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爱情光阴里的阴谋 

爱情光阴里的阴谋

水温柔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一) 面对着那张已经失去了青春光泽的脸,白小川的心里透着一丝凉。这种凉像秋天里下的一场雨打在身上的感觉。泛黄的松弛的皮肤,不再细腻的双手以及略微臃肿的身材,此刻在白小川

(一)

面对着那张已经失去了青春光泽的脸,白小川的心里透着一丝凉。这种凉像秋天里下的一场雨打在身上的感觉。泛黄的松弛的皮肤,不再细腻的双手以及略微臃肿的身材,此刻在白小川的眼里隐隐透出的是厌恶。他的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个年轻貌美,身姿绰约,媚眼如丝的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叫兰小桑。谢樱平静的看着白小川:“这辈子你休想和我离婚,你想和那狐狸精厮守一生,做梦去吧!”   

“家产给你三分之二还不满足,谢樱,你到底想怎样?”白小川有点不耐烦的问道。   

“除非你净身出户,否则,白小川,你愿意耗,我谢樱愿意奉陪到底!”很可惜,谢樱一直不知道那狐狸精到底多狐媚。让白小川这样甘愿舍弃千万资产。   

“凭什么我净身出户,谢樱,算你狠!别忘了当初我们的家产是怎么来的,至少有我一半的功劳。”室内的灯光映在白小川诡异的笑脸上。这样的笑容似乎让谢樱颤抖了下,十五年前记得泽临死的时候也这样笑的。   

“如果不是我谢樱,就凭你,白小川你早要饭去了。如今你挥霍着我的金钱,还在外养狐狸精。这些年我睁只眼闭只眼的,可如今你居然给我玩真的。白小川,看谁玩死谁!”谢樱恨恨的说。   

“行啊,谢樱,你休想向当初对待泽那样对我。我可不是吃素的。”白小川轻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曾经也是鲜花一样美丽的女人。只可惜时光匆匆留不住她的容颜。   

“住嘴,白小川,不许你给我提那个名字。”谢樱突然有点害怕。   

“哈哈……谢樱,你害怕了吗?你别忘了,当年泽就是死在这栋房子里的。那是你亲爱的泽啊!”   

“白小川,你这个混蛋。你给我住嘴!”谢樱恶狠狠的扑过来了。   

(二)   

谢樱回到家的时候,泽正在专心的画着他的画。“亲爱的泽,你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谢樱的笑容在泽的眼中开的是那么的潋滟。   

“是什么呢?让我猜猜看。”泽停下画画的手,扔掉手中的画笔,“一定是我最爱喝的酒。”   

“就知道喝酒,泽,你个大酒鬼。”谢樱一脸的不高兴。   

“宝贝,怎么了,我没惹你不高兴吧。来,我亲下。”泽说着把嘴凑到谢樱的脸上。   

“呵呵,泽,你好坏哦。你看,这是什么?”谢樱说着把一张化验单递给了泽。   

“什么?谢樱,你,你怎么又有了?医生不是说你不能再怀孕了吗?怎么又有了?”   

“泽,你是不是还不要这个孩子?别忘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泽,以前我都听你的,这次我一定要这个孩子。”   

“樱,你听我说,这个孩子一定不能要,我不是还没离婚的嘛!”   

“我不管那么多,泽,我就要这个孩子。你赶快想办法离婚呀!”   

“可是,樱,我女儿都十岁了。当初是你说过不计较名分的,只要能和我在一起就行的。可,现在,你不能逼我呀。”   

“当初是当初,泽,为了你我流产过5次,医生说我如果这次再流产我永远就没有做母亲的权利了。泽,我爱你,所以我每次都听你的,可这次,我真的不能。我一定要这个孩子!”   

“樱,你让我再想想。给我时间好吗?”   

