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流水下山非故意,片云回洞本无意 

流水下山非故意,片云回洞本无意

文/一曲红绡 2015年02月10日 14:52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随浪逐海角,追迹觅踪迹;天外之客缘何来,飘渺莲喷鼻娉婷立;不似尘凡一奇葩,倒像峭壁悬薜荔。随浪不附浪,追迹不跟迹;云本无意以出岫,水也有意至下贱, 人生 若得如云水,大海捞

随浪逐海角,追迹觅踪迹;天外之客缘何来,飘渺莲喷鼻娉婷立;不似尘凡一奇葩,倒像峭壁悬薜荔。随浪不附浪,追迹不跟迹;云本无意以出岫,水也有意至下贱,人生若得如云水,大海捞针遍界春。对夜静安无眠意,拈得春梦涂星语,缘来缘往皆是空,禅来禅往静思语。

———— 序

月漉漉,波烟玉,何曾醉卧赏明月?饮露听风止思语,依着曲折盘郁的光阴,抷一汪月光含笑于混沌人间,静卧禅意,窃听梵语,慢嚼轻咽细细品味各类曲由。耽溺花好月圆月,杨柳岸醉狂一时,人生而生之,本是苦短,何须不知疲倦于芥蒂。拂衣而往,哭笑年光光阴,嘲弄工夫,何须润色本人打扮其他,尽甩清风依稀契合心灵深处的呼喊。

尔可为之,我不克不及;我能为之,你不克不及。人事好像是各尽其职,交错成这形色尘凡,冷冷清清之间遗忘原始的脸孔,歪曲本来的心灵。哀伤在安谧里发酵成咸咸的泪水,焦躁在浮尘里升华为歇斯底里,缄默在恬静里固结成淡淡的情愫。随工夫的沉淀,灰尘掩盖了本来的目的,迷掉在最纷纷的旮旯里。

洗尽铅华呈素姿,待回净洁待何时?误撞进网的蝴蝶猖狂振翅也无从逃走,大概有一个希冀,即是再阅历玩火自焚化蛹成蝶,再次回回本真。寻一剂良药,镇住无从动手的伤痛,脱失落露宿风餐的外壳抵达渡我的津口,暴风暴雨对逆流而往也杯水车薪。渡我,在不远的此岸,嘘唏耳畔的碎语,唤作流水片云,化作韵律禅心,伴我长逝,渡我云飘尘缈。

流水下山弯曲盘转,丝丝梦话不停中听,谁道流水决心而为之?自上而下,适应赋性罢了,不追名逐利,自由自在泛动于明山清川,你我,几人而能为之?

经常想起董姬之语:月之气静,碧海彼苍,霜缟冰净,较赤日尘凡,迥隔仙凡;人生攘攘,至夜不休,或有月未出已齁眠者,桂华露影,无福消受。浮扰炊火之所,昏昏沉沉中如是所说我们的确良多风景都无福消受,最贴合心灵被嚷嚷躁动埋没。亦或是因而而恋上几次举头看天,亦或是因而而屡屡夤夜不愿进梦,踏着浅眠,寻觅那一段浪迹,与流水同和,映托这月的静,流向远方。

片云随风飘来飘往,也不是故意而为之,冉冉丝缕中听,清净养颜充耳,往六根洗心灵。荡来荡往,不在不测界的观点,天下所有语言行动,不外是心灵投射出来的影子而已。

淡漠被愈演愈烈的炎炎气味蒸干,追溯三生七世寻最纯的淡漠,盼望如不沾污泥不惹尘垢面临工夫的推移,靠近天然的姿势,迎着美酒玉露,也回回雕心纨质的来源。

凌波微步,穿越人来人往,瞧着彼时生疏的脸,推测那些熟习的寻求,堕进无底深渊,浪荡于愿望的泥塘,深一足浅一足。疲倦难平,闭眼栖息,窥见一缕幽梦,驾云沐月。

越来越远的音息,春梦一场如浮云,身外之物何必固执,弦外之音何必猜疑,就循着有意无意而为之,浪荡无拘束,不必花俏装潢,不因人言斩菱角。在磕磕绊绊,人流如川中坚持心态安稳。与思惟的生灵交和,发生共识,不时浇灌,汲取心里深处的呼喊。

趁着月光,截取偈语禅诗,写下陋质俚语,念叨陋劣雾语,卸下陈年旧情爬行在字里行间,听取数字至理,痛饮甘露美酒。而已,而已,人不解我,我自解。世事洞明还未到,囊空如洗已多时,忠言媚语难开口,人事不求决心为。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