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最后的梦 

最后的梦

文/crazy queen 2015年02月28日 12:59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就如许,日复一日,未曾变动。 直至我们的耐烦被消逝, 心里的失望却仍在讴歌。 有几多人向运气屈从, 有几多人向理想让步, 那已不主要。主要的的是, 有几多人能在阅历彩色后照旧对

就如许,日复一日,未曾变动。

直至我们的耐烦被消逝,

心里的失望却仍在讴歌。

有几多人向运气屈从,

有几多人向理想让步,

那已不主要。主要的的是,

有几多人能在阅历彩色后照旧对峙最后的梦。

做不到的,喊胡想;

做失掉的,喊抱负。

胡想属于芳华的少年,

抱负属于迟暮的青年。

人老是想在本人的走过的路留下脚印,

是为了日后回顾曾领有与得到的一切。

用最惨白的笔墨,叙写着芳华韶华。

用最沙哑的歌喉,哼唱着心里失望。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