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人海茫茫终曲直终人散 

人海茫茫终曲直终人散

文/野蛮古城 2015年02月12日 13:52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傍晚一抹孤影,暮风悄送千帆,听一曲春江花月夜,清韵委婉,恍然如旧梦缭绕,在这夕阳文雅的浓烈里,墨洒晴空,词卷千里。 一阙新词填罢,不幸鸿雁初飞,风霜久历,已经的露珠清心也

傍晚一抹孤影,暮风悄送千帆,听一曲春江花月夜,清韵委婉,恍然如旧梦缭绕,在这夕阳文雅的浓烈里,墨洒晴空,词卷千里。

一阙新词填罢,不幸鸿雁初飞,风霜久历,已经的露珠清心也变的浊离迷惘了。空余一场无涯的思路,似醉似醒,痴然忘怀。

相聚成欢,终要曲终人散,不知不觉中凄凉的身影已被光阴垂垂拉长,那一种洒脱的狂欢在斑驳暗淡的年轮中早已灰飞烟灭,昔时的走马插花日,大方少年时,早已人往帘卷,磨灭东流,不知多年之后,尘封尽往,影象重启,会否还记得那一个顽强不羁的少年,那一刻雨后初遇的冷艳。

惋惜光阴神偷,人生漫漫,我们早已有了沧桑的容貌。兴许,只要当民气荒凉的时分,才会真正盼望暖和的港湾,风赶云往,是风不懂云的寥寂,天挥雨落,是天不懂雨的崎岖潦倒,就像你永久不懂我的自豪和忧伤。这人间万物,人海茫茫,终是春秋一场梦,白天一盏灯而已。只是没有人情愿活在压制里,良多事不是你我凡俗之辈能所及,终只能趁波逐浪,心伤而往。只是当夜深人静,孤影窗前,崎岖的近况得不到抚慰,不胜的过来又逐步来袭,那颗饱经光阴摧残的心就有了猖狂的征兆。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有些人和事是不需求海枯石烂来许诺的。这些年以来,已很少对他人说过过多的话。我晓得有些景色只能悄悄的往欣赏,有些人也只是仓促过客,有些话也只能在内心冷静地对自个说,我经常在想,假如这几年我没有翱翔书海,墨染纸笺,能否还会有这般冷热两重的性情,于白天时逢喧必笑,于夜深人静时黯然萧索,能否还会持续寻求心仪的她?

罢,罢,罢;今生无涯,挥毫染墨,闲瞧庭前飞燕,展残书,帘卷高卧,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寻一处清幽,觅一方平平,醉酒狂欢,高歌远往,这人海茫茫,未辞别,却早已曲终人散。

跋文:(一)

在这个流光逝水的年月里,不晓得会有几多人将被忘记,有几多人过早的尘回于土,胶葛人终身的浓浓的情愫,终将回于那边?当那些已逝的旧事重回脑海,我觉得到了难过与哀痛,哀尽和留恋。

跋文:(二)

关于很多的人和事,明晓得不成能如愿,却仍是情愿在倦怠的时分沉湎此中。每当旭日西下,在门前的一条老路上彷徨时,我经常会想起儿时的故乡,院子里的枣树,槡树,梧桐树,淘气灵巧的小黑狗,向晚的炊烟和回巢的倦鸟,这所有的所有老是让我冥思成疾。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