然很少接触外面的世界,但是她也知道现在网络骗子很多,招数也开始各式各样,对于这样的搭讪,絮雪只会使用Ctrl+F4快捷键关掉窗口,继续自己未完成的工作。

    “絮雪小姐,请不要把我当成网络骗子,我是刚的朋友,很久了,今天才鼓足勇气联系你,对于刚我深感抱歉,没有完成他交代的事情。”,陌生人又发来一大段话。

    刚,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字符,絮雪第一眼看到就确定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消失了很久,想念了很久,又突然知道了他的消息。

    陌生人说自己是刚最要好的朋友,叫君。絮雪已经不想再知道其他,她只想找到那个她想了很久的男人在哪里,为什么他要突然消失不见,为什么任何东西都没有留下来就走了,这一切絮雪是急切想知道的,而这些只有这个陌生人君可以告诉自己。

    刚还在,只是去了越南。刚在香港的投资公司已经不复存在了,因为刚的一个朋友嫉妒和背叛,公司倒闭了,一夜之间刚成了一个负债累累的普通市民,副总的职位也因为自己请假被人钻了空子而被撤职,刚失败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光蛋。因为这些,刚觉得自己再也不能给絮雪幸福,所以选择了一个人静悄悄的离开。去到越南后刚从一个普通职员开始上班,但是他无时不刻在想念着絮雪,他知道絮雪没有什么朋友,他害怕絮雪成为一个自闭的女子,所以请求君告诉絮雪这一切,并要求君好好照顾絮雪,也让絮雪好好生活,如果有可能,他还会回来,回来疼絮雪。

    原来刚没有小时,他只是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他还在想着絮雪,在关注着絮雪的一切,慢慢的絮雪从君那里得知刚的工作有了很出色的业绩,公司提升他为部门经理了,后来又知道刚买了车子还有房子,生活的很好。这些都是君告诉她的。君说从刚那里知道她是一个温情的女子,喜欢粤语歌,也喜欢一些小说,君在哦昂会从很远的地方寄来一些CD还有一些小说,但刚从来不知道EMS上君的地址,只是知道会很远。君寄来的都是絮雪喜欢和迷恋的,絮雪知道自己会一直等着刚,但是君对自己的照顾会一直记在心底,君说不需要絮雪的感激,只要絮雪开心就好,因为这是刚交代给自己的任务。

    刚出车祸了,在去医院的路上因失血过多而宣布死亡。
 
一天君发来这个消息,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是那么近。他死了,这是絮雪怎么也无法相信的。不是说好要自己等他回来的吗,还说给自己买一栋在海边的房子,她给他养孩子,洗衣服,做饭。为什么这一切让自己幸福,而现在确实无限的失望和绝望。小时候奶奶说,絮雪的一生似乎不会那么幸福的,难道奶奶说的是真的。她想去见他最后一面,去告诉那个男人说自己是喜欢他的。待再去找君的时候,君也消失不见了,无论怎么拨那个电话号码都是关机,不管发什么消息都不会

    有人回复,连唯一的能联系的人都不见了。那一次她喝酒了,医生告诉她有些究竟过敏,最好不要沾酒。辛辣的液体从喉咙进入胃部,已经无法描述那种疼痛,福气在脚边跳跃,它也在想制止絮雪的举动,可是无论福气如何,絮雪都显得无动于衷。

    开始习惯用冷水冲凉,冷到心底才不会感觉到疼痛,开始大量的吸入尼古丁,她说这样才会让自己忘记某些碎片的记忆。邮箱里堆满编辑们的来信。“絮乖,你怎么还不给我发文字,你要消失了吗,我开始迷恋看到你的文字,乖,快点给我来信。”,姐说“乖,姐知道你只是躲起来了,因为你又不开心了,姐都懂,只是希望我亲爱的乖可以早点走出来,姐一直在原地等你回来。”,即使自己消失的无影无踪,及时自己想不去想别人,可是他们依然在牵挂着自己,絮雪不是一个自私的人,更不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她要让关心自己的人不担心自己。

    打开很久都没有开过的台灯,已经蒙了一层灰尘。福气还在腿边趴着,似睡非睡,抱起它温暖一下,她已经很久没有和福气玩耍了。点开写信对话框,开始给他们回信,告诉他么,絮雪只是去旅行了,她很好,无须担心。

    因为生活,所以不能停止写字。通宵写文字,喝大杯的咖啡,吸整盒的520,将细胞最大限量使用,然后换取更多的生活费,给自己还有福气买足够多的干粮,一如既往的在黑暗的房间里过着最懒散的生活。

    中间去邮局拿了一个包裹,收到一个MSN,是从南方的一个城市寄过来的,EMS里有一些证件,还有一套钥匙,和一封信,是用电脑打印出来的地址和收件人,所以无法看出来是谁寄来的。打开信封,还是用电脑打印的,看到“兔兔”两个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提及这个词了,之属于刚给自己的称谓,她确定信是刚写来的,刚还活着的吗?也许只有这封信能告诉自己了。
 
