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朱颜美不外朱砂泪 

朱颜美不外朱砂泪

文/浅月若寒 2015年02月28日 21:39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烟晚暮色,细雨微垂,桃花巷柳,青伞一枚。断桥边,长亭前,看路海角,不见夫君回,我在三生石畔等了一个又一个循环,今生但为君前醉,只道此生应不悔。相思相念不相见,独留一曲情

烟晚暮色,细雨微垂,桃花巷柳,青伞一枚。断桥边,长亭前,看路海角,不见夫君回,我在三生石畔等了一个又一个循环,今生但为君前醉,只道此生应不悔。相思相念不相见,独留一曲情殇,吟满天上人世,朱颜美,不外朱砂泪……

——题记

春意渐浓,晚风却沁出一股清凉,我在江南的夜里单独怀想,领会了一番“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的别样明朗,也想学前人把酒吟诗,将这黑甜乡中的小桥流水、烟柳画桥尽数写进诗里,最好再附上点大雅,乘着醉意,一笔挥毫,刻一段风花雪月,忆一程青梅旧事,一回顾即是半个盛唐。

如烟尘凡,安稳静守。我以一颗唐诗的心,绘着宋词的光阴,着我美丽般的字句,浅诉我悠悠的心。字里字外皆是怀念,梦里梦外尽是留恋,几多次梦里与君相会,依君怀,任你温顺地轻吻我的长发,羞怯娇颜,红晕轻锁眉间,惹君心,万般怜。君若知我相思意,能否似我心,今生定不负?

莲开尘凡,冷艳了光阴,寥寂了流年。我为你动凡尘梦,谁为我解寥寂心?兴许这一段碰见是缘也是劫,你必定是我终身解不完的结。我终身最美的缘是碰见你,而最美的劫是爱上你。

我本孤单,何如爱本就是一场寥寂的旅途,带着念起便微疼的怀念;我本哀伤,觉得能够在你给的幸福里陪着你漂泊,本来爱就是一种甘美的哀伤,想起甘美,相思哀伤,自从爱上你的那刻起,我就再不是我本人。因你的爱,我不再孤独,由于爱你,却寥寂了我全部光阴。

兴许此生我们都是伶人,总在他人的故事里,流着本人的眼泪。从不敢瞧过分密意的字句,怕震动了心里深处那根为你而设的弦,不停而奏出忧怨的音;从不敢听他人如斯这般的故事,由于那故事里有你也有我的影子。我所见的每一处山川都有你的身影,我所写的每一段笔墨都是我的心意,故事太深,只怕缘分太浅。

那日从他人的故事里回过神来,我便止不住地沉溺于哀伤,什么是永久?不外只是耐久当前的回想。在一首消沉的音乐中冥想,我想到了你,想你的好,忽然之间不知该怎样往爱你,我该若何妥帖安置这份密意才不会得到?都说爱护保重领有,而当我领有你的全全国那刻起,我就必定了为你一世倾慕。

“你爱我吗?”

“我爱你”

“有多爱?”

“好爱”

“爱多久?”

“三生三世”

“从何时开端爱我?”

“从相遇的当时起……”

相遇那一世,我为桃花,你为流水,相思相念不相亲,但教落花随流水。为了与你相拥,醉美是那一季的桃花雨,你是雨完工流水,我是桃花进春泥,即便只要半空中的霎时温存,我也愿。那凋谢了一地的碎花,承载着你我爱的夙愿进了灰尘。

再续那一世,我为朱颜,你为将军,今生但为君前醉,执灯帐间盼君回。你血染山河只为了那美丽全国,唯交战军前那一眼,再与你不复相见。君可知,我为你倾城了终身等待了一世?如有下世,能否宁舍全国不负她?

等待哪一世,我为琴,你为箫,谱就一曲情动天上人世的梵音,续一场琴瑟和叫的传奇;等待哪一世,我为清风,你为白云,缠绵万千瞧云卷云舒随风起舞,柔情百转在暴风骤雨里缱绻;就在这一世,我为在水一方的伊人,你为两两相看的令郎,下世情下世再续,我只需你此生爱我终身,以不负我倾尽二心,只为一人。

是谁说过情深不寿,我日日思君,夜夜盼君,只怕毕竟逃不外一个传奇,如斯情深,如果应了劫,我又该往那里寻你,今生最懂我的人……

我感激缘分,培养了这一场相遇。他人只瞧得见莲开的美艳,而你却瞥见美艳面前的莲的苦衷,拨动了我尘封已久的心扉,以是我也感激你,给了我你的天下,宁舍全国以得佳丽心。然我不要这人间的富贵,你就是我的全国。今生有你,人间再无他。

世上最密意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在一同,如若你在,才是我的全国。我爱你,只是怀念老是伴着泪水,我本尘凡来,还回尘凡往,只是那一世,纵我是浸满泪水甜蜜的莲心,也要做你流着泪的温顺男子,当时能否轻吻我的泪,通知我别哭?

朱颜美,美在罪,美获咎,罪在今生不悔,美在倾城之泪。朱颜再美,不外是朱砂泪。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