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春天,永驻我心 

春天,永驻我心

严笏心 2015年02月10日 21:24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我是一个对时节变更不太敏感的人。直到有一天,我百无聊赖之时凭窗远眺,瞧到窗外的几株柳树碧玉妆成,垂下万条绿丝带,才恍然感觉,春天这位不速之客早已寂静降临。 感激柳树的提示

我是一个对时节变更不太敏感的人。直到有一天,我百无聊赖之时凭窗远眺,瞧到窗外的几株柳树碧玉妆成,垂下万条绿丝带,才恍然感觉,春天这位不速之客早已寂静降临。

感激柳树的提示,使我的思路变得活出现来,不至于滞留在满目萧索的夏季而逐步枯槁。于是不由得走出房门,寻春而往。固然是奔着那几株绿柳。

柳树随风摇晃在楼后小区绿化带的草坪上,一袭绿衣,盎然着绿意,枝条婆娑,活色而生喷鼻。我数了数,恰好五棵,这使我想起了“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的五柳师长教师。固然不敢妄比陶翁,但是陶翁淡泊之糊口,率性之人生使我敬慕已久,歆羡至极。无法久住于此,全日为活力忙繁忙碌,往来来往仓促,白费了这一片绿荫。

奢看有那么一天,邀三五良知,温一壶老酒,围坐柳树之下,似陶翁那样酒既醉而退,不惜情往留,着文章而自娱,箪瓢空而晏如。奢看终回是奢看,瞧当今“全国熙熙,皆为利来;全国攘攘,皆为利往。”众良知成天行走于江湖,谁有闲工夫陪我在这里饮风赏月,附庸大雅。如斯奢看,只能作如是想。仅此罢了。由于我也肩挑养家生活重任,成天蚂蚁一样繁忙,留下金樽空对月。明天偷得半日闲,来这里寻欢作乐,已不错了,切莫孤负了面前这****。

早已过了”草色远瞧近却无“的时节,草坪变得绿地毯一样。高扬的柳枝拂弄着草尖,柳枝间穿越几只灰色的麻雀,前后追着飞,不像是寻食,好像是谈情说爱。柳树根部几簇黄色的小花,装点在绿草间,尽情衬着着浓浓的春意。柳线构成的绿帘里偶然有浓妆艳抹的男子晃过,乱用人眼。她们在蹂躏景色的同时也有意间发明出不相上下的韵致,引到手痒的一般男士不由得摁下相机的快门。我不忍心踏进草坪,只是沿着坪沿边篱墙外的石子小径,拨开下垂的柳枝,渐渐地走,悄悄的瞧,冷静地品咂着这酿了一冬的春意。

突然,有一庞然躲獒般宠物狗,误闯柳林深处,牵一个烫发女主人紧随厥后。那狗走近柳树根,用狗类特有的举措,淋漓尽致地撒一泡尿。随即,水漫青草地,汪洋而恣肆。然后,狗摇一摇身子,牵主人而往。称心间忽见此景,我不由摇头闭眼,快步拜别。边走边想,前人总结出十焚琴煮鹤事,不知有此事否?

和这片绿化带隔径相看的是几处楼前小院,小院清一色用低矮的栅栏围护,院内的景色尽收眼底。就近一处院内,畦埂有条有理。畦内种着葱、蒜、春韭,茎壮叶茂,绿意盎然;埂上装点油菜,黄花摇曳,睥睨生姿。栅栏根处栽几株柳树、杏树,树干拇指般粗,枝条溢出栅栏。柳枝的嫩绿叶片,杏枝的粉红花瓣,红绿相间,相映成景。我猜想,小院主人必然是一位别开生面的幡然老翁,否则怎样会有如斯空闲和闲情把小院收拾的如斯情味盎然。我心中泛酸:这老翁也太“贪心”了些吧?怎样能把人间****都占领在你的小院里。

半晌,楼门敞开,走出一位老者,老气横秋却一脸庄严,手拿一铁铲,走到小院里,开端根除那些葱、蒜和春韭。我茫然相问:“年夜爷,这些葱、蒜和春韭还没有长成,铲失落岂不成惜。” 年夜爷头也不抬,一边挥铁铲一边说:“接到街道办管委会告诉,小区内禁绝擅自种菜,期限根除,否则罚款。不但是菜,连小树也不许随意种,这柳树、杏树也要根除。”

我瞧得出老者说这话时的脸色清楚吐露出无法,便抚慰说:“春天在你心中,谁也根除不往。”

我诧异我怎样能说出只要哲学家才干说出的话语。实在想想也对,春天在每团体的内心。哪怕是焚琴煮鹤的那只狗,另有这掉臂实践的禁种令,谁能轻渎你心中的春天呢?!

春天,永驻我的内心;****,点缀我的糊口。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