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木叶萧萧暮秋谁相忆 

木叶萧萧暮秋谁相忆

文/听雨雁儿 2015年02月11日 15:57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秋深了,夜凉如水。风起时,木叶萧萧。清凉孤冷的时节,只想蜗居,躲在小小的壳里,慵懒的蛰伏。 他给窝在被子里码字的女人奉上一杯沁喷鼻的铁不雅音,端着杯子,让她一口一口地喝下

秋深了,夜凉如水。风起时,木叶萧萧。清凉孤冷的时节,只想蜗居,躲在小小的壳里,慵懒的蛰伏。

他给窝在被子里码字的女人奉上一杯沁喷鼻的铁不雅音,端着杯子,让她一口一口地喝下,女人笑盈盈地看着他回身分开。热热的热茶,知心,润肺。幸福的荡漾也在一颦一笑中慢慢漾开。糊口如同这杯清茶,专心细品,才知淡淡芳香味。

女人想后来见时汉子的羞怯和少言寡语。另有结业后他经过L知晓她的所有信息……

秋夜里,点点滴滴的旧事,如明澈的甘泉,汩汩流淌。

L,本来生疏的一团体,由于和她分派到统一所黉舍而了解,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冤家。刚结业参与任务,生疏的情况,生疏的指导同事,她有些茫然、手足无措。小她几个月的L像个年老哥一样赐顾帮衬她,居然在分派竣工作的第二天就为她出头,“声讨”校长,不应给她一年级,让刚结业的她当班主任。和她学的专业也不合错误口。虽然没有胜利,但她内心不断存有感谢。在那么生疏、孤援无助的时辰,有团体,接近你,暖和你。

当时,在新的任务单元,和L成为最密切的人。闭会时,掉臂他人的眼光,他会把椅子搬过去,两把椅子挨着坐。操场上一同和孩子们做玩耍,带她们往登山,往春游;课间、空闲时也会泛论如何带好这帮大人,怎样整治她们的规律,把复杂的几加几,几减几讲清晰。阿谁时分,和其他同事不是很熟,也欠好意义问他人,两团体经常聚在一同,坐在草地上、课堂或办公室里,偶然发发怨言,议论下呈现的成绩,商讨下处理方法。垂垂的,居然有了默契,成了相互的“同伴”和“智囊”。

厥后,校园里谣言肆逆。面临他人的流言蜚语,两团体只是冷静一笑,什么也不说。实在,L晓得她的他,还经常通德律风,固然是经过她两团体才看法,但干系甚密,有些相知恨晚。

刚结业时,有着最美妙的神往。任务也最负责。为了上好一堂课,一团体在课堂里重复操练,坐在L的摩托车上跑好几所黉舍往借幻灯片,午饭都顾不上吃,两团体在课堂的黑板上画小蝌蚪、田鸡、壁虎,画年夜片的葡萄架。很多年当前,她依然记得露宿风餐的两团体,芳华弥漫的脸上那份仔细和不知倦怠的样子。

两团体也曾有过火歧。最凶猛的一次,是在他喜气洋洋,陪着那些年夜“官”们喝得微醉,吐出点点血丝的时分,高声地呵斥他越来越得到了自我,变得生疏……他说,从没见过温顺的她发过那么年夜的脾性,被震到了。

和L在一同任务的工夫最长,有十年的风景。性命里最美的芳华华年,在寥寂的人海相遇,酿成终身的冤家,不断走到如今。3000多个日子,有他在身边,跋涉过最坎坷的山脉,翻开心窗,瞭望着梦中将来的那片海。有人倾听对任务情况贫苦的埋怨,对教导近况的徘徊无助;对完成抱负的扑朔迷离、何往何从的茫然猜疑;有人分享获得成果的惊喜雀跃,遭到孩子们喜欢想念、被他人承认的自鸣得意……十年风雨路,悲欢离合咸,各式味道尽尝遍。分享苦累甜美,见证生长印记。L像一只支持的桅杆,不时地赐与她行进的力气。十年的性命路程,感激有他,一起暖和的相伴。

流年是一首歌,唱着光阴的斑驳。再回顾,芳华好像昨。轻捻十年旧光阴,埋头吟唱。收藏一段情,在心田上雕刻;饮下芳香的酒,把友谊尘封得愈加醇厚,喷鼻浓。烟尘凡人间,光荣这纯挚的心意,没有染上一丝过剩的杂质。

寂寂秋夜,溶溶月色,回想的热喷鼻,如灿灿星辉缀满幽蓝的天幕。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