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断桥等待醉雨烟 雷峰塔下独凭栏 

断桥等待醉雨烟 雷峰塔下独凭栏

文/龙行天下*梦娃娃 2015年02月11日 04:07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来生!我情愿再修炼千年,名唤白素贞。再一次在西子湖畔碰见你。不要法力,也不要那千古传播的戏文。来生!我情愿做那拾药的娘子,在烟雨的江南,和你一同警惕的守着那间,挂着布帘

来生!我情愿再修炼千年,名唤白素贞。再一次在西子湖畔碰见你。不要法力,也不要那千古传播的戏文。来生!我情愿做那拾药的娘子,在烟雨的江南,和你一同警惕的守着那间,挂着布帘的小店……

----------诗韵华轩*梦娃娃

那一年,我在寂静的西子湖畔,舞弄云雨,舞弄着千年修炼的情怀,装满着盈盈笑语,将你警惕的画进我的内心。

那一年,你细长的雄姿,分发着诱人的神韵,装潢了一条千年的蛇魂,将我迷醉在你百草药篓之中。

那一年,你我偶遇在烟雨蒙蒙的西子湖畔,巧点风云的变更,那山山川水细数着你的温情,瞧各处碎雨,更迭着千年的遗梦,捻于烟雨缱绻之季,如千丝万缕的雨滴打着沉默的芭蕉,揽我进进你暖和的度量。

只是啊!你授与的柔情,现在已是此岸的斑斓,我再也触及不到花儿的芬芳。雷峰塔下牵压住了我的三生,最初一瞬的极力沙哑的呼喊,你的容颜在我三千泪水中吞没。西子湖畔,泪水打湿了胭脂残留了一地,如一首碎曲,沙哑在缱绻断魂的夜色中,那一轮亏盈,天穹的春色吻在了湿淋淋的西子湖边。

古寺里,灯煤油烟,烛光昏暗,谁在焚喷鼻燃尽了谁的怀念?凉风袭月,寥寂古刹,是谁把佛珠转了一圈又一圈?几多滴残红蜡泪哀言断肠,谁的相思泪水撕碎了谁的心?现在,假设我用雷峰塔下的黑夜仰或是孤寂,能否能够照亮你遗留在尘灰里的脚印,于此生守看里伴我如河道普通冗长而凄楚的身影?

如是,你赐赉我的那一杯雄黄酒里植下的最初一滴心伤的眼泪,奠基了塔下的别绪离愁,那金风抽丰黑夜里一声声长一声声短的感喟,隔着塔壁,是我为你弹奏的冷烟衰草凄楚的乐章。

夜半钟声,合着相思的眼眸摇曳着孤单的灯光,别觉得那是巴山夜雨西窗下的红烛,那是我守着看不到海角回路里拂晓的阳光或许是夜晚的雨露,我将眷恋的眼光,锁在了塔外,葬进了你的臂弯……

假如千年的修行必定要在这冰凉的雷峰塔里梗塞,我就只能睁着湿淋淋的眼眸站在塔壁的门边,等待你用那白露般的晶莹,把怀念编织成线,网那当代朝朝暮暮的情怀。

伴着敲暮的钟声,魂绕着高高的雷峰塔,你把我凄楚的浅笑织成了黄红的袈衣。孤单的站在寺前,你素手交握,以掌心的念珠回味着我的暖和,你定不为念经,定不为反悔,只为再一次把我沉着的想念,恬静的触在佛的余光处将那断桥上过往的点滴都捻作了梵语,在经堂前你忠诚的叩拜,祈求佛祖能否能够一同和我接受那塔窗望穿秋水的心碎……

听一弦飘落的哀伤,你在塔外等我,等我再一次于西子湖畔的相遇。黛烟袅袅,素月悠悠,你独倚寺楼等我,等我一同月下浅唱!燕子飞时,柳絮垂帘,你手持窗花等我,再一次盼来两心相依!金风抽丰瑟瑟,雁妆天幕,你绳牵纸鸢等我,许诺三生石畔一起许下的不离不弃!素雪流萤,柳月北风,你在灯火衰退歪影上等我,一起忆那烟雨濛濛里的相逢!朱颜迟暮,花轻易老,你在何如桥上等我,候着我的返来伴你半生的流浪!红尘酸苦,寂静进梦,你在地狱花圃等我,等我对你倾城的一笑!此岸花开,胡杨才倒,你说你会在下世海角朝暮等我,句句信誉残红倾魂,那奏不尽的相思之苦声声断肠。眺望,穿透着怀念的魂灵,在灰尘的掩盖下,固结了满目标沧桑。

泪,滴落于心间,一切的留恋化作漫天落花弹奏着一曲幽怨的风之挽歌,如若,那些斑斓的相依和甘美的黑甜乡,终逃不外宿射中必定为雷峰塔下的枯叶落花,我情愿在你的固执等候中再修炼千年,断桥之上等你千年,以绵绵不停的爱恋祈求下一次三生三世的海枯石烂,在海角的止境做陪你尝尽百草之人……

QQ:2373877274 龙行全国 撑持原创 欢送转载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