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随思 

随思

文/曦微 2015年02月13日 00:37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散步在安静的冷巷,想着和你走过的光阴。从小知无不谈的我们,何时变得这么生疏了?若说工夫是把无情地镰刀,那么它胜利地让我们变得生疏了。 仰视那早已泛白的天空,想起已经一同在

散步在安静的冷巷,想着和你走过的光阴。从小知无不谈的我们,何时变得这么生疏了?若说工夫是把无情地镰刀,那么它胜利地让我们变得生疏了。

仰视那早已泛白的天空,想起已经一同在操场上奔驰的我们。光阴的无情,我们渐行渐远,而芳华路上,只剩下我一人在赏识属于我们的景色。

花季韶华,我没错过任何一点关于你的情节,可你却丧失在我的旱季中。那年旱季,因你曾怒放过一场百花盛宴,也因你凋谢过一场满地枯叶。

流年似水,我们在光阴地道穿越,转头寻觅已经的我们,只是寻到的,倒是氛围中遗留的滋味罢了。伸手触摸,倒是氛围,我们回不往已经了。

将眼光逗留在那棵早已凋谢的木棉树,它已开端长出幼芽,在等候属于它的夏季,而我的夏季对我而言,虽近在天涯,却漫天飞雪着。

风悄悄地抚摩着我的面颊,眼角不由得泛出泪花,我曾觉得十年了解,我们不断懂相互的,但你的一言一语,将我的天下搅得翻天覆地,就连我所筑起的碉堡也被你打得满地碎片。

已经说好的许诺,却只要我还记得,我不会遗忘,但你好像早已忘却。氛围中剩余的,只是已经有你的滋味。生长路上,我们由相伴到如今的单影,这此中的味道,我想,你懂,对吧。

星空陨落,碎了一地的陨石,亦如那年你的语言,一言一语,让我们的友情碎了一地。被封风吹过的炎天,因你曾抽泣过。十九岁的天空,曾因你淋湿过。

窗外的树叶落了一地,秋意已渐渐降临,而我还站在此岸寻觅你的背影,只是梦里花落知几多,我一直寻不到你的身影,徒留的,只是已经。

旭日落下时,单独站在路灯下遥想。捡起一片落叶,悄悄抚摩它的根,然后随同着和风,随风飘散,亦如那散落在影象的海角一样,到处反响着已经。

现在的我,单独一人坐在冰室里啃着喷鼻草味的冰激凌,而我的劈面只是遗留了已经有你存在的滋味。异样的举措,早已物是人非。嘴角的冰,冷得我颤栗,亦如我的天下,它在冬季里下着雪,而你的冬季在转晴。

夜深人静,该眠觉了,只是耳边少了你那句:“晚安”,mp3里播放的,仍是那首《一团体漂泊》,熟习的旋律,就像我的心境一样,我多想让我们都回到已经,回到一同在冰室里交心得小幸福。如今的我想对你说:“酷爱的闺蜜,我想你了”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