“好吧,我给你七天的时间,如果你不向她提出离婚,别怪我亲自找上门。”      

(三)   

五天后,著名画家泽的妻子死了。报纸上报道说,因为泽的妻子不小心从楼梯上滑倒,手中拿的一把刀刺中心脏而死。纯属意外。至于泽的妻子为什么深夜拿把刀出去,不得而知。但是她死了,确实死了!这个消息让谢樱欣喜。甚至喜极而泣,最后因为激动导致流产,且终身不能再怀孕! “泽,她死了,是不是与你有关?”谢樱悄声问泽。   

“你怎么乱说,她的死警察都说是意外,你怎么能怀疑是我做的?樱,我就是再绝情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何况我们还有个女儿。樱,你是不是不信任我?”泽惊愕的看着一脸惊悚的谢樱。   

“我不是怀疑,泽,你说怎么那么巧。我说给你七天的时间,她偏偏就在七天中出事了。世间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泽,我感觉到害怕。” “我说过不是我,不是我!樱,你不能怀疑我的人格。我是爱你,可我不想伤害她和女儿,这几天我根本就没跟她提过离婚的事情。樱,你一定要相信我!”   

“泽,我信你,信你!”   

“樱,无论如何,我是爱你的!”   

“那你打算女儿怎么办?我可不想嫁给你就做后娘。”谢樱暗自得意。   

“我准备把她送到国外她姨妈那里读书。樱,以后我要和你好好的生活。当然还要享受她留下的丰厚资产。”   

“泽,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谢樱急不可耐的问。   

“先把女儿送走再说,她刚过了一期。我们再等等,不然别人会乱说的。樱,我要给你一个完完全全属于你的我!”   

“少甜言蜜语的哄我。当初我还不是沦陷在你柔情蜜意中吗?”      

(四)   

谢樱从浴室走出来一眼看到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烟的白小川。“哟,不是失踪了么,从哪里又冒出来了?”   

“上次你差点掐死我,我这次回来就是打算死在这里的。谢樱,我们既然缘分已尽,你就该放手,让我走!我可不想和你成仇人,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的。你说是吧!”   

“哟,瞧你这话说的。不是我不放你走,只是你要和我分财产。白小川,你可知道我费多少心思才弄回来的这些万贯家财,你休想从我这里拿走那么多。如果我心情好,没准赏给你一些,让你能舒服的过完下半辈子。如果你养狐狸精,一分没有!”   

“狐狸精?你以为我还有当年的魅力吗?狐狸精养我还差不多。”白小川咧开唇角,揶揄的笑了笑。   

“给你说个故事吧。真实的故事,想听吗?”白小川突然改变了语气,温柔的问谢樱。   

“好啊,反正无聊,我倒想听听你能讲出什么故事?量你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   

“在我们居住的城里,有那么一户人家,男人风流倜傥,风度翩翩。女人窈窕漂亮,亭亭玉立。原本他们生活的很幸福,可是有个女子不小心闯进了那男人的心中。然后男人要离婚,女人不同意。结果男人的老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警察到处找也找不到,你知道为什么吗?”白小川瞟了一眼谢樱。   

“为什么?”   

“因为那男人把那女人杀了喂他们家的大狼狗了。无论警察怎么寻找也找不到尸体。哈哈……谢樱,这个故事是不是很好玩。”白小川狰狞的笑在昏暗的灯光下是那么的可怕。令谢樱恐惧。   

“白小川,你不会想告诉我你也会那样做的吧。”   

“这我不敢说。如果我疯了,谁也说不准我能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五)   

泽越来越感觉身体不支,就连拿画笔的手都微微的颤抖。和谢樱结婚三年,没想到身体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樱,我想我没办法陪你到老了。放心,即使我走了,会留给你一笔丰厚的财产的。”泽虚弱的躺在床上。   

“泽,你会没事的!早就给你说过少喝酒,可你偏不听。”   

“我不喝酒,我哪有灵感画画?哪有精力去爱你啊!这些年我早已经习惯了有酒精的麻醉。”谢樱看着泽那张爬满皱纹的脸,心生一丝厌恶。凭什么自己甘心用青春去陪伴这个年逾五十的男人。如今看来离开他的日子逾期不远了。想到这,谢樱嘴角浮现一丝笑容。   

“泽,我会陪你的,一直陪着你。”   

“樱,谢谢你陪了我这么多年。从你二十岁到如今有八年了吧?这八年中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谢谢你,樱!”泽的笑容在谢樱看来是那么的丑陋。 (六)   

谢樱推开那扇虚掩的房门,白小川一下就楼她入怀中。   

“樱,那老东西怎样了,是不是快不行了?”   

