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初冬絮语 

初冬絮语

佳期如梦0 2015年02月11日 14:43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题记:在一场精密的雨里,秋往冬来,我在雨里恬静地行走,一些思路在雨里舒展开来,点点滴滴,寥落成初冬的絮语 (一)秋往了,冬来了 一场细雨,送走了秋日,迎来了冬天。 这场雨,

题记:在一场精密的雨里,秋往冬来,我在雨里恬静地行走,一些思路在雨里舒展开来,点点滴滴,寥落成初冬的絮语……

(一)秋往了,冬来了

一场细雨,送走了秋日,迎来了冬天。

这场雨,从暮秋就开端下,不断下到明天,还没有停止的意义。秋日的落叶,在雨里恬静地融进土壤,等候一场雪将它的魂灵深深地掩埋,再到来岁春热花开,从头生根抽芽,迎来另一个性命的循环。

时节,总能带给人一些莫名的考虑与慨叹。而人,因了这些考虑而变得成熟与妥当,若时节一样,迈着沉稳的程序,一步一步地前行,恬静地超出秋日,抵达冬天。一些心情,在时节的转角处舒展,偶然,便会堕入莫名的感慨与丢失里,这些感慨与丢失,像一场雨,濡湿了洁净的眸子,那些澄澈的蓝,在凝眸处垂垂地飘远,若一场斑斓的梦,与时节一同远往。

远往的时节,带走的不但是秋日,实在,还带走了一些秋事。那些在秋日未完的夙愿也只幸亏时节的深里放置,放置在细雨霏霏的堤畔,等候远行的年夜雁再一次到临,把一些胡想带往远方。

一些期许,在翱翔中跌落,痛了注视的眸子,一些幸福,在痛里固结成冰。总想,以这种封存的体例与时节辞别,辞别一些事,辞别一些人,辞别一些情。大概,辞别并不需求典礼,只要,腾空行囊,让心,回回通明,与冬一同,踏上新的征程,走进冬天的纯洁与安定里。

冬,是真的来了,一些轻冷,在精密的雨里延长,单独上路。

冬雨,淡了都会的浮华,厚了光阴的沧桑。都会,在冬雨里变得安静起来,纷飞的细雨,打湿来交往往的足步,行人,裹紧衣领的口儿,把风冷挡在里面,一些暖和,便热了心窝。

我站在风口仰视,瞧细雨纷飞若雪。耳畔,响起一段熟习的旋律:风起的日子,笑瞧落花,雪舞的时节,碰杯同饮……

我在青灰的天空下淋雨。内心,却等待一场冬雪。

(二)等待一场冬雪

重庆,是著名的火城,雪很少到临,偶然来,也只行走在深山老林里,都会的冬天,是没有雪的。而关于雪的影象,不断在脑海里残存着,每年到了冬天,总会想起那些悠远的影象,而我,也在殷实的眺望中多了一份期盼,期盼一场不期而至的冬雪。

儿时,影象中的雪,是晶莹剔透的雪娃娃、是斑斓特殊的白雪公主。记得上小学时,到了冬天,教语文的刘教师,老是有声有色地给我们讲白雪公主的故事,把我们带进明净的童话天下。而我,听着故事,老是出神。内心,早已堆了一个有着黑眼睛、红眉毛、胡萝卜鼻子、樱桃小嘴巴的雪娃娃,脑里,更是装满了七个小矮人,另有白马王子。我的童年糊口,也因了这些灿艳多彩的梦而变得活泼起来,贫寒的日子,便少了多少冷寂,多了几抹亮丽的颜色。

芳华时,影象中的雪,是一场永不用散的爱恋。读年夜学时,碰见梦中的白马王子:阿涛,他来自南方的年夜连,每年的冬天,他的天下,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而我的天下,翠绿照旧,冬阳微热。阿涛在远远的南方瞧雪,而我在漠漠的北方瞧落叶纷飞,我们在统一个时节里行走,又在统一个时节里走掉。那年的秋日,阿涛回到了南方,就再也没有来过北方,一场无言的终局在纷飞的雪里飘舞,而我,每年的冬天,系着阿涛送给我的领巾取暖和。

而现在,影象中的雪,是一场秋日的离歌。阿谁客岁冬天,还在窗前瞧雪花飘舞的女子,现在已往了远远的天堂。站在红尘,仰视玉轮之上,我不晓得,另一个天下,能否会有冬天,假如有冬天,那儿的冬天能否会有雪花纷飞?

我在初冬的雨里,恬静地行走,内心不断在想:冬天的雪在哪?当雨水滑过面颊,耳畔突然传来一些熟习的软语,阿谁像风一样来了又往了的女子,曾在一场又一场的冬雪里,写来悠远而暖和的梦话:“林儿,天冷了,记得维护好小手,别再生上冻疮;林儿,天冷了,记得加衣……”

(三)天冷了,记得加衣

往年的冬天,是在暮秋的雨里舒展而来,来得有些突兀、有些急,一来,就风雨交集,实在有些冷,不,严厉说来,是有些冷。网上说:往年的重庆,一秒进冬。固然,这种说法有些夸大,但现实确实如斯。

刚进初冬,不怕冷的重庆人就穿上了棉袄,或羽绒服,抵挡忽然而来的冬冷。街头巷尾,人们把本人包裹得结结实实,像装在套子里的人,恬静地在冬雨里行走。他们的足步,并不混乱,只是安稳若素地前行,在风雨里来了往又回。

而我,天天在都会里恬静地穿越,从都会的一端到另一端,沿途的景色,因了雨而得到了秋天里的颜色。行走在茫茫的人生海里,我有些模糊,总感觉,眼光所极之处,是另一个天下的迷离。

耳畔传来沧桑的旋律:“我最终得到了你,在拥堵的人群中……”。我坐在都会的边沿,恬静地倾听,却无法知晓,得到与失掉的间隔。我想,那些间隔,是我此生都无法跨越的水域。总喜好,站在光阴的堤畔,往遐想此岸的花开,那些乱了期许的疼,老是一现再现,像一些风里的故事,只要影子,不断在风里行走着。

我站在都会的风口,突然有些大白:实在,时节的冷算不了什么,真正无法抵挡的是那些在心海里众多成灾的冷。

我在冷寂的夜里,把本人捂在被子里,恬静地听歌。情歌一首、一首地唱,心却一点、一点地荒芜。迷离的夜色,揉碎了如水的苦衷,那些淡了又浓、浓了又淡的疼,在泪水里冰冷。那些冰冷,深深浅浅,在我佯装的愁容里解冻,像那些明净的雪莲花,开在冰凉里,却仍然通明、澄澈,使我在得到的隐痛里仍然能领有一颗澄明的心,不至于真正地迷掉。

而我,也因了一颗仍然澄明的心,在清凉的夜里,播种了一份暖和的亲情。还记得,初冬的阿谁冷夜,母亲打来德律风,战争时一样絮聒:“林丫头,天冷了,记得加衣……”

那晚,母亲说了良多,而我说得很少。我只是流着泪恬静地倾听,再听话地在德律风里“嗯、嗯”地应着。我在泪水里大白:只要亲情,能抵挡人生里一切的风冷……

挂断德律风的时分,我在泪水里笑着对母亲说:“妈,天冷了,你和爸也要记得加衣……”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