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一如川泽 

一如川泽

文/一世浮生,韶华纵 2015年02月28日 13:43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一条河道在村庄南面慢慢流淌,自西向东。 河面捎带着几根短小纤细的树枝,偶然从下游涌过去的风中同化着镇上冰糖葫芦的淡淡喷鼻味,和着村里的土壤、青草味儿,一股淡淡的 幸福 的芬

一条河道在村庄南面慢慢流淌,自西向东。

河面捎带着几根短小纤细的树枝,偶然从下游涌过去的风中同化着镇上冰糖葫芦的淡淡喷鼻味,和着村里的土壤、青草味儿,一股淡淡的幸福的芬芳就洋溢在氛围中了,净水不断这么以为。

几年前嫁到镇上的姐姐回外家过年时特意给弟弟净水带了一根冰糖葫芦,净水想,本人一辈子都不会遗忘那根冰糖葫芦的滋味。瞧似薄薄的几近通明的冰糖衣上面是两根拇指般粗细的圆滔滔的山楂果,净水一瞥见姐姐拿出来的冰糖葫芦就闻见了它厚醇的喷鼻。

净水最喜好冰糖葫芦的冰冷又酸甜的味道。薄薄的冰糖衣咬在嘴里倒是那么地脆!净水在一声声脆响中乐呵呵地从院子里跑到院子外,几滴冰糖牢牢地黏在了牙齿上,净水仍不知不觉地跑着。

净水跑到小山坡头,不寒而栗地伸出右手,紧握着的冰糖葫芦霎时呈现在一片冰天雪地中。山楂果鲜艳欲滴的红在六合间是那么地背眼!净水不由地瞧呆了,面前却忽然显现起姐姐出嫁时一身白色的嫁衣和那顶白色花轿。

净水遗忘了呼吸,像是一丝风也会忽然间冲破这种严肃的斑斓一样,半分钟不到,净水猛地弯下腰,年夜口年夜口地呼吸着冰冷的氛围,神色更加苍白,冰糖葫芦悄悄地握在手中。

净水直起腰板,看向远方,眼神中显现一抹哀痛,却又多了分刚毅。“净水,我的净水,你必然会成为姐姐的自豪的!”上轿前,净水偷偷地跑到姐姐房间,素日温婉的姐姐瞧到本人却忽然小声抽泣起来。净水手足无措地看着姐姐,数起姐姐嫁衣上的珠子来。

净水每次从黉舍返来,总会来瞧一瞧村庄前的这条河道。净水也曾问过姐姐这条河道终极会流往那里,姐姐说等本人长年夜后就大白了。小时分许很多多不大白的工作,终极都是一句长年夜了就晓得了的答复。

河道流向年夜海,年夜海却不是它的起点。流经的途中浇灌了麦田,浣洗了衣服,酿成了云朵,又跟着雨点回到河道中。

“清风——”净水悄悄地呼喊着姐姐,像河道一样洁白温婉的男子,那就是他的姐姐,净水终身的保卫。

原创作者:多崎作)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