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诗歌> 芳华哀伤三部曲 

芳华哀伤三部曲

文/丿Mars丶落寞 2015年03月01日 15:33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其一: 砺炼 光阴的循环 它兴许能够淡往所有 但我置信 他一直无法淡往恋爱 依稀月下 枫叶落水 水静如镜 荡起水苑 冥冥之中,爱的降临 它是那般昏黄 以致于无法瞧清 寂静间 它又是那么明晰

其一:
砺炼

光阴的循环
它兴许能够淡往所有
但我置信
他一直无法淡往恋爱

依稀月下
枫叶落水
水静如镜
荡起水苑

冥冥之中,爱的降临
它是那般昏黄
以致于无法瞧清
寂静间
它又是那么明晰
令人无以忘怀

如同一场梦
醒来之后
只要枕头上的泪迹
和一颗破裂的心。

其二:
升华
众多星空下;
芳华与恋爱,
回避与哀伤。
把哀痛谱成变奏曲;
却无法为你奏响。

那是天空下的陆地;
那是巴乔眼中的哀伤。
瞧不到阳光照射你的乌发;
不敢再对视你炽热的双眸,
由于在你的脸颊后;
那是一颗冰凉的心,
冷的让我颤栗,
冷的让我火热的心;
不成复燃。

良多年之后;
兴许我的回宿不再是你。
良多年之后;
让我单独在角落奏起昔时的变奏曲。
良多年后;
让我举起当时的拉斐
对月饮尽!

朦昏黄胧的爱;
那些激动的许诺。
轻轻扬起嘴角;
落下一滴混浊的泪。

其三:
消融

挥舞同党,今天照旧一样;
迈起足步,将来仍是苍茫。

天空与年夜海,恰似无边无界。
熟透的红橘,若非无法摘下?

被停顿的红酒,能够承载光阴;
被逝往的芳华,只能淡淡忘记。

旧日何时,曾为恋爱伏笔;
此时以乎,只得葬往往爱。

扇起双翼,若何奔腾年夜海?
迈前双足,橘树已成枯木!
对月红酒,酿出韶华光阴;
葬往的爱,不想,也再也回不来!

——寄初恋,寄芳华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