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花着花谢都是时节 

花着花谢都是时节

文/执笔,画心 2015年02月11日 04:14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半夜,悠然。 一盏月华,如水倾注,月光溅落,到处。 轻展一页旧光阴,让一枚尘凡素心,温顺的往触摸芳香远往的一份暖和。 突然间,这种暖和,又夹裹了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似,酸酸的

半夜,悠然。

一盏月华,如水倾注,月光溅落,到处。

轻展一页旧光阴,让一枚尘凡素心,温顺的往触摸芳香远往的一份暖和。

突然间,这种暖和,又夹裹了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似,酸酸的。凝神着,躲在黑夜的面前,缄默好久。

一寸,一寸的思路,便开端在我的指尖,聚积。

落笔的那一刻,一缕藏匿的哀伤,在眉间绽放,一场尘凡相遇,碎成了我最灿烂的抒写。

背影远往,青春艳尽。我蹙眉的苦衷,却不断和你有关。

拢一寸怀念,挂在光阴的枝头,临风砥砺一种淡淡的光阴。寻一处光阴水岸,看着隔岸灿烂的你,今后,在我远眺的眼神里,哑忍着一颗淡定沉着的心。

当怀念,穿透影象的幽径,如轻舞的蝶翼,拂上我的眉梢,心,忆起的,是一道时节的韵致。沉默的退守静夜的一隅,给心境一条小径,沉默不语之中,淡品光阴的透凉。

蒲月花喷鼻,漫开的绚丽,轻垂下凝喷鼻的花枝。听,半夜里一枚花瓣,在雨中,摇曳着一曲离歌。无人可懂,它乘风而落的幽香,随雨蹁跹的醉意。

花开虽美,花落,亦是光阴奉送的一道景色。没有需要,固执于最初的终局,相遇,已是最美。性命固然长久,但是总有一些执念,在这终身的长久中,永久。

坐在工夫的水湄边,单独的梦话着,假如,能放下一些执念,把苦衷停顿,逆流而下,一起清歌,一眸景色,吟尽富贵,现在之与我,又该是多美的幸福啊!

却仍是,不断的陶醉在,冰封在素笺里的一行心境。贪心着,那繁重的笔端,所落下的一丝的暖和。只是,再也无法有一点点的接近。光阴已不再宽容,更不克不及转头。一缕浅浅的怀念,只能在一段淡淡的间隔上摇曳。

一颗怀念的心,在一方素笺里冰封,一襟冰清的思路,亦只能外行走的时节里,哑忍,郁闷。

落花若解相思意,那随风而落的一抹微红,可否也染红了你的苦衷?

实在,早就晓得,各自,已翻开了分歧的标的目的。我曾经走出了你的故事。我们之间曾经画上了一段远无可知的间隔。

只是,在每个临风的半夜,我老是会悄悄的捉住旧事的衣角,不肯让它随光阴走远。听凭眼眸中的昭华,被光阴压弯整天边的淡月,那流滴下来的一缕冰清的怀念,现在,能否,幽静在你的小窗之外?

突然间,便失落泪了,故事已走远,我却不断和怀念在并肩。

终由于一段远无可知的间隔,我的感情小船,无法抵达海岸而停顿。清寂的半夜,蘸一笔月色,抒一笺盈盈满怀的乱绪,与半夜温馨相伴。

只是,一纸的心理,你再也瞧不到。我愿,把这一纸之隔的相思,永久的锁在清凉的笔墨里,闲来嗅闻,幽香淡淡。

沉默不语,是我对你最好的解释。缄默的缄默,谁陪着我缄默。实在,缄默,就是最浓的情。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