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五月晴天,青春校园风 

五月晴天,青春校园风

文/梦飘然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原创 手机阅读 

生命中有太多不能承受之重,感情的世界太多荒芜,亦假亦真,泛滥的感情乱了谁的浮生——————引言 文/梦飘然 QQ 1192794522 【一】黍离 “黍离,黍离,你真的就叫黍离吗?” “嗯,我叫黍

生命中有太多不能承受之重,感情的世界太多荒芜,亦假亦真,泛滥的感情乱了谁的浮生——————引言

文/梦飘然 QQ 1192794522

【一】黍离

“黍离,黍离,你真的就叫黍离吗?”

“嗯,我叫黍离,就是我们学过的那篇课文名《黍离》。嘿嘿,我比你大噢,可以叫我黍离姐姐的。”

他们相遇在网络,遇见----半夏蓝朵,是他们最初的结识地,他们的初衷就是做一对很好的姐弟关系,一生到老。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引自《诗经》“王风”。

【二】情不知何所起,一往情深

他叫萧然,在青城某所大学读大三。黍离是他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女子,她在杭州某大学考研,这个比他大三岁的女子却拥有着比他还年轻的心怀。情不知从何而起,他却一往情深,深深地迷恋上这个女子。

“萧然,好好学习,你也考研到杭州,那么我们不是就可以在一起了吗。来杭州,我罩着你,我开心的地方,就是你喜欢的地方。”

“嘿嘿,可是,我不相信自己,但愿吧,但愿我能去杭州,千里相会只为那一往情深。”他是一个痴情的男生,同时是一个多情的男生,感情泛滥,不知道哪一个是真,也不知道哪一个是假,每天就在网上和一些未曾谋面的女孩聊得天南地北。(注,之上的对话都是在网上)

他不是不相信自己,也不是只求但愿,他是很情愿去,可是现实摆在他面前,他只能相信现实。曾经那么高傲的他也终逃不过现实的命运,他终于还是放低了自己,走下水道,和现实接轨。

“儿子,记住老娘的话,钱第一,色第二。先挑有钱的,再谈有貌的。当然了有钱有貌的你遇见是福气。这社会你还是听妈妈的话,现实一点好。”妈妈在他去青城前给他说的话,他当时很害羞,也很想笑,他只当妈妈给他开玩笑。他那时完全不赞同母亲的观点,年轻心高,他怎么就可以现实呢。他是梦想云云,漂浮不定的,他不会就轻易就放低自己。

当初的不相信后来慢慢地演变成无比的相信,当初的可笑现在凸显的多么苍凉,青城一来,就是三年,三年只回过两次家。他很想家,他同时也想起了母亲的那句话。

他从小家境不好,一直都是没得吃没得穿,省吃俭用,同时也养成了良好的习惯。一个人的经历,是每个人最宝贵的财富。只是经历不好罢了,有点暗淡。

从网上得知,黍离是一个富二代,她家很有钱,至少在他想象中的是很有钱。她一个月的花销是他一年的,是事实。哦,大学,他学会了什么?

他学会了花钱再也不考虑钱是否够花,他学会了说谎话赞美人可以行通天下。他学会了用风流的青春浪费自己的光阴,他学会了很多,他最终的梦想,和最初的梦想完全不同。他何时也向钱看齐他自己都不知道,当初厌倦的事情沦落在自己头上,是什么滋味。

【三】遇见她,如映梦里花

今年的五月一日,他没有做兼职挣钱,而是去了杭州。这是他第一次去江南,现实中的江南长得还对得起他,和他梦幻中的江南还很像。地点相约在西湖子畔,梦中的西湖,他终于见到了她。轻风吹拂,柳絮纷飞,透过柳条的缝隙随风在空中乱舞。絮团飞进了他的眼里,飞入了他的鼻孔里。柔和的阳光穿过稀疏柳条洒在她的脸上,一脸明媚,是江南美女。这就是黍离,和他想象中的差不多。望着她,他打了个喷嚏,揉了揉眼睛。

