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碎语 

碎语

文/若雨 2015年02月12日 18:51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毕竟会过来,一如开端便晓得开头,枫叶落地,只把悲伤诉尘泥,都晓得开头,却不由得要亲尝,总置信奇观,却不发觉被光阴忘记,恍模糊惚,未然走完了终身,后代想题记墓志铭,却只要

毕竟会过来,一如开端便晓得开头,枫叶落地,只把悲伤诉尘泥,都晓得开头,却不由得要亲尝,总置信奇观,却不发觉被光阴忘记,恍模糊惚,未然走完了终身,后代想题记墓志铭,却只要沧桑二字,醒矣、醒矣……

春华秋实,夏艳冬枯,已瞧惯了循环,瞧罢,忽生感慨:天然因循环而兴荣共聚,人生却无循环,活一天便少一天,等枯时亦长逝于地,为虫蚁所食,也不枉回回天然。逢场作戏,滑稽说笑,煮酒操琴,卧酣数月,仰视地利,三人随心,快哉、快哉……

为糊口累,苦于生存,奔走芸芸人间,温饱足矣。附履而行,哪来车马劳役之苦;六合同庐,何来年夜厦千间之忧。本一俗子,怎可趁波逐浪,街角尚温,破帽遮颜,闹市之外,寻迹丝竹之音,老来一切,为清气丝缕,足矣、足矣……

秋尽物丰,冬眠能够,笑谈、笑谈。

——若雨、QQ2637199119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