“嗯,小川,如果不是你,我想我们没有这么快能在一起的。再坚持几天,他所有的财产都是我们的了。”   

“过不了多久,我白小川就是你真正的老公了。我们才是世上最绝配的一对。你那么美,嫁他真是浪费了青春时光。”白小川边说边捏下谢樱的脸蛋。   

“如果不是他有那么多家产,你以为我愿意陪他八年吗?白小川,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吗?这叫忍辱负重。是吧?”   

“樱,我白小川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你是第一个。你那些医院的化验单,流产证明弄的跟真的一样。樱,你可真牛!”   

“那算什么啊!别忘了,这年月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以为他还真那么有本事能让我每年都怀孕?就他?哈哈……”   

“还是美人最聪明,来,奖赏一下!”白小川边说边把嘴凑到谢樱的唇上。   

半月后泽死了。心力衰竭而死。原因是饮酒过度造成的。泽临死的时候笑的很诡异,让谢樱有些惊恐。      

(七)      

夜很深了,谢樱躺在那张宽大的床上难以入眠。门外突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似乎还有凄厉的笑声,这声音像似来自地狱,听起来又那么的熟悉,像似泽的笑声。谢樱浑身发抖,“不要找我,不要找我。一切都是白小川的主意。你还是找他去吧。”被子猛地被掀开,谢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十五年前的那张脸。“泽,不是我害死你的,是白小川,一切都是他指使我做的。”谢樱说着就往外跑,身后的那个人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追着她。谢樱打开门跑向楼梯口,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滚下了楼梯,突然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楼梯下谁遗失的一把刀穿透了谢樱的胸口,顿时鲜血喷涌而出。   

楼上那人去掉那张面具。露出的是白小川那张狰狞的脸。他看着那个涂上油污的塑料袋飞到楼下,轻轻的笑了。他仿佛又看到十五年前泽的妻子死去时候的摸样。      

(八)   

白小川看着靠在窗口抽烟的兰小桑。这个浑身散发着青春迷人光彩的女人,把白小川迷得魂不守舍。   

“小桑,她死了,以后我们可以在一起了。以后再不会过那种偷偷摸摸的日子了。那么多的财产够我们享受几辈子了。小桑,我们以后去夏威夷吧,听说那里是人间天堂。”   

“你以为你能走出这个房子吗?白小川,难道你不知道你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吗?最多五天,五天,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兰小桑微笑着看着一脸惊恐的白小川。然后慢慢走到他身边,用温柔的声音继续说下去,“五天后你会全身溃烂而死,死,知道是什么含义?那就是你可以去地狱找谢樱去了!呵呵……”   

“兰小桑,你这个疯女人,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白小川想站起身扑上蓝小桑,却发现浑身动弹不得。   

“为什么?你做过什么你最清楚!你多活了十五年,你知道吗?”   

“你是谁?他的女儿?你是泽的女儿!”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到了报应!当年你和谢樱合伙害死我父母,我也要你们尝尝死的滋味。”   

“兰小桑!当年***妈确实是意外死亡,你父亲是谢樱下的慢性毒药致死的。可这都与我无关。都是那个贱女人贪图你家的家产。”   

“现在说这些你不觉得晚了吗?如果不是当年你让你那些流氓哥们去半夜偷邻居家的东西,我妈能被惊醒吗?能拿把刀去偷偷查看吗?能被你故意丢下的香蕉皮滑到而那样意外死亡吗?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故意安排好的。白小川,你好好享受这几天的美好时光吧!”   

兰小桑微笑着拉开房门,回头的一瞬间她看到白小川惊悚的表情。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