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书生行程】顾城安,唯倾姜茶香 

【书生行程】顾城安,唯倾姜茶香

文/公子世无双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原创 手机阅读 

顾城安,唯倾姜茶香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顾城 Chapter1 初遇丽江这座城,是源于它在人口相传中的艳遇一词,好像是源于一本 小说 。离开和坚守的两面冲突,我们彼此离开十天,然后考虑是

  顾城安,唯倾姜茶香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顾城

  

   Chapter1


  初遇丽江这座城,是源于它在人口相传中的艳遇一词,好像是源于一本小说。离开和坚守的两面冲突,我们彼此离开十天,然后考虑是否你嫁我娶一拍即合或者是各走一边后会无期。


  这年的五月,我辞掉了工作,带着寥寥无几的几本书,踏在了这座演绎了太多艳遇传奇但本身与我无关的地方,顾城安,愿这座城愿意为你疗伤。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旅行,在我的行程表上整整多呆了三年,我想找到一个安静的客栈,看看这让我崇拜已久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模样。


  一个小小的旅行箱,一个帐篷,一套迷彩服,什么也没有。


  传说丽江还保持着走婚的习俗,书上看是及其具有民族特色的,那些男女日暮而聚、晨晓而归。他们的爱情不受法律约束,不受金钱的羁绊,随和与自由是唯一的本分,不想在一起,只需说一句:我以后,不再来了。


  我喜欢这句话也讨厌这句话,而最终还是为了这句话来了这座让我着迷的城。


  丽江,生命里的第七城市。


  第七城市的含义。人的生命里只剩下自己的孤独的城,你能在里尝尽各种成王败寇景途萧疏。


  走的这条街道行人很少,微飘着雨,太阳还在,却也有了几分凉意,这座古城有着太多的不舍,有着太多的寂寞,八九百年之间不知有多少行人走过,曾经的三十三天,万楼林立,如今的玉龙雪山,不见故人。


  这是我第一次来,然而脑海中回放的印象,我是这个城市的归人,这条街,不知往返了多少回,八九百年。我喜欢着明清的风月,却总想着要回到唐宋的从前,迈过元朝的云烟。


  顾城安,不知道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名字。


  这是在丽江的第一个晚上,我歇在一家叫做‘那不勒斯’的美式客栈里,店家就在那条走廊的尽头,装修风格和中国的绝大部分宾馆和旅店都不一样。老板很热情,有一口流利的中国话,甚至比我这个文弱少年说的都要好,我说,您这有长期出租的房子么?就那种能看见玉龙雪山轮廓的屋子。老板说,古城的客人们大多是为了看各种名胜在日光倾城照射下反射的各种样子,房间早早就没有了,只有一些供人小住的屋子,不过我保证,您绝对会物有所值的。


  夜晚是没有睡床的,在不大的房间空地上支开了自己的帐篷,防潮垫,排风器,翡绿色的帘子。这是萧晨买给我的,说我喜欢游记,喜欢睡在各种空旷的原野上,那就让这顶帐篷陪着你。如今我身在丽江,那个总喜欢一身迷彩的女生,你知道么?你说要陪我一起来的城市,她说要陪我看尽这古城的荣耀。


  我家世代行医,我喜欢上被祖父说成虚有其表的微文字,他老人家认为只有医生才能救死扶伤,而我是顾家第一个离经叛道的人,我说,文字也能救死扶伤。后来,我走出了家门,再后来,我不断的寻找良药,医治我心中的暗疾,可是后来,再也没有遇见那个人。


  萧晨说,顾城安,你是我的榜样,你看你写的一手好文书,又走过那么多地方,还有心之所向的女生,你看,你多么好,我却不知道。


  顾城安说,总是要有一个你觉得能带给你安静的地方,让你静静的抚平你所有的创伤。


  所以他来了丽江。


  Chapter2


  我叫姜茶,是纳西人,十年前因为父母工作调度的缘故从故乡离开,在香格里拉呆了八年,最后两年回到了这少年时养育我的丽江。我是一个自由撰稿人,卖文为生是我唯一的工作,近期准备写一个丽江艳遇的题材,但又要符合那种大众口味的阅读风格。女子的缘故,清幽脱俗一些总是好的。我也兼职当丽江的导游,不用花钱还能看风景,这样也有利于我的美感锻炼。


