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如有缘便相伴永久 

如有缘便相伴永久

文/易水犹寒 2015年02月11日 14:32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流逝的光阴带走了太多的工具,坚毅的恋爱在那里?稳定的奇迹又在何方?愿工夫轻许一段缘,让感情和奇迹能永久相伴。今后,便静下心来,好好的赏识这明丽的春色,明媚的春景,不再为

流逝的光阴带走了太多的工具,坚毅的恋爱在那里?稳定的奇迹又在何方?愿工夫轻许一段缘,让感情和奇迹能永久相伴。今后,便静下心来,好好的赏识这明丽的春色,明媚的春景,不再为逝往的流年而感慨,不再为得到过往而哀伤。

——题记

走在贴沙河边,冉冉吹来的和风,带来了春意盎然。风平分明带开花喷鼻,耳畔的鸟语,洪亮响亮。河水清凌凌的,日光在湖面跳动着,像鱼儿的鳞片,出现着耀眼的光辉,才几日未曾寄望,冬的容颜便已减淡,春探出了脑壳,风光怡然,我置身此中,独步徜徉,轻嗅这夹带着水汽的微风,眼光目不暇接地流连在两畔。

九曲桥斗转弯弯,成行的杨柳已垂下了嫩绿的枝干,翠芽装点的绿,连雀儿也随着垂涎。喷鼻樟树在一片绿意中结满了玄色的果实,樱花冷静无闻地怒放着,人们也不甘寥寂地走出了家门,在河的两岸玩耍。鹞子在天空飞,伸展着飞翔的姿势,孩子在空中跑,牵动着长长的线,中年人挥动着鱼竿在河滨垂钓,有漫步的闲人堆积不雅瞧,白叟们结伴着坐在长椅上,琉璃瓦下的凉亭中,正式摆开棋战,楚银河界地厮杀开来。

草坪还顶着枯黄,却洁净整齐,像金色的毛毯,择一处视野坦荡,席地而坐,低头瞧白云悠悠掩映在一片蔚蓝的天涯,相映着绚烂多么的日光,鸽子回旋在远方的楼层上,燕子也该要回家了吧?低下头用手盘弄着枯黄下害臊的草芽,还憋屈着一身嫩装。

年味在十五的烟花中冲淡,2012已成为过往,都会在阅历了长久的安静后重回喧哗,马路又变得拥堵不胜。楼宇、街道上另有着节日残存的喜庆,那火红的灯笼呦,表现着对流年仓促的不满。

兴许在光阴眼前,没有什么能够永存,一点一滴逝往的,得到的,有的成为了斑斓的过往,有的兴许被深深地掩埋。如有缘,便相伴永久,何等想一句地老天荒,便可将所有美妙挽留,何等想一声天长地久,便永久没有苍凉。面临这如斯的风光,不由感慨,那些来去的现象,曾多少时,也是如斯的斑斓盎然。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昔时秦始皇。抚今思昔,谁能平复这满腔的纷扰之情,一个霎时,便已是泪雨滂湃。还记得那些铭肌镂骨的誓词,可现在,谁来相续?六六雁行连八九,只待金鸡音讯,远在海角,天南地北,山盟虽在,锦书难托,陆游与唐婉的恋爱,毕竟是镜花水月,如梦一场。

我爱你,你却不在我身边,你也爱我,我们却毕竟不克不及在一同,这是多么的荒诞乖张与好笑。说什么王权贫贱,道什么戒律清规,女王陛下,御弟哥哥,就如许生生的错过了,为爱痴狂,几人能做到不受世俗的拘束,贪生怕死。

孔雀西北飞,五里一彷徨,为何非要弄到揽裙脱丝履,举身赴清池的境地不成?庐江小吏,彷徨庭树下,自挂西北枝,又是多么的可惜!杜鹃啼血猿哀叫,一曲悲剧成悲怆,焦仲卿,刘兰芝,就算身后合葬在一同化为鸳鸯,又怎样补偿现在的缺憾?这一幕离合悲欢又该寻谁控告?

