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毕业那年,我们不说再见 

毕业那年,我们不说再见

文/落十一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原创 手机阅读 

我在离家三站的 高中 读书,那是一个并不漂亮的学校。辗转的夕阳从教学楼左侧面的缝隙里折射进来,忖度在白色的瓷砖上,有些已经支离破碎已被时光洗的斑驳。我站在四楼的楼道里,眯缝

我在离家三站的高中读书,那是一个并不漂亮的学校。辗转的夕阳从教学楼左侧面的缝隙里折射进来,忖度在白色的瓷砖上,有些已经支离破碎已被时光洗的斑驳。我站在四楼的楼道里,眯缝的眼睛享受最后的一点余暖。

但却没有以那种广袤无垠的快乐。这一切都因为那个叫马东辰的插班生开始。星期五的第二堂语文课,班主任带着一个瘦高的男生,走进我们的教室,他叫马东辰。那个男生很漠然的看着这一切,眼睛傲然的扫视我们。一脸的无所谓,凌乱的头发,痞子味浓的令人讨厌,从他的出现,教室里一阵骚动。

但对我来说,离高考最后还有一百天 ,所有经历过高考的人都知道,这是一段与自由无关的岁月,我们背负太多的梦想与希望一步步的前进,不敢有半点的松懈。我们身上压抑着太多的负担,想要喘息,却找不到空气,悲哀得如同快要没水的鱼。

老师偏偏把东辰安排给我当同桌,还充满感情的对我说:“上官羽忆,你成绩好,以后要多帮帮东辰。”“恩。”我很不情愿的答应。我以为我的恶梦就此开始,谁知道他性格怪异?上语文做数学题,上英语课看语文,还在耳朵上赛两耳塞。我就真想不通这种问题学生怎么就来了我们学校,而且偏偏在坐我身边。很简单的说明他就是问题学生的代表,是痞子就是痞子。不认真学习,不会做作业,每天放学后就一大群的学妹跟着尖叫。然后骑着他所谓的摩车飞奔离开学校。我没有想过要和他说话,他不打扰我就谢天谢地了。

想想,一百天后的我们,都会各奔东西,我们都寂寞的旅客情愿固执的在寻找答案。遇见,只是一场盛大离别的前奏,我们只是看过彼此然后默默的擦肩而过,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平行轨道上阡陌交错。我的生活还是没有变,整天沉积在题海里,无法自拔。而我的同桌东辰,依旧我行我素的生活。

日子如同叶子一样落下,我们任凭青春的烦躁,我们难过的继续,我逃不过的是你给的穿梭。我在我的课本上写着许嵩的《浅唱》的歌词, 待有一天早晨,我竟在那歌词下看见一行字迹:你喜欢许嵩,我还是。东辰亲笔。我竟望着他,悄悄地递给他了一个纸条,我说:为了许嵩,我们都要努力,他却拿起纸条揉粹了一团,我瞪着他,他坏笑的斜来。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以后的日子里依旧如常,那个某天发生的事情在习题中被掩盖,我还是哼着许嵩的歌,在草稿上飞快的演算数学。二模考试后,我的成绩好的令人羡慕,而马东辰的成绩可想而知的差,被请进了老师的办公室,心情很潮湿。班主任对我说:“西婷,你帮他帮落下的功课补上好吗?”看着他冷漠的脸色,我说:“恩,好的。”老师离开后,东辰说:“好学生,你不用给我补,白费功夫。”我无奈的反抗:“不,你不要这么轻易的放弃,好不好?相信你自己,从今天晚修开始。”马东辰斜了我一眼就离开了。

晚上的数学,我猜想马东辰可能不会来了。正当我打退膛鼓的时候,马东辰来了,他皱眉的说:“好学生,我们现在开始吧。”当东辰的看着那些多边图形时,却没有任何的解题思路。所以就当着我的面骂这该死的阿拉伯数字,他突然问我,你说:“我为什么要参加高考?这不是我想要的日子。我真的讨厌学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答马东辰了,然后偶尔抬头对视一下彼此的眼睛,他的眸子里透着与往不同的迷茫和沉郁。

晚自习的铃声响了后,我们聊了很多,他把我送下了楼,四月的月光透过楼道的缝隙粉饰地方,陪着我们下了楼。走出校门后道了别了别,他骑着摩托车飞速离开后,看着他消失在夜色里,似乎让我们的压抑心情减轻了很多。从那以后,我感觉我的心除了那些习题外,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渐渐的挤满了我的心房。

