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日记> 清风束笔一庭萧瑟无所依 

清风束笔一庭萧瑟无所依

文/魅影☆幻儿 2015年02月11日 13:46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一、一步一迷离 这个冬天好像出格的悠长,梅心跌破,冬雪无依,那些被风雪吹落的残枝瑟缩在街角,不断的翻转、远往。我静伫于窗前,披一身冬衣,披一身的清癯,凝神。 茫然的指间流年

一、一步一迷离

这个冬天好像出格的悠长,梅心跌破,冬雪无依,那些被风雪吹落的残枝瑟缩在街角,不断的翻转、远往。我静伫于窗前,披一身冬衣,披一身的清癯,凝神。

茫然的指间流年韵转,一缕冷魂,在倚窗轻笑的霎时寂静而逝。那年的人那年的事,阿谁开满海棠花的小院,早已沉溺堕落在尘凡。青苔暗结,在心底深处更加的厚重。站在篱笆之外,一步一迷离,走进影象里关于你的傍晚。

傍晚,是谁在冬雪的枝头折得了多少冷喷鼻,折得了我心底那一丝热,再借着傍晚的雨点小扣梧叶,小扣字里行间细碎的旧事。我在傍晚中眺望,听凭眼光穿透天涯一抹淡逝的烟霞,一叶飘零的渔船,和那些碌碌的众生。可仍然是如许的傍晚,错过了与你相遇的时节,一回身,就已轻抛了一世的韶华。

远处,乱山平野,冷鸦擦过地面,戏于风里。此时的小院更加空寂,更加的纠民气肠。夜深人影杳,梅绽何人知?小院里那棵静默发展腊梅,不知何时已绽初蕾,淡黄的、晶莹的,穿透了时节的凉。

而我独喜这一脉喷鼻,在氛围里来往返回,纵是万物萧杀,仍然攲歪横俏,拥一簇青春,淡定于西风吹醒处,淡,若流光。此时,我执意念之魂,成影,成烟,成你眼角一滴清泪,借梅花酿酒,酿你昏黄的清影,任红唇在羽觞中陷落,再走一回花间旖旎。

彻夜我只做我的歌者,在凄凉的土壤里清唱。彻夜,我只要一束月光织成的孤影,一束孤影后的黯然和神伤。在这冰冷的时节,用这一起冰冷,冰封一切的瞭望。

一步,一迷离,让所有的空缺,孤尽在纸上心尖。

二、一庭一萧瑟

是谁在不时的忘记,我已有力诘问。那条展满阳光的巷子,深深的,埋在梦想里。本来,所有的冷傲不外是为了粉饰心里的惨白,本来,所有只是惨白。

灯下,又是谁愁肠暗结?那一缕轻愁,不外是风月无依的捏词,若无执念,我用什么来证实那些已经?用什么来挽留梦?你来,我接你,你走,我送你,不外如是。突然笑了起来,过往的人与事,淡若轻云。

我一直是在一团体的路下行走,低着头,在蒙昧的影子里麻痹。在不时的陷落的日子里彷惶、不安,下一个歌者会呈现在什么样的路口?我又会用什么样的心境往等候更生或许掩埋?

楼头飞雪,醉饮了我的苦衷,眼光迷离中,星汉漠然无色。我于空浮中孤写清秋,写那些无寄的雁字,写迷掉,写心悸,写无可写。拂衣,霜华已换,一庭一萧瑟。萧瑟,突然喜好上了这两个字,落寞多少,空阔多少,寥寂中拾得清减多少,很多的幻念之后,天下会是什么样的形状?存在或许不存在,还主要吗?

浮生若水,萧瑟的我最终无法酝酿一场绵绵心意,呵我梅边妆容,呵我葱茏的苦衷。所有的挣扎,只呵出你花榻上那一阙离词。很多不经意的章节,还不及回味便已跟着一炉轻烟袅袅而往。幽静,清冷,清华落落,如水怅怅。

我只是一团体的夜,一团体独行在尘凡陌路。然,何俱?

笑对天穹,我,心贫如洗。

三、一花一天下

一花一天下,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地狱,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喧嚣。

佛说:年夜千天下,一切草木森林,稻麻竹苇,山石微尘,一物一数,作一恒河,一恒河沙,一沙一界,一界之内,一尘一劫,一劫之内,所积尘数,尽充为劫。

执佛语,扫我心尘,扫尽念与欲的虚妄。神和佛陀的光环,机密向着天上循环,寥寂的食指,空空的被雨水发展,发展寥寂。

我坐着,和站着没什么差别,我醒着,和眠着没什么差别。一柱喷鼻抵达的天下,惨白的让人猖狂。合掌向月的忠诚早已淡若轻烟,是谁给了光阴玩弄的捏词,今后人世痴怨不停。

天下空如花卉,众生法相,又与我何关?我自众生之外,渡已之劫,渡尘凡数十年的空念。借菩提因果,借常青藤和凌宵花往期盼那往世来生。

彻夜,我借清风束笔,品味一段草根的故事,铺开爱恨情愁,铺开本人。假如你一觉悟来,再也寻不见,再也喊不该我,阿谁没有阳光照射,却寓居着良多名字的中央,请不要用眼泪往祭祀。

静伫在窗前,轻说:心若无尘,心便好。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