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诗歌> 四时 

四时

文/谢鑫 2015年03月01日 14:21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迷惑是春天打翻了布坊的染缸, 红的绿的一股脑的展将, 白的灰的一层层的染过, 柳青黄; 兴许是炎天翻开了太阳的盖头, 亮的热的年夜咧咧的闯荡, 草啊虫的一个劲儿的疯长, 瓜红瓤;

迷惑是春天打翻了布坊的染缸,

红的绿的一股脑的展将,

白的灰的一层层的染过,

柳青黄;

兴许是炎天翻开了太阳的盖头,

亮的热的年夜咧咧的闯荡,

草啊虫的一个劲儿的疯长,

瓜红瓤;

大约是秋日扯往了冬风的衣裳,

冷的凉的呼噜噜的流淌,

黄的红的稀啦啦的飘落,

果留喷鼻;

不定是冬天不满人世的墨色,

冷的冻的无尽头的洒落,

素的白的闹哄哄的飘动,

月薄凉。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