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陌上尘凡那个与我天荒地老 

陌上尘凡那个与我天荒地老

文/風☆ㄔ主丠吹 2015年02月11日 16:26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忘了宿世,谁陪我一同渐渐变老;记着此生,谁从我身边消逝容颜,团圆一霎时,爱恨一循环,情到终处,那个与我天荒地老。 一夜梦醒,染白了发,碎念尘凡,等痴了心,推开身前门一扇,

忘了宿世,谁陪我一同渐渐变老;记着此生,谁从我身边消逝容颜,团圆一霎时,爱恨一循环,情到终处,那个与我天荒地老。

一夜梦醒,染白了发,碎念尘凡,等痴了心,推开身前门一扇,吹落一起崎岖泪,谁于浮活路上,赐了我一段光阴,成了我一世哀伤?昨日的篝火肆意的熄灭着,焚尽尘凡化成灰。

孤月当空,疏影如梦,月明星稀的夜里,谁听了我深深的感喟;风轻影淡,浅唱无法,寥寂无声的夜里,谁瞧了我孤独的身影?一缕悲惨落在心上,揭开伤口片片。

尘凡若梦,影象的银河该往那边流淌,苦寻的伊人终究在何方,一腔的柔情,换来落寞的心伤,晚风阵阵,卷起了半世的沧桑,提笔挥洒,写下半世的流浪。

花开满季,几多路人执手得了浪漫,月下花前,互映着相互绚烂的容颜,一曲独醉,唯留下我做了孤独的守看者。

流年仿若梦一场,来的忽然,走的慌忙,还来不及回味此中甜,就留下苦一片,到最初,谁负了谁的誓词?我参悟不透尘凡,只能于尘凡中悄悄的摇晃,希冀有一天寻到此岸。

相思醉民气,落寞染朱颜,现在心系谁,徒守浑身残。谁知花开尽出,落满了我怀念的海,向阳升落,演了光阴剧一场,你还未呈现在我身边,我怎敢中止对你的期盼。

斟一杯迷离的尘凡酒,浅抿口中,就让我醉倒在尘凡路上,浅唱一首,诉我踏了千年照旧孤独的循环,瘦削的身姿,伴着劈面而来的风,数不尽离人梦。

情丝未断,尘缘却了,回眸了千百次,转碎了心有数,眉间萧索阵阵,几度春秋逝朱颜,反转展转流年尽出,伊人早已远往,风剪了柔肠寸寸断,海角那边,躲了我终身相伴的丽人?迟迟未见,难过了心串串。

陌上尘凡,那个与我天荒地老!

崎岖潦倒的魂灵,嗟叹在飘渺的红尘,悲惨的痴怨于心谷之中,荡进人世,为谁,祷告一场浪漫的相逢,体例的梦境,得志了浮华,梦话婆娑,怀揣了半世凄凉。

辗转反侧,心已丢了那些浪漫的描写,祈求一场平平的相遇,驻进心底。湖水明澈,映出现在通明的心,弯月进湖,浮起盼望于心。

春的结尾,梦得深处,我仍是一个孤单的漂泊人,站在彼岸,于人间的路途上,等你的降临。

我,自始自终的等候,三千青丝白了半,祈求彼苍的赏赐,让繁茂的缘怒放在人世,昏黄的双眼痴迷的盯着远方,那婀娜的身影,何时才会现于视野?

当代,那些五光十色的梦想早已不复,缘来缘往终回尘,只想与你平平的相遇,复杂的相守,用我一世的柔情,伴你到下个循环。

陌上尘凡,那个才是我的天荒地老?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