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短章三阕 

短章三阕

文/弦商 2015年02月11日 15:24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轻扑上视线的飞絮 站在融融的阳光下,觉得明天的风又温和了三分:踩着莲步,屏着呼吸,悄然地绕过金光闪灼的飞檐,穿过绿意涌动的枝头,在袂角和发梢间逡巡。一种涣散的迷退席卷而至

轻扑上视线的飞絮

站在融融的阳光下,觉得明天的风又温和了三分:踩着莲步,屏着呼吸,悄然地绕过金光闪灼的飞檐,穿过绿意涌动的枝头,在袂角和发梢间逡巡。一种涣散的迷退席卷而至,垂下视线,怅然地接受花瓣一样的手,悄悄地捻转开纠结的思路。此时,明智和冷酷曾经退避到皱纹深处,一条心理斑驳的青石巷在影象中伸展开来,听凭那熟习的跫音来往来来往往——

东风不起

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是小小的寥寂的城

……

呵,惦着你的我的心呵,怕又要被东风垒成月下惊箫的荒城,幽曲绵绵,芳草芊芊,每个夜晚都要纷披起杨花般的苦衷,在城与城之间婆婆娑娑了。

不断都喜好瞧轻巧蹁跹的事物:雁踪欧影,流云漫雾,袅袅的炊烟,蝶蝶的飞雪……瞧着瞧着,清愁就掮上肩头舞了起来。自由飞花轻似梦,真的是梦一样的安静,通明,芳香,骨骸都被浸润成了婉约的歌谣,飘零在悄悄的风里。

——又是飞絮时节,你月白色的身影还在每一次夕晖中单独翩然吗?

假如我有一双同党,那肯定是你给我的;假如我有一双同党,我只能向你翱翔。

宠爱三月,是由于它让我初度翻开了春天的窗户,在清光粼粼的湖面上彀捕到了芳香的抱负。天好久没这么蓝过,阳光也从未如斯明丽,这份明媚,不断能够追溯进幼年时明澈的瞳水里。依偎三月,纷繁旧事飞絮般劈面而来,打湿了枯涸的视线,牵攀下风霜的衣襟,你怎样会没有一种重生的打动?无言的缄默安然了,已经的沧桑随风吧,虽然时节不会老是阳春,性命只需不息,就会在风雨中不断地拔节生长。

红尘间,每团体不外是慌忙的过客。生与逝世之间,只是心途经了身材,泪旱路过了眼睛,思惟途经了名利,但愿途经了哀痛。于是,有的人挂念着身材,以是理解阵营金屋以避却风雨;有的人顾惜着眼睛,以是只晓得揽取名份以瞧个舒坦;有的人留恋着生的吃苦,以是害怕磨练,用足步蹂躏着思惟来浪费光阴。也有的人,拼尽一生的力量,涉过悠长的光阴,穿越性命,只为了走进永久的恋爱。

月色如水湿秋帘

夜深了。

都会的霓虹象是深夜里寥落的花朵,悄然地变更着容颜。孤蛩轻唱,似乎你恻然的幽怨。窗前工夫还在等待,旧约如歌,音容依稀,彻夜模糊着无言的流年,一页页被夜风悄悄翻过。

此时,月在帘上,你在雾中,我在灯下。

谛听夜间的足音,踏月的人还在彷徨么?沾露的视线能否垂落了一些湿润的呢喃?月色旖旎的夜里,总会有人踱在影象的小径上俯拾旧事,而旧事,是梦永久续不完的斑斓。

人生并不老是斑斓。完整是彻夜寥寂的月。寥寂的月是你善于的适意,广冷一枝水墨,饱蘸万分痴怨。

只恨胁下无双翼,孤负了春水流光。

清凉蓬山,落喷鼻蔷薇,枯水蒹葭。

轻指偷捻,琴音凝涩,再没有了昔日的一曲飘袅。本来旋律是有性命的,只在无情的心灵里蜿延发展。

烟雾旋绕,光滑而勉强地飘忽,思路样的轻巧,运气般的幻变。谅解我吧,说过了不再吸烟,却最终割舍不往那份似若良知的温度。

苦与喷鼻在吞吐间瓜代,借以舒缓淤塞在心的痛。脉管里翻腾着尖锐的砂砾,不断地研磨着那些贵重的日子,迫排泄已经掷地有声的言语,在风中结痂。

窗含秋声,帘映月容。屏山万重间,擎一盏青灯问路。

你若守看,那不倦而至轻拂上你明净裙裾的一缕光,是我的放飞。

你若回身,那寂静相随伴君默行的一剪影,是我的流连。

苍莽风雨,叠嶂关山,远渺千里外,能做的只要这些了。我没有月普照宽敞豁达的浩廓,人间间,我只是小小一粒萤,一豆盼望舞于你掌间的火。

不要说破

秋冷渐迫,夜凉凉地爬在衣襟上。四壁清辉,一方窄窄的案,慵懒着几支水笔。放下窗帘,在夜与我之间横上彩色细条的隔阂。帘上,霓虹从很远的中央偎了下去,暖和着瘦下往的视野。秋淡淡的言语如烟飘过,一些天籁悄悄地失落进夜里,倾耳细谛,只要心的律动在悄然。夜在流,悄悄如水,象是一支摇蓝曲,轻柔地催着梦花绽开。但彻夜无梦,白露为霜仍然是搅扰着我的一个命题。我枯枝般的手捞不起一片夜的叶子,这一场凋谢,还在持续。

铺开指间一缕轻烟,我晓得,要拜别的,老是难以握在手里。一些日子,一些歌声,一些浅笑和感喟,在光阴的白羽下翻腾成尘,掉散在暮秋的回眸里。纷繁落黄囤积在置之不理的荒园,细数,是我不胜的考虑。

我不说。不说了。流光飞雁曾经写下一阕残词,被你裹进含喷鼻的尺素里。我只能这么瞧着,来了的,走了的,相干的和有关的。即便再美,也请全数带走,不要给我留下一丝思念

我不要思念开花开,由于我想遗忘花落;我不要挂念着春雨,我只是想躲分开金风抽丰。带露的薰草,含忧的丁喷鼻,傍晚天井里的琵琶,月下柳荫里的浅唱。不,我不要莺飞,不要蝶舞,不要这所有能陷落我的斑斓。如许的斑斓过分严酷,而我,无以承当。

我只合在如许的夜,漂白着墙壁上的光阴。只合远远地守着本人,捻转开循环的结。我兴许会颠末谁的窗前,兴许会途经湘竹上那一抹红,可是,请不要说看法我,不要在意我的留连。我蒙尘的容颜不值你的回忆,此生擦肩,只是宿世的错。

那末,就让我能有一个沉着的回身罢。死后关山,足上风尘,一肩霜月。我把关于你的一切种在风雨中,风起雨落当时,必然会茂盛出一片风光。当时,我大概会在漫悠长路上蓦地回顾,你若发明,请假装没瞥见,不要说破。

秋残了,对冬说:我只是摘下了果实,却不想拖累了红花绿叶。我原想持续夏的昌盛,没想到把国土弄得清凉冷落。如今我要走了,你若瞥见我白了发,请不要笑我的错,不要说破。

——是的,不要说破,尽能够让糊口沉着一些罢。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