《梁祝》一曲,《化蝶》翩飞,是如何的感天动地;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又留给众人几多的感慨?此往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纵便有千种风情,又与何人说?那一弯杨柳岸的晨风残月,终极也只能单独赏识了。

“客岁昔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那边往,桃花照旧笑东风。”当崔护再次离开那桃花怒放的中央,却再也寻不到那位可爱的女人。在那桃花怒放的中央,墨客满怀哀痛单独赏识,慨叹之余,便有了如许的诗行。

如有缘,便相伴永久,得到了才理解爱护保重,为时已晚。说好的,幸福呢?我错了,泪干了,罢休了,懊悔了,只是回想的音乐盒还扭转着,要怎样停呢?喜好这首歌,周杰伦淡淡地归纳着,把回想带进理想,像是自问地诉说一段豪情。

良辰美景何如天,赏心悦事谁家院,本来万紫千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予了断井颓垣。春色多么,为何如许的美景却总有缺乏,让人瞧得这时光也变得忒贱。白云悠悠,美景难留,长恨春回无觅处,那边是止境。

当我挥袖道别西天的云彩,想把所有忘记,但是回想却澎湃而来。瞧着身旁的人一对对,想起谁肉痛在作怪,你瞧窗外山花开得那么美,真想牵你的手化蝶翩翩飞……谁是谁的谁,谁为谁心碎,谁是谁的谁的谁,谁让谁干瘪,谁是谁的谁的谁,谁让谁伤悲,来交往往的人,谁看法了谁,谁与谁重逢,谁是谁的谁。(艾莉莎《谁是谁的谁》)

如有缘,便相伴永久,恋爱本该如斯,只要如许,才无这很多的可惜;如有缘,便相伴永久,关于风光也只能寄予美妙的神驰。

东风当时,万物苏醒,桃红柳绿春来早,客来客往船仍旧,天上明珠,人世西湖,几多斑斓传奇,尽唱千古……当这首《人世西湖》透过游人的手机回荡在耳边的时分,我已在杭城勾留了一年,工夫斗转,物换星移,于是,便又多了一重感慨。

想昔时,王勃在滕王阁的心境大致也是如斯吧,阁中帝子今安在,槛外长江空自流。面临着滚滚江水,那一腔脱颖而出的烦闷之情便囊括而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此情此景,过目难忘,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鄙人明主弃,多病故交疏”,孟浩然四十高龄应试及第,烦闷难平,于是便有了《岁暮回南山》,李白称其“朱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可作为蓬菖人,孟夫子也有不为人知的苦处,不是不仕,而是不达时宜,多病之躯,为之何如!

“改日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宋江在发配江州牢城途中,在浔阳楼挥毫写下如许的诗句,但是阴云难测的南宋朝廷岂有他用武之地?终极沦为草寇,铤而走险。

“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灾此登临”,杜甫因谏而惹恼皇子,不被重用,“不幸后主还祠庙,日暮聊为梁父吟”,以是,也只能如斯怨天尤人了。

抽刀断水水更流,碰杯解愁愁更愁,站在九曲桥上,面临滚滚河水,那些过往今昔的光阴、世事都像片子的画面般出现在脑海,那些熟习的词翰、歌曲也踏浪而来。飘蓬江海谩嗟吁,现在的我又身似浮萍了,瞧着穿越的门可罗雀,怎能不心声慨叹,目前瞧又过,何日是回年?

我需求从头寻觅自我的归程--恋爱、奇迹,如有缘,便相伴永久,走好本人的每一步,享用这明丽的春色,明媚的阳光。早岁那知世事艰,华夏北看气如山,兴许这就是年老的益处吧。

折几根柳条做成花环,我也学着游人的容貌,戴在头上,现在,心已安稳。都说凤凰涅盘,象征侧重生,新春,新的开端,春天来了,万物苏醒,阅历了九曲回肠,便遗忘了一切悲悼,现在站在这九曲桥上,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了。

于是,抛一枚硬币,闭眼,双手合十,祷告:愿顺风如解意,轻易莫摧残,你我如有缘,此生永相伴,事事顺心,所有安好。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