兔兔:

      亲爱!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请不要流泪,请坚强的看完这封信。当这封信寄到你手上的时候,我已经在天堂的那一端守候着你。因为爱着你,深爱着,所以发誓要给你做幸福的生活,可是兔兔,我失约了,让你伤心了好久。

     那年把你一个人丢下,是因为公司除了状况,为了怕你担心,我开始努力工作,努力早日回到从前,可以一直陪伴着你。在越南我开始想念曾经的一幕幕,你给我写的那些只言片语,还有那些小诗,可是不管多么的想你,我都不敢正式的面对你,我怕自己无法给你幸福。可是兔兔,我还是忍不住,我怕你又回到从前的霉烂的生活,不好好照顾自己,没人逗你开心,没人陪你解决烦恼,我变成了君。请原谅我没有事先告诉你这一切,只是想默默的陪伴着你,看着你好好生活。

开始让君告诉你我的一切,让你知道我还在想你,还在试图给你建造那栋城堡。让君给你寄CD,让君给你写些小诗。看到你收到那些东西很幸福的样子我也就很开心,你对君说,你想我了,想我早点回到你的生活,因为无法实现你哭了很久,那时候哦我是多么想告诉你,其实我就是你的刚,可是我不能。絮雪的眼里刚是能给她最美丽幸福的,那时候的我并没有那样的能力。只是劝你去等待,劝你做个明媚的女子,开心的生活,安静的等刚回来。

一天医院打电话过来,说我的检验报告出来了,因为生活中我慢慢出现身体上的不适,去医院做了一个全面检查,我得了癌症,胃癌晚期。我突然觉得自己又要失约于你了,我会再也回不到你的身边快乐,可是我依然想用最大的努力给你一点幸福。君突然也就消失了。

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我卖掉了自己的房子,车子还有基金和股票,把它们全部换成现金,我去到了你给我说过的那个南方城市。你说你向往那里的山清水秀,你想有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可以自己养些什么,种些绿色实物,每天除了写东西就是围绕这个家取暖。寻访了许多的人,还有许多的地方,最后用积蓄买了一块地,请工人在这块地上建了一栋小型别墅,因为我知道你不喜欢空荡荡的房间,而是在一个温暖的小家里,周围我亲手种上了一棵桂树,这是我喜欢的,你说到了桂花飘香的时候你就会想到我。档子里面我用上最典雅的咖啡色窗帘,地板的颜色与之交相辉映,这是你喜欢的格调。整个家不大也不小,足够温暖和使用。房子完工后在这里我休息了半个月,因为我想在这里留下我的气息,这样当你住进来的时候就不那么孤单了,房间我还放了一张我的照片,是我还健康的时候拍的,我希望兔兔看到的刚是健康的笑容。

后来在弥留之际我又住进了医院,在人生最后的日子我开始在病床上想念你,我知道我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是我还是极力在最后的时间给你留下些什么。于是我开始写很多信,每天都会写上几封,只是希望兔兔以后每天都可以感觉到狗狗的存在。

再后来将房子的证件和要是还有那些CD,信一并请医护人员帮我寄出。

在我后来,在天堂守护着兔兔。

再后来的后来,已来不及对我的兔兔说,做的我的新娘吧,可是已经来不及。

(4)来世再做你的新娘

带上包裹,收拾好行李,抱着福气,踏上了去南方那个城市的旅途,她想去那个有那个男人一丝气息的地方看一看,或者生活。

火车上她打开了日期最久远的一封信。信不长,但是是刚拼了是、最后的时间写的。



亲爱的兔兔:

          不知道你是否已经到了那栋我给你建的城堡,喜欢吗?过的还好吗,有按时吃饭和休息吗,担心你在睡前喝很多的咖啡,怕你会失眠。你总说胃不舒服,一定是不按时吃饭的结果,以后请替我照顾好自己。还有天气转凉的时候记得穿件外套再写字,膝盖上记得搭件毛毯,你的腿总是天亮就酸疼。

         医生来了,又要开始吃药了,亲爱的兔兔,记得照顾好自己还有福气。

你的狗狗亲笔

X月X日

抱着福气,靠在窗边,缓缓睡着,一觉醒来,她可以到达那个城堡了。



很多年以后,那个城堡一直住着那么一个女子。

每天夕阳西下的时候,总有一个女子坐在院子里头或是喝着东西,或者抱着一条小狗在散步,而更多的时候是在 伏案写着什么。路过的人从来不见女子去别家串门,只知道她叫絮雪。隔段时间就会有邮差在院子外头喊“絮雪,你的汇款单到了。”而每次总是需要在喊了很多遍以后才看到那个叫絮雪的女子在那条小狗的引领下出来签收的。

一天,叫絮雪的女子又在写什么,后来起身进了屋子,似乎屋子里面在烧水或者别的,再后来刮起了一阵风,从院子里面飘出一张雪白的纸,纸上用娟秀的字体写着那么几个字:来世定做你美丽新娘。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文章荟萃(1)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