  丽江这座城,是我心目中的象牙塔,这里有太多的美丽传说让我书写,渲染入隽秀的山河图中央,成就为经久不衰的风景,留待后人瞻仰。


  我热爱这座城。我的第一个少年时代和生命里的第一个少年,都由此经过,爱情和小时候的回忆,也都是我生命里主要刻画的章程,少年时,少年,经久不衰,后会无期。


  导游协会近期有人通知我,有一个人雇佣我当他的专职导游,半个月的时间开出的薪水还算可观,游的地方大多的人都只闻其名不知其意,也多半是经过,我明天去接他。


  客户单上的姓名,顾城安。名字仅有的别致感觉,清秀的脸庞从心底油然而生,希望不会有太多的麻烦。


  见面的时候吃了一惊,这个人的穿衣打扮像极了他,两年前致使我来丽江的男子,一样的迷彩服,一样的帐篷背包,一样的太阳镜,一样的消瘦。


  蓝月谷。半月之行的第一站。我推荐了很多比蓝月谷更合适的旅游胜地,他还是坚持本性。夏天的时候,暮夏时节的白水河,幽谷深深,清泉石上流;群山罄罄,怪石松间绕。一副谧静景象。


  蓝月谷的得名,在唐朝有争议,不只是济南的月牙泉配上鸣沙山才是避暑的圣地,才能让大唐天子流连忘返,纳西的蓝月谷有时也会盖起一座座天子的行营,供仲夏时节皇帝游赏,因为有着极美的爱情传说。因为顾城安说出了这个理由,我再也无法说出任何游说的话。古老的丽江纳西人还保持着原风原味的习俗,女孩们找到自己心爱的人就会让他们在冬季的时候涉冰而过,在中心的冰面久久站立,一是为了表明爱情的忠贞不移,二是考验心上人的胆量,因为冰面久久伫立会有站立不稳的迹象,三就是如果女子有极深的才气,女子会要求和心爱的人对歌或者填词,以示精神上的门当户对。我当年也这么做过。


  同样是夏的时节,皓齿朱颜,我遇见第一个说愿意捧我为掌上和氏璧的男子,我第一次来蓝月谷,清泉深深,旁边有成串的牛羚在饮水,还不像这些年开发的宛若人间圣地,只有几户农家,几户南山,几户天山鸟飞绝。我让他涉水而过,去取我掷在水中央的香囊,他毫不犹豫的跳水,游鱼一样窜在青石的脸上,抓到了我扔在水里的香囊,纳西人通常都会水,我只是考验一下他读的句子里,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决绝。


  走到蓝月谷的临时栈桥边,顾城安说,萧晨,我最终还是来到了我们相约一起来的地方,听到了这世界上最浪漫的流水声,你知道么?


  Chapter3


  萧晨曾经说过,我们结婚后的蜜月第一站一定要去丽江,看看玉龙雪山上亘古不变的雪和蓝月谷下最浪漫的水,走过万古楼,走过驿外断桥,然后找一个地方安生的度过一生,不离不弃。这样的话我一度很相信,就算后来我们分开,平平淡淡的不再联系,我也会独自来这些地方,甚至长此以往的一个人走下去,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喜欢一个人且行且住的感觉。


  顾城安。


  姜茶。


  见姜茶的第一面起,这个女人就给了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后来摇摇头,不可能,我认识的人里没有人姓这个姓,叫这个名,当然,姜子牙不算。大概是由于萧晨的离开自己感觉有些寂寞吧,不然也不会随便遇上一个人就会觉得熟悉,摇摇头把这种荒诞的感觉甩出脑袋,笑着介绍自己。我叫顾城安,未来半个月,还请多多关照,答应的佣金不会少一分。


