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渡尘凡 

渡尘凡

竹影水韵 2015年02月11日 16:00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空灵,遥远,千回百转。似清洌的梵音,漫过深山古寺的瓦檐,在寥寂天穹中弥散,如雾岚,若轻烟。又似一竿长长的竹篙,水中悄悄一点,撑离富贵和喧哗,穿行于两岸青山间,蓦地回顾,

空灵,遥远,千回百转。似清洌的梵音,漫过深山古寺的瓦檐,在寥寂天穹中弥散,如雾岚,若轻烟。又似一竿长长的竹篙,水中悄悄一点,撑离富贵和喧哗,穿行于两岸青山间,蓦地回顾,尘凡已远。

素性痴顽,不断无法触摸音乐崇高的指尖。只是习气了夜深人静之时,捻亮一盏暗淡的灯,予跋涉暗中之中的魂灵些微的亮光。音乐如水般悄悄淌过耳畔,就如许,碰见了林海的《渡,尘凡》,或许说,《渡,尘凡》是烟波浩淼中一叶扁船,于不经意间,寂静划进我的心海。

本来,即使是无法贯通,也会有直抵心里的霎时。这,大概就是音乐的共同魅力吧?

琴音淙淙,彩色琴键崎岖间,工夫正如水般逝往。紫陌尘凡,我们不外是光阴的仓促过客。瞧一段景色,听一首曲子,悟一种人生,然后:肃然,走远。樱桃红,芭蕉绿,指缝的流水电光石火,谁也无法挽留渐逝的性命。一个“渡”字,充溢禅味。渡的进程,即是性命渐行渐远的行程。人呱呱落地之际,便与红尘结下了不解之缘,必定将在工夫的银河中摆渡属于本人的人生。

性命既悠长又长久,行走于年夜千天下,我们笑着,哭着,阅历欢欣,也介入哀伤。泠泠琴声,轻声叩问:这人间,谁是谁的摆渡人?船行水贫处,能否已抵达光阴的另一端?芸芸众生渡此岸,前尘旧梦皆随风,回忆去路之时,能否会危坐莲台拈花一笑?

琵琶铮铮,轻拨细捻。一叶扁船横野渡,轻轻风簇浪,波动崎岖中,瞧尽气候万千景色迭变。人生如江中行船,不会永久波涛不惊,总有风高浪急之时,总有暗礁遍及之处。佛说,这是一个婆娑天下,婆娑即可惜。没有可惜,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领会高兴。

苦乐相伴,悲喜叠交,体会人生百味,性命因而而丰厚,而盈润。唯有阅历了风雨,才会愈加沉着地行走于滔滔尘凡。只是,面临五彩斑斓的引诱,太多的人无法矜持,背上繁重的负累。性命的轻船,又若何能承载如斯之重?尘凡万丈,长短成败回头空,功名不外尘与土。与其沉溺于运气的江心,不如删繁就简,抛却富贵荣华的重负,轻渡尘凡。

携一缕清风,沐空山灵雨,邀一弯弦月,听渔船唱晚,让性命回回最原始的本真,如同一片洁羽般自由轻灵。轻,是千帆阅尽后的地步,是对人生真理的通透参悟。轻,是瞧惯春花秋月后的漠然,是回回天然的幽静质朴。舒缓空灵的音乐,将性命划向了愈加广宽愈加安谧的水域。

一阵婉转的笛声,于远山空谷悄悄吹响。青崖峭壁,委婉盘旋,袅袅娜娜。心似莲花,在最深的谷底,在最静的古潭,素净清雅,不染灰尘,一瓣一瓣渐次翻开。

思路跟随缥缈空灵的音符,散步于烟云氤氲的翠绿竹林间。空山新雨,但是玉净瓶中洒下的点点清水?圆润的雨珠,剔透,晶莹。年夜千天下在一滴雨珠中,悄悄打坐。转眼,雨滴自清澈的叶尖滑落,倏忽间回于灰尘。一滴水,是一朵云的宿世,一朵云,又是一场雨的宿世,人间万物,无时无刻不在适意着循环的禅机。

而我的宿世,能否在那竹笛的故土,那是我苦苦寻觅的心灵净土。委婉清扬的笛音,似深涧一泓清泉,濯洗充满灰尘的心灵,复原兽性本初的纯洁。若静夜一盏清茶,滤往光阴的急躁和喧哗,独留幽香一缕缱绻于心。

渡,尘凡。琴音垂垂地低下往,低下往,直至风烟俱净,黑夜回于无边的寂静。渐行渐远的背影,消逝于尘凡深处……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