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明月夜,醉东风 

明月夜,醉东风

文/念奴笙 2015年02月10日 14:49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厌倦了餐桌上的锅碗瓢勺,受够了一群人的喧哗碎语,繁华只会让心境急躁,人多只会让人疲于敷衍,丰富的事物只是不用要的糜费,既然如许,我们又何必固执于餐厅饭店,觥筹交织? 冤家

厌倦了餐桌上的锅碗瓢勺,受够了一群人的喧哗碎语,繁华只会让心境急躁,人多只会让人疲于敷衍,丰富的事物只是不用要的糜费,既然如许,我们又何必固执于餐厅饭店,觥筹交织?

冤家诞辰,我觉得会像以往那样在餐馆热繁华闹、大举拼杀一番,后果倒是别开生面出其不意的,可却出格中民气意,是我抱负中的诞辰盛宴。

我们一行三人,带了六瓶啤酒,有鸡爪,有烤鸭,有花生胡豆,有藕片辣肠。寻了一方恬静草地,尽享我们的文娱光阴。说谈笑笑,泛论人生梦;嘻嘻哈哈,忆中儿童光阴;哀哀叹叹,不快意事长存;清喧嚣静,叹赏天上星月。无车马喧,无人声沸,我们的天下清幽清幽。

清风吹过耳畔,留下的是青草的芬芳;明月散照,展成一地的银霜;星星眨巴眨巴,调皮着久躲的胡想;人山人海雀仔,为安谧添得多少颜色;绿茵草地上的我们,却早已遗忘了工夫在走,忘情于心上的怡然,沉醉于方圆的情状。

古来圣贤皆寥寂,惟有饮者留其名。虽不是圣贤,却不甘漠然于世。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前人英气干云,不由钦慕,效仿一番,品品前人意。都说酒逢良知千杯少,不假,但在此酒虽不多,大师尽意,同舟共济忘烦忧才是真。友情就像愈酒弥喷鼻的琼浆,甘醇,苦涩,在这明月夜,连东风也想醉上一场了。

青草间盏上几瓶酒,碰杯邀明月,对饮成三人,不外就差我舞影庞杂了。但这不就是理想中的我们吗?现古人们老是为了前尘各自奔波着,遗忘了糊口,遗忘了高兴,遗忘了立足赏识沿途的斑斓。当性命走向止境,你能失掉争夺的又剩下些什么呢?不外是油尽灯枯,朽迈残躯化回灰尘而已,又或是青烟般磨灭无踪。人生自得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不论自得或得志,此时放空本人,为本人寻一方净土,我们忘了天下,也忘了本人,畅游六合间,无所依无所倚,另有什么会比这更高兴吗?身在其中景,夫复何求。

都说年夜学是舒服的,但埋没在这舒服的华服下是无尽的压力,出路的黯然,再舒服的日子,也会掉色。如许一个忘怀前尘旧事,不忧明朝后路的夜晚,无疑是年夜先生涯里很值得思念的一晚。固然自知笔墨低劣,但为聊表寸衷,与大师一同分享这美妙的夜晚,也就斗胆献丑了。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