  姜茶也笑笑,您有自己的规划么?要不我们去万古楼或者古镇去转转,大多数人都会去的地方,如果去的话,我们可以组团一起去。


  我摇摇头不愿意,我喜欢自己一个人,找导游的原因是因为我不知道某些地方的禁忌和习俗,想学习一下,至于和很多人一起去看什么东西,我不是来旅游的,有的是时间。


  站在我对面的这个女人苦笑,大夏天,透气的鸭舌帽,简单的运动套装,拿着一个适中的背包,打着一把伞。我一身迷彩服,全副武装的户外装扮,帐篷之类的都在背上,她笑我还真一副爬山的样子,我笑笑,你送我到该去的地方,自己就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在山上呆着,不是说玉龙雪山凌晨爬山的话能看见朝阳么?你们纳西人说的旭日东升就是这么由来的?


  蓝月谷,萧晨说的蜜月第一站,我陪着另一个与我毫不相干的女人,当然也是她陪着我。我是北方人,典型的旱鸭子,不会游水,只能自己给自己打气的撑着一根儿臂粗细的竹篙漫步进了水里,感受一下被无数人赞美的蓝月谷的雪水,天然的冰镇饮料。


  我记得,最初的传说中蓝月谷的水底下每逢清早会有一种由流水声组成的音乐从水的源头处传来,打击在谷底的岩石上,会出现高山流水的意境美,长而久往,岩石上会生出无与伦比的光滑度,后来有贤者在水底的岩石上刻了字,然后就有游鱼每日供奉,流连忘返,就像朝圣一样,每逢清晨都会到此。我想宿在水边,自然想领略一番。


  我还是忘不了萧晨,萧晨的柔美,萧晨的娇颜,萧晨的一颦一笑我都深刻迷恋着,她说过的地方我都要去,都会去感受那些地方最本质的东西,古镇的蓝天,万楼的宏伟,水的静谧,山的孤寂,我知道,萧晨也希望着来到这些地方,只是不知她会不会和我有着一样的心境?


  我能安之若素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呆着,并不能说别人有和我一样的心境。我并没有受多大的伤,接近三十的年龄我不得不考虑家的问题,年轻时候我对某个人说过,今生今世,如果你嫁人了,新郎不是我,如果我们仍旧有爱情,我会为你十年不娶,今年好像是第八年。时至今日,我再也不敢保证,保证那时的天真我还能坚守。


  已经是太阳西斜的时候,我在河边洗带来的速食食物的时候,遭到了姜茶的制止,这一刻她好像变了个人一样,而我自认为没有冒犯她,我有自知之明,哪个女人都不会喜欢上我这样的人。


  她说,我是纳西人,我们家乡的习俗是不允许有人在水边洗一些荤腥的东西,这样会污染了水的圣洁,水是我们纳西人民的命脉。


  命脉?萧晨就是我的命脉。


  只是,如今萧晨今何在?


  Chapter4


  我制止了那个叫做顾城安的男子在水边洗速食食物的举动,他突然变得很沉默,丢掉了手里的东西,一步一步的返回了自己支起来的帐篷里,出来的时候拿了一瓶酒,红星二锅头。


  北方人向来十个九能喝,我只是纳闷,这一瓶还不得把人喝的人事不知?


  他喝着酒看着前方的水,默默不说话,嘴里反复的叫着一个人的名字,萧晨。萧晨?我曾经看过一篇文字,女主角温婉柔美,性格坚强,独自有着完美的人格,不为任何事情改变自己的偏执,一如既往的好多年,我记得,当吃那个作者就叫?顾城安。


  我说我初见他的时候就和他有种亲近的感觉,原来曾时在一个地方共事过,这世界真大。


  顾城安?


  嗯?


  你是不是在倾雨呆过?


  嗯?


  我是姜茶。


  哦。


  能说说萧晨的事么?