我开始变得不那么乖了,也开始变得不正常,不会再像以前那么认真学习了,我开始关注他的每个细节,整天耳朵里赛满了黑色的耳机,他听着歌在埋在桌上睡觉,或者会在课本上写下许嵩那些歌的歌词,他的手白皙、修长,干干净净的指甲。他安静听歌的样子,和班里其他认真的男孩。我也怀疑问他座在教室里不是来学习的。

我再不能把整个心放在学习上,因为马东辰的存在,他的名字我兴奋的呼之与出,竟悄悄地占领了我的心。即使我知道三模的来临,还有最终的高考,让我们都很无奈,我们需要面对很多,包括自己。正当我走神的厉害,马东辰说:今晚不用给我补课了,我要去参加演出。“哦。”我轻轻地应了一声。他又靠近我的耳朵说:“你来吗?有许多帅哥哦。”说完,他奸笑正要离开,我却一书给他捶去,他只是作了个拜拜的动作。你当我是花痴吗?郁闷。在我愤愤不平后,心里蛮是激动和期待他的演出。

三月是个迷人的季节,夜色落下它的斑驳,第一次看见马东辰站在舞台上像一个小王子,帅气、酷劲、霸道。当贝斯在他手里张扬时,台下的观众跟着欢呼,他露出自负、可爱的笑容来。我这时候才深深怀疑,我那个痞子同桌是他吗?真的是判若两人,也许人都是多面的吧。

也许那个不爱学习的马东辰爱音乐,也许......正当我想得深刻的时候,马东辰说:“花痴,你还是来了。”他身边留着怪花的男生也兴致勃勃的盯着我。我有些窘迫,脸红的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只是来看看不行吗?”马东辰意长的向他的朋友介绍,这个就是那个暗恋我的好学生。他的朋友乐呵呵的笑我来。我的脸被灼伤般红得下人,就无地自容地说:“马东辰,你好过份。”我就飞奔了出来,边骂着自己不该去看他演出,又骂着马东辰我恨你。

潮流的街道,闪烁的霓虹,昏黄的阴韵中拉长了我的影子,不知是那里飘来了许嵩的:“我是一种悲剧,无药可救的悲剧。”我想着高考来了,我却在这里无尽的挥霍我的时间,我的确是一种悲剧。

突然一阵呼啸的摩车声,越过我、径直在我面前停了下来。一张怀笑的恶心的脸,大大的眼睛也透露出温和、怀笑。马东辰说:“上官羽忆,生我气呢?是的,我还正找不到出气筒,我一飞毛腿给他踢去,踢完后,我还洋洋得意地说:”我不是花痴,记住没?”“你就是花痴,还不承认,你是不是喜欢我啊?呵呵。”“啊?”我傻傻地瞪着他。他拉我上车,他说:“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把你送回去,也就当我赔罪吧。花痴。”我一手用力去揪他,一眼看见他嘴角坏坏的笑。

我们的影子很快闪过霓虹的温和中,很快地消失了。我说:“你今天为什么不唱许嵩的歌?”然他在前面转过头很得意的说:“花痴,你该减肥了?”我说:“这会是你自愿载我的,活该!要不你给我唱首许嵩的歌,好吗?”他在前面开始深情的唱:“天凉你就别穿短裙,别在那么淘气。”我亲切的感受不是来自学习成绩好的快乐,我悄悄地将我的右手拦住东辰的腰,脸颊靠在他的背上,幸福的深刻,我也许可以想象东辰在前面的奸笑。夜风一丝丝的透过我们,我突然有些愁绪了,我想着,毕业后的我们将各自远航天涯。我可能舍不得这痞子的。

马东辰把我送到家门口后,他说:“花痴,我喜欢你。”我立刻转头进了家门。爸妈很久都没有回家来了,家里很空,我打开许嵩的音乐,被无限的放大。迷迷糊糊中睡了觉。第二天的早晨依旧,就像我没有去看东辰演出的那事?