“喂,刚来杭州,你就感冒,你也近视啊,看不清我长的模样啊。”第一次听她说话,声音很甜,但是有点粗,有点男生的气势。

“嘿嘿,是它。”他指着空中飘舞的柳絮。他们互相笑了一笑,第一次见面给人的印象总是深刻的,这样的画面,随风飘散。西湖子畔,湖水荡漾,他的心跟着在荡漾,只是不知道她的心在不在荡漾。他从她的脸上看出,她内心是很平静的,明显是她见识的比较多,对待事物,波澜不惊,不像他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哎,可悲的人儿,可怜的人儿,还是有可爱之处吧,毕竟命运不同,生在不一个起跑线上。

他跟在她身后,绕着西湖走了一圈又一圈,不敢开口对她说话,只是在她开口说话时他才接一句。在网上他可是很能说的,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一个看起来不是很傻却又笨的哑巴,悲剧中又尴尬。

湖面渐渐平静下来,黍离的脚步停了下来,萧然的脚步跟着也停了下来,她转身,他望着她,他的心怎么也不能平静。一双大大的眼睛,充满了精神。嫩白的脸颊粉中透红,长长的秀发染上的是黄色调。一身紫色的连衣裙,银白色的高跟鞋,长腿,细腰,曲线优美,噢,这是他认识的江南美女黍离,这也是他认真的打量她。

中午时分,萧然和黍离打的来到了黍离所在的学校。校园里,都是年轻的气息,好多美女,好多粉妆,他不敢抬头看前方,低着头跟在黍离的身后。她主动去牵他手,他激动了一下,接过她手,跟着她逛逛这个有她的校园。

杭州A大的餐厅还挺好,伙食不错,至少比他所在的学校餐厅好很多。他吃的很多,可能是逛累了,饿了。她笑着一直看他在吃,自己却没有动筷子。她把她那份也给了他,说:“看你这么喜欢我校的饭,以后要常来哦。”她的话语里充满了挑逗,可是他只能喜欢她校的饭,他不敢喜欢她,因为,从他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觉得原来他们不合适。不是在一个起跑线上的人,生活在不一个节奏的人,怎么可以相容。原来,网上认识的只能是网上的感情,搁到现实一切都不是。

网上,他们可以谈天谈地,可以你情我浓,可以无话不谈。可是现实就是现实,网上你再怎么能说,在现实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突然他感觉他的激情,冲动,幻想,一下子就灰飞烟灭。悲哀充满全身,无路可退,他喜欢她,而他不能喜欢她,这是多么一件悲哀的事情。或许悲哀是自找的,没有资本,就不要说喜欢,说了喜欢,也只是在漫无目的耍风流。

她上学校是开车去的,他上学校是挤人数最多的火车去的。她一周回家一次,他一年不一定回一次家不。她爸妈是有钱有势的资本家,他爸妈是最朴实的劳动人民。比不起,也伤不起,这就是现实。

现实不是他所追求的现实,他好不容易放低自己,向钱看齐。他发现他错了,他纵是再有心追求一个漂亮又有钱的女子,而那女孩不一定就会摆他。没有什么值得她去欣赏他,就凭他一脸文气吗?可笑,一脸文气值多少钱,更多的是在社会上受欺负吧。情不知道从何时而起,却固执地一往情深去追寻她,追到的是一纸空无。带着悲哀自己悄然离去,受伤的只能是一个人,若是两个人,那叫爱情

【四】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了想要遇见的人

下午,黍离带着萧然来到杭州最繁华的商业街玩乐。人群骚动,好多人,五一旅游旺季,杭州这个人间天堂,这繁华的地方人不会少的。他不再顾及她会怎样,他抬头看着前方行往的江南美女。哦,前方那个美女他似曾相识。走近,将要擦肩而过时,萧然轻诉:“洛忆?”那女孩回头:“嗯,啊,你怎么知道我是洛忆?”女孩一脸惊讶,感到很奇怪。“我是萧然啊,遇见。半夏蓝朵,青城不伤的小然啊,这位是我姐姐黍离,也是你姐姐,哈哈。”

