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回顾阿谁喊芳华的光阴 

回顾阿谁喊芳华的光阴

文/婉如@一梦 2015年02月28日 21:25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金风抽丰飘作画,暮雨亦成诗,落叶纷份,秋意浓浓。独依窗前,任风吹,瞧花落,细雨飘飞;黄花树下,独饮怀念。走不出的,还是那梦里花间的甘言蜜语--凝眸、看穿、诉不尽当时芳华韶华

金风抽丰飘作画,暮雨亦成诗,落叶纷份,秋意浓浓。独依窗前,任风吹,瞧花落,细雨飘飞;黄花树下,独饮怀念。走不出的,还是那梦里花间的甘言蜜语--凝眸、看穿、诉不尽当时芳华韶华……

--题记

四时,在眼眸中循环;光阴,在手指间流逝。一回身,又是一个时节辞别。不知不觉,足步曾经行走在秋的中端,红叶漫舞,落叶纷飞,悄悄散步于一径秋凉,那盈了怀的苦衷,也便若梦,随片片落叶,千回百转,飞花一地哀伤。

糊口,照旧是有趣、单调。天天自始自终的,晨起,欢迎向阳;瞧天空云卷云舒,花着花落几番晴;傍晚,夜色一点点淹没,我在夜被黑的包抄下,打开门窗,把都会的浮华与虚象都关在门外,带着凉薄的心跳与呼吸,开端与寥寂为伍,与笔墨结伴。纤指轻弹,只写属于本人的笔墨,笔墨,一直是我最完满的恋人!

柳绿落,雁南度。秋意正浓,人儿那边。弯菊黄,长叶枯。秋暮意深,滴水难溶。昔色满天,冷月堪冷。支一地碎影,踏满地残红。却道是,持花只瞧流年,弄影又触浮生缘分是本书,翻得不经领悟错过,读得太仔细会堕泪。聚了一梦,散了三生。清风抚面,泪落夕云。也只能感慨,流年浮生,离合两仓促……

半夜,窗外忽然刮起了暴风。翻开窗,劈面拂来的风,曾经带着秋的萧瑟和凉意。落叶知秋,片片意幽幽,窗前冷风照旧,情路不胜回顾。那些已经觉得记忆犹新的工作就在我们记忆犹新的进程里,终会被我们忘记在某个角落!记不清,哪一年,哪一月,哪一个旱季,伴着心的徘徊,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招招手,与芳华道别。还将来得及瞧清前路的泥泞,便被光阴无情地推进了生长的风口浪尖上。今后,一起流浪,跌跌撞撞。匆促间,用懵懂的眼神苍茫地端详,这个所谓的成年人的十丈软红,总觉得里面的天下很出色什么都不怕,却知,也很无法。幽静多少?如同,他人能瞥见你的疤,却一直感触感染不到你的痛?

不知从哪传来的歌声,奶茶温婉的《厥后》温柔的随风而飘:阿谁永久的夜晚,十九岁花季阿谁炎天、你吻我的阿谁夜晚,让我今后的光阴,每当有感慨总想起当天的星光,当时候的恋爱,为什么就能那样复杂,而又是为什么幼年时,必然要让深爱的人受伤,在这类似的深夜里,你能否一样也在悄悄追悔感慨……(恋爱散文 www.wzbl.net)

这首歌听了N年,听过有数遍,歌词里淡淡的哀伤滋味打动如初。刘若英,阿谁用哀伤的歌声打动人的男子,再一次用她柔嫩的声响将我俘虏。总觉得相爱的人,城市当相互是心手里的宝,会相互爱护保重幸福到老!那知?工夫真的好恐怖,那些逝往的芳华韶华,都被沦为了昨日苍莽的回想,只剩下回看的感慨!那些年、那些人、那些悲欢旧事,阿谁熟习的中央,另有阿谁熟习的背影,跟着那些熟习的肉痛袅袅而至,狠狠地撕扯着曾经麻痹的某根神经。我供认,我还没有充足的刚强用来粉饰本人的那份在意和心碎。

那条老街,你往瞧了没有?那一晚,我往了。我安稳地鹄立在它身旁,它,仍是畴前的容貌,仍然是我心灵深处最憨厚亲热的故里,只是倍添了些许的沧桑。有些事,就如许,不断重复着,心里接受着它的煎熬。我狼狈万状,却又不想一败涂地。突然发明,性命里划过你的陈迹,淡淡的,疼。实在,我们都怕失落眼泪,由于我们都已经爱过!

回顾阿谁喊芳华的光阴,幸福在左,哀痛在右。已经,我感触感染的是右边的幸福片断;现在,我触及到的倒是左边系统的哀痛影象!道别的经年,不胜回顾。那些,多姿的芳华,苍茫的芳华,懵懂的芳华,落泪的芳华,婀娜的芳华,芳华的美好全数流传在了沿途的景色之中,苍茫,辛酸,欢声笑语在影象的天空里承载着胡想而翱翔,芳华才成了心中的永久。已经的浮滑和幼年蒙昧,再也不会有……成年的天下,太多的无法,有的时分之前的影象太深,它会抢走之后的一些影象碎片。

站在时节的端口,守看一座城,覆手寥寂,哀伤是一缕风,穿过指尖,遗落在淡淡的流年。驰念一团体,思念一段情,哀伤在左,富贵若梦;幸福在右,荒无火食……

于含笑安恬里悄悄执笔,万千心境轻锁眉间,一纸经年,半笺心语,弱水三千魂梦断,落墨处,冷艳了光阴,暖和了光阴。那些久久想念的,那些铭心镂骨的,都终极回为恬静。性命即是从本人的眼泪中开端,在他人的眼泪中完毕,这两头的进程喊做幸福!

回眸一笑,终是人淡如菊!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