高考前的日子是重叠,除了吃饭、睡觉,其余全是学习。很快的,时间弯弯曲曲的踏进了五月,三模终于还是来了,意味着我们还有一个月就分别了,还有一个月就和马东辰说再见。时间是脍子手,高考也是脍子手,天空下的我们是不快乐的。

五月,红火的五月,教室里闷热,电风扇还是“格格”的转。但是马东辰还是很暇意的听歌,在课本上涂鸦。我悄悄的递了纸条去:“马东辰,你能不能认真点?”但是他揉碎了纸条,白了我一眼。我也渐渐明白,他不喜欢读书,喜欢音乐,他现这样很快乐也许就最好了。

高考的故事终于快要接近尾声,班上的同学录到处飞,我的同学录是粉色封面是马东辰送我的,而他的是蓝色封面。我知道其中的意思。但是我一直在心里默不作声。照毕业照的那天,我难过了好一阵,眼前挤着很多熟悉的人,热辣辣的太阳下,大家规规矩矩的排在一起。

很多人笑,很多人哭,很多人沉默,只是马东辰说:“周西婷,我们合照一张相。”“恩,”我知道照相的时候,我的表情很畸形,那里掺杂太多的感情和泪水。毕业照后,全部回到了教室,一边看着密密麻麻的题海,一边是高高厚厚、多彩多姿的同学录。再长的日历也有翻到尾声的时候,我们最终还是站在了高考的那条跑道上,站在这里回想所走的路,终于也有个了断了。 我们将用这一千多个日夜所学的东西,在高考战场上拼杀,来铸造我们的梦。

我收到了马东辰的短信,他说:“为了许嵩,你要加油哈。”我嬉笑着把这条短信转回给他。高考后,马东辰终于把我的同学录给我了,上面结尾的一句话是:“毕业后面,我们不要说再见。”我真真切切的感受那些话的份量。在接近黄昏的时候,学校人烟稀少。我知道一次盛大告别的来临。我和马东辰摇曳着身影在校园里,我说:“我们就毕业了。”东辰说:“是啊,但是我们不要说再见。”“好的,不说再见。”

我们手牵手的出了校们,暮色四合,街道很干净,也有许多高三的学生在狂欢着。我请东辰我家做客,一起来为高考结束而欢呼。马东辰说:“你不要怕我把你给吃了。”“嘿嘿,你敢,我的地盘听我的。”我亲手下厨,烧了菜。马东辰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啤酒来?我们开始不停地喝酒吃菜,胃里酒精开是灼热我的胃,但还是相互干脆的喝着。

东辰接了个电话后。他说他明天下午要去北京,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我说:“不去,因为我在等待高考的成绩,以后填志愿填北京的吧。”我们开始努力的猛灌自己,酒味里有温暖的感觉,我的脸红红色。我不知道我的酒量又多好,只模糊的影响两支玻璃瓶子不停的发出碰撞,然后一直有说有笑的,但说了什么?我却始终未记起。那夜,我们喝了很久、喝了很多。最后,靠在彼头,沉沉的睡去。

六月的天际,总是亮的很快。东边已出现鱼肚皮,我才觉得我的头还是昏昏的。马东辰的吻飘了过来,映在我的唇上,我一把把他推开了。没有继续下去。我说:天亮了,我们要分开了。恩,天亮了。他不轻不重的重复了一次。

六月的下午,天气很闷热、也很潮湿。热辣辣的太阳把整个大地烘烤着,我觉得背后有浓绸的汗液。

等了好久,马东辰背着他的贝斯,还拉着他的旅行箱。我刚想去跟他道别,却看见他后面还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在和他拥抱,他也很自然和她拥抱。我的心酸酸的。我刚转头,听见东辰吼道:“上官羽忆,上官羽忆。”他明亮的眼神,他温柔的问:“你是来送我的吗?”“没有,我努力的笑,我要回家了。”“哦,没关系,临走能够看见你,也算是有缘分了。你好好保重,我会想念你的,许嵩。”

他拥抱了我一下,听见他后面的女生说:“东辰该走了。”我看见那个女生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我,我在心里把所有的话都淹没了下去。 我成了失声的哑巴,一把推开了马东辰,很诺诺的说:保重。我转过身来,眼泪无奈的流了下来。

马东辰走后,日子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只是沉郁中加进了思念。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着夜色里穿梭的人群,手里捏着一杯啤酒。马东辰打来电话说:有没有想我?我好想你了,怎么办?我在这里冷冷的笑说:“马东辰,你已经有了女朋友。何必再来找?”“什么女朋友?我没有。”我们在电话争执着,谁也不饶恕谁?

马东辰说:“不管怎么说?我只是要你记得,毕业后,我们不说再见,上官羽忆。他就挂了电话。”­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文章荟萃(1)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