  她是个要强的女人,我对不起她,我说过要娶其为妻,陪着她走过这丽江的大城小记,共同谱写一生的神话,只是如今,唉,不说了,我送你回去,明天不用上来了,我自己一个人想安静几天。


  我是你的导游,你付了钱的。


  那是我用来蜜月旅行的,她不在,哪儿都一样的。嗯,我支付你五天的薪水,我想自己一个人走走。


  好。


  我就这样遗失了找到新颖题材写作的源头。


  Chapter5


  送走姜茶,夜色已深,第二天应该是大好的晴天,能看到朝阳,我觉得我需要连夜上山,我不想遗失掉任何能给我带来创作灵感的日子,明天是我离开萧晨的第十个地球日,在心理学上讲,我可能会进入一个悲伤逆流成河的阶段,像我这样看上去理性实则感性的人肯定会有极深的感触,这样的话就必须寻找一个可以宣泄的媒介。身在这座城,还有比爬上玉龙雪山看朝阳尽出更惬意的事么?


  我只能这么做。


  凌晨四点,雪山的极东头就泛起了极亮的鱼肚皮白,印在连绵不绝的雪山上,从山下看是一片金色,有金鳞的美誉,我早早就收起了帐篷,静静的眯着眼躺在玉龙的脊梁上,看着日光倾城一样照射到它的眉间,目光虽然被直射的睁不开,但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萧晨,我终于看见你所说的最美的太阳了,你还好么?


  我希望你很好。


  萧晨说,你想过日食么?日食的时候世界会陷入一种无尽的黑暗,可能是世界末日,你想对我说什么?她倚在他的怀,温柔的问他,卸下了平日里所有的坚强。


  我记得当时脱口而出的几个字就是我想抱着你,走到日星渐落,彼岸星辰。


  萧晨说这是她听过的最美丽的情话,有一个人愿意陪你到死,还有什么问题能包容不了的?


  然而两个人都太坚决,坚决的遇到问题只能让城市绕过他们行走,而不肯低一低头,所以他们就这样擦肩而过,他来了丽江,她去了远方。


  两个人真的像两条平行线一样,有着同样的路途,却再也不相遇见。


  他有着极重的精神分裂和低血糖的毛病,睡觉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那样心情就会很烦躁,甚至有时候半夜分不清到底是谁和在说话,有时候自己对自己说,顾城安,你这个样子,怎么能讨人喜欢?怎么能让别人为你留下?为你等待?


  我恨你,我恨你。


  他说的话通常都会一一应验在他的身上,所以后来的他不敢说话,学生时代沉默两年,毕业之后也寡言少语,像极了他说过的生活在抑郁中的人,那时候陪在他身边的,只有萧晨,所以他才能和她分别之后,说高攀不上,放心不下。


  萧晨,你可安好?我在丽江,你看,玉龙山多美?蓝月谷多静?这都是你脚下的城。我愿意在这里守护她,守护这生命里的第七城市。


  Chapter6


  旅游的热季,我推掉了所有的导游工作,赚的钱足够自己去喜欢的任何地方,因为遇见顾城安的缘故,我也想为我的少年选择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背包,栖息在任意我想留下的地方。丽江的宿寒比较重,大夏天我还穿着秋天的冲锋衣,在与顾城安分别之后的第三天,我来到了丽江真正的古城,玲琅满目的热闹小吃街,僻静但记忆尤深的青白巷子,渲染的白墙红瓦,林林总总的客栈,别具一格的庭院。


  这两年我一直在这里,丽江的外景都转了好几次,走的多乏味,见的多麻木,再也没有了少女时的悸动,那个少年离开以后,我就真的与这个世界隔绝了,总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与人交流但很少交心,云南大学的向阳女生,就此不见,我梦里还能看到当年那个名叫姜茶的女子的容颜,她站在一张渲染的白纸上,拥抱她的少年。


  后来转瞬之间,白纸变成了蓝月谷。雪水之上起了风,吹皱了一池春水,那个少年突然就不见了,我哭的无泪可流,哭的不能自己,可他终究是不见了,时常半夜醒来才会发觉是一样梦,只是,纳西的风俗里,哪有日日夜夜不让人安眠的梦?那是梦魇。魔鬼的一种。


  我总是躺在在自己的地中海中央,飘不起又落不下,只能在一望无垠的海水中剧烈挣扎,求那个少年救我,救我,后来他来了,迷彩服,笑得不算好看,眼角有泪,像极了他,正当我去抓那根稻草的时候,我醒了。


  原来依旧是一场梦。


  少年由岁月的羁绊变成了顾城安。而当我睁开眼,他就在身前不远处,姜茶茶楼。


  一个与我同名同姓但老板绝对不是我的茶楼。


  顾城安用手捧起一杯茶,萍水相逢,雪山一别,姜茶可好?


