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短篇> 白丽之死 

白丽之死

文/无才浪子 2016年09月02日 10:23 字数 阅读 原创 手机阅读 

白丽之死 一只白丽鸟和一只纺织鸟几乎是同时看上了一根柳树枝丫,它们都想在那枝桠上做窝就争吵了起来。 白丽鸟说:这枝桠是我先发现的。 纺织鸟说:你发不发现它都在这儿。 白丽鸟说

白丽之死

一只白丽鸟和一只纺织鸟几乎是同时看上了一根柳树枝丫,它们都想在那枝桠上做窝就争吵了起来。

白丽鸟说:这枝桠是我先发现的。

纺织鸟说:你发不发现它都在这儿。

白丽鸟说:是我先来这树上的。

纺织鸟说:你先来又有什么用?我可是先站在这枝桠上的……

正当它们争执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只鹞子飞来落在柳树的另一根粗枝上。鹞子这家伙很善于把自己的卑鄙伪装成高尚。此时,它心里计划要多恶毒就有多恶毒,表面却装得十二万分的高尚。只见它缩着脖子鼓起额下羽毛将那个铁钩似的喙藏在里面,用极其虔诚的语气道:我万能的主啊,这世界如此的和谐,如此的美妙,让我们和平共处,亲密地生活吧!

听了鹞子的祷告,白丽鸟觉得鹞子实力强大心灵神圣,若是请它作评判解决“枝桠之争”必然公正。不过,当它把这个想法提出来之后纺织鸟表示怀疑提醒它说:鹞子可是我们小鸟的共同天敌,当心被它骗了。白丽鸟很坚持说:你若不同意让鹞子大叔做评判,你就放弃好了。纺织鸟有些犯难:这,这……

哎呀……鹞子一听心里窃喜表面装作为难地说:你们两个一个是先来的,一个是先站上的……还真是很难评判呀!

鹞子大叔,我们相信你,你就评判吧,谁不信你的,你就惩罚谁!白丽鸟说。

既然这样,你们就靠近一点,听我给你们分析分析,最近我有些感冒,大声说话时间了嗓子很难受。鹞子故意捏着嗓子说。

于是,白丽鸟放松了警惕,“啪”的一下飞到了鹞子对面不足尺许距离的枝桠上。纺织鸟却依旧站在原地不动说:没关系,我耳朵好,你不用那么大声。

鹞子失望地瞅了一眼纺织鸟,便突地跃起用它那铁钩似的喙啄住了白丽鸟,把它作了美餐。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短篇小说(4)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