洛忆的惊讶从笑声中缓解,这个北方女孩自己一个人来杭州旅游,缘分吧,他们碰到了一起。洛忆和她在半夏的宣传照长得很像,一个魅力十足的女子,她和萧然一样读大三,在西安B大。自从见到洛忆,萧然的话语就滔滔不绝,他发现他和洛忆很有共同语言,一直在说话,把他们的姐姐黍离凉在一边不管了。

他们三个人在黍离安排下在杭州玩了三天,然后各奔各自的学校,回归正常的校园生活。多想有一个没有到期的假期,可是,那只是幻想,现实不允许。

三人行,两个人快乐,剩下一个人陪笑陪行。杭州,他来错了吗?还是来对了?至少他验证了现实就是现实,容不错虚幻的因子,至少他还偶然遇见他曾经喜欢的女子洛忆。

【五】恍然梦醒,回归原来的初衷

“姐姐,黍离姐姐,我发现我们还是做姐弟比较好,这也是我们原来的初衷,也是我们最后的结局,我们还是很亲很爱的姐弟。”

“嗯,呵呵,这样也好,也是我所想的。傻弟弟,回学校好好学习,一切会有的,你还年轻。”

“姐姐,闭上眼睛,我要送你个礼物,我来杭州什么也没带,只带了这一件礼物。”他轻轻地亲了黍离一口,那是他的初吻。

萧然和黍离最后的话语离别,这也许是这一生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离别后,何日再重逢。而他已经踏上了杭州到青岛的火车,只是回城多了一个人,不是黍离,而是洛忆。洛忆请了三天假,说要和他去青城看看,看看这个环境优美,有山有海的旅游城市。萧然也请了三天假,带洛忆在青城玩了三天。

在一块的时候,萧然没有向洛忆透漏过多的话语,而是谎话连篇地向洛忆吹嘘,哄洛忆开心,把自己伪装的很神秘,留下更多的秘密感让她去猜测。好像谎话很流行,行得通。女孩,就需要哄着,女孩,就要欺骗她点什么,女孩,就要给她以感动,即使你骗了她。他依然记得黍离给他说过的一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同样适合女人。”

至少彼此很开心。也许该把实话留在最后,那样也不失什么风范。只是在洛忆回到西安时,萧然回她QQ:“洛忆,我暗恋过你,与你无关。”时间也不会就此停留,还在继续。

【六】青春不伤,谁是他的守护神

青城的上空,依旧是一个寂寞的灵魂在飘荡。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仿如昨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到黍离这个女子上线,QQ好友里一直空着一个位置,很亲很近的位置。那个头像,脸前一个大向日葵的女孩头像,曾经一直红火,而现在成了灰色头像,再也没有亮过。洛忆,这个神秘而又多情的女子每天在半夏美文群和萧然私聊着。不是关于情的,而是批评与命令。他听她的话,她是他的大总管,他喜欢跟她吵闹,也喜欢惹事,因为太无聊,整出点事,大家一起欢闹下。他喜欢她,而她不知道。哎,还是现实一点好,洛三姐,永远就是他的洛三姐,别想前进一步,也不要后退一步,这样刚好。

五月的天空,校园里弥散着青春的气息。那些花儿,开放在每一个城市的角落。陌生的花儿开在不属于自己的城市,终成了陌上殇。属于他的花儿开在哪里呀?也许验证了他对唐楹说过的一句话:“我向来情深,对待感情,我很专情,只是没有人给我机会让我去对一个人专情,我不知不觉中步入了滥情的道路,一去不返。”青城不伤,谁是他的守护神,迷茫的眼神充满好多无奈,好多希望,看前方,继续奋斗吧!

本文由青城不伤的萧然真实原创,欢迎各位好友点评。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