  姜茶。顾名思义,姜切片和糖成茶,医学上能治风寒,宿寒。他说几日睡在山上,身体有些受不了,准备自己去药店抓些方子呢,结果就看到了茶店,所以就进来驱驱寒,谁知刚坐下就遇到了你。我还以为这家店和你有什么关系。


  没有,凑巧罢了。


  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我们是不是一起合作过?在某些地域性质的文字行业。我曾认识一个姜茶的姑娘。其实见你的第一天我就想问你。怕唐突。


  这种搭讪方式骗骗小女生还行,早过时了,不过还真的,你是不是写过一个叫做何日君再来的文章?主角名字和你一样,你女人叫萧晨?


  萧晨?她本来是要和我一起来的。临时有事,去了江南。


  哦。


  姜是世界上治风寒最好的良药,顾家的药书上有七八种制作姜茶的方子,做为顾家的少年,虽然医者不自医,这些事还是手到擒来的。一个人如果心寒,单单的生姜不管用,要配糖,甜如蜜的糖,不带一丝化学加工的原分蔗糖,才能让一个人心暖。顾城安捧着茶杯,慢悠悠的说,依照这个方子,他治好了心中所有的大的隐疾,不让它们在岁月的尘封下黯然生疤。


  他说,我之所以治愈文字,其实不过是文字治愈了我。


  文字,一种天性清奇孤傲的行走方式,能让一个原本心里懦弱的人变的坚强,能让一点喜欢就能在心底扎根发芽,能让一个人进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高境界,也能让一个人黯然神伤,而其实,它最大的功能是治愈。


  只有治愈了自己,才能治愈了你心目中的人。顾城安说,你想说什么我知道,我学的是心理课,修的是自家人。姜茶,那个人离开,并不是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没了。


  请你记住。


  你说这么多不累么?


  累。


  那又为何?


  我只是不愿看到这世上再多许多生姜和蔗糖凝茶都暖不了心的人。


  ……你能说说顾城安的意思么?


  生命里的第七城市,往往说的都是自己,而之所以能说那么多,是因为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顾城。


  Chapter7


  姜茶茶楼未来的半个月,总有一男一女在喝茶,有时候说话,有时候比划,有时候,添茶。


  顾城安说,自从萧晨离开以后,我说要走遍丽江,艳遇自己的人生,然后准备从玉龙山滑下,成就蓝月谷的逆流沙,以饱鱼腹,而今草萧疏,水萦纡,姜茶,你可愿意陪我一起走过万楼塔,迈过泸沽湖,让我入了纳西人家?


  ……如果你的搭讪方式依旧这么直白,我可以考虑一下。


  他就这样花了三天时间躺在玉龙雪山上,明悟了整个人生,迎来了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碗姜茶。


  他就这样花了一旬的岁月坐在明媚的茶楼上,记住了那个姜茶女子的容颜。萧晨,我们分开的理由是你说我们就是太了解彼此了,要彼此安静一下。你踏上了你的江南,那里是否风景如画?能让你倾尽一池天下?


  丽江的雨向来微雨婆娑,你瞧今日,姜茶时节,又有云聚,又有雪化。


  然而就算心细如发的顾城安都没有注意到,在姜茶茶楼的对面,有个女子身着大红色的风衣,脚踏一双雪地靴,默默转下了楼。顾城安,今生今世,愿你能饮着姜茶,道一声,萧晨如故人。


  老来多健忘,怎肯忘相思。顾城安,我能说我每一次身着大红袍的时候,都有一个人找到了他的顾城了么?


  只是我自己的那一次,谁会为我穿上云霄袈裟,说,许我一杯暖心的茶?为君衔来六月的花。


  我是萧晨。顾城安,顾城安好。


  我是姜茶。萧晨,我愿待你如渝州。


  我是顾城安。我愿送你一杯,六月的茶。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文章荟萃(1)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