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读仓央嘉措《那一世》 

读仓央嘉措《那一世》

文/性淡如菊 2015年02月10日 13:45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烟雨尘凡,谁轻拨梦的心弦,悄悄唱,光阴的沧桑,飞絮落花绚丽,江南烟雨深。轻烟旋绕,谁悄悄睁开芳香的素笺,悄悄画,流年的轻叹,水墨丹青绘图,千丝万缕闲愁,小桥流水远。熏喷

烟雨尘凡,谁轻拨梦的心弦,悄悄唱,光阴的沧桑,飞絮落花绚丽,江南烟雨深。轻烟旋绕,谁悄悄睁开芳香的素笺,悄悄画,流年的轻叹,水墨丹青绘图,千丝万缕闲愁,小桥流水远。熏喷鼻花径,平常院落,旖旎俗世富贵,谁素颜淡妆,在千年的等候里痴心凝睇,那逝往的鼓噪。斑驳的光阴,清浅的流年,阙阙离歌,歌不尽三生石下情深缘浅。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的喷鼻雾中,蓦地闻声你念佛的真言。

我曾是那怒放的梅花,你是冷冷冰雪。我拼尽满身气力在北风中怒放,只为你翩跹而下时那冰凉的一吻。即便冰冷的冷,冻僵了光阴,我也不在意。我要储蓄积累我终身的爱,终身的柔情,终身的暖和与绚烂,只为你到来时怒放成斑斓的尽唱,让你记着我斑斓的容颜。我的干净,我的纯挚,我的傲气,都只为你绽开,在我的性命,只要你,这冷冷的冰雪。冬往春来,固然你也化成了水,我也曾经开放。但我要你永久记着我斑斓的容颜,记着我已经怒放的芳华,记着我拼尽最初一丝气力,留下的纯洁,记着我们已经的暖和。我闭目在经殿,喷鼻雾旋绕,木鱼声声,你诵经的声响穿破时空而来,声声催下我眼中的泪。

那一月,我动摇一切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我本是一朵怒放的莲,在忘忧河上,牵肠挂肚,你是那晶莹的露水。透过你群居网般通明的心,我瞥见了,你心里的哀伤,淡淡的悬着泪花,我晓得,那是尘凡泪。在泪光里,变幻超卓彩斑斓的红尘。你在泪里,青衫长褂,用洁净的十指悄悄捧着我的脸,温顺的眼光,吐露有限的密意。你悄悄吟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小人好逑。指尖的温顺,渐渐浸透我的满身,中转魂灵深处,化成有限的缱倦与缱绻。我闻声了佛陀念佛的声响,可我的内心只要你,那一滴晶莹的尘凡泪。我拜在佛陀足下,动摇一切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感触感染那已经的温顺。

那一年,我爬行山路磕长头,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暖和。

那一年,我化作一簇恬淡的菊,开满黄的红的白的黑的紫的花朵。你酿成那翩翩起舞的蝶,时而立在倚在我的肩头低语,时而靠在我的度量里呢喃。我喜好你在我怀里觉醒的样子,面庞上沾满花粉,长长的睫毛上挂满晶莹的泪滴,柔弱的身子尽是柔情。你说要在我的怀里消融,化成我体内的芳香,化成阳光,化成雨露,化成洁白的月色。你在我的怀里眠着了,我闻声你的梦话和温顺的心跳。我晓得,你曾经厌倦了流浪的糊口,固然你喜好浪漫,喜好寻欢,但你现在,就躺在我的怀里,静美而温馨,很诗意地唱着动听的曲子。你说:我的菊。我说:我的蝶。我们在冷霜中垂垂老往,垂垂凝结成最美的霎时。我们紧贴着,我们觉得相互的心跳,固执而强烈热闹,暖和而缱绻。厥后你突然不见,我只要爬行在山路上,风吹过,佛音阵阵,我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暖和。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世我是个多情的江南男子,容颜娇媚,柔情似水,反弹琵琶,为你等侯百年。你是个塞北女子,意气风发,打马从我的门前走过。我回眸一笑,你抬头凝睇,四目相会的霎时,电光火石,你认出了我,说:仿佛在哪儿见过。我也觉得素昧平生,但我们又记不得相互。你仓促从我身边走过,任马蹄敲碎寥寂华年。宿世五百次回眸,换来这擦肩而过的仓促一瞥,我们忘了那年冬天的斑斓。我已不是梅,你也不是雪,只剩下,这擦肩而过半晌的温存。你哒哒的马蹄,渐行渐远,我的心,一点点碎裂,绚丽成飞絮落花,淌下成冷冷的雨。我单身离开西躲,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再续那未了情缘。

那一刻,我升刮风马,不为祈福,只为等待你的到来。

那一刻,我是年夜漠雄鹰,雄姿英才,气吞山河。我的眼里是火,我的内心充溢痛恨,我不时地屠城,不时地冲杀。我的内心装着全国,我的战袍染满鲜血,一手举鼎一手攥文,一手横槊一手赋诗。年夜漠孤烟直,银河夕照圆,任朋友的尸横遍野,流成一溪一溪的残阳。你背弓搭箭,胡服猎猎,呈现在我眼前,我手起刀落,你躺倒在我怀里。你说:我是你最爱。我改邪归正,跪倒在地。那一刻,我升刮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在来生,等待你的到来。

那一天,垒起尼玛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你心湖的石子。

那一天,你是西门庆,我是潘弓足。我从二楼的窗下,不警惕失落下一只鞋子,砸到了你的头上。你回眸一瞧的霎时,我便沉溺堕落。我掉臂千年的骂名,爱下风尘荡子的你,即便被二郎剖出了心肝,我也不懊悔。那二郎拿出的不是血淋淋的心,而是我对你的满腔热恋。那二郎端出的不是热火朝天的肝,而是我对你终身的爱。只因你,就是我宿世的爱人。只因你,就是我在世的独一。我只需爱,不要恨,为你,我献出了性命,却无悔。那一天,我垒起尼玛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你心湖的石子,让你在尘凡中能瞥见我,来生我仍然只属于你。

那一夜,听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觅你的一丝气味。

那一夜,我是项羽,你是虞姬。那是在垓下,左右逢源声。刘邦唱:微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外兮回故土。我唱:力拔山兮气盖世,时晦气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何如,虞兮虞兮奈如何。你和:汉兵已略地,左右逢源声,年夜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拔剑自刎。血染红了年夜地,流成了朝霞,我有意再回江东,拔剑追你而往。那一夜,我登时成佛,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觅你的一丝气味。

那一瞬,我成仙飞仙,不为永生,只为佑你安全喜乐。

六道循环,你在那里?酷爱的,你在三生石上反重复复刻上我的名字,回绝喝下忘记所有的孟婆汤,单身跳下忘川,接受千年的熬煎。我的内心只要痛,我的眼里只要泪,我们受尽了亿万劫的苦,只因心中有爱,心中无情。我爱的,你在何方?我闭关千年,看穿尘凡,哀求佛祖施我摆脱的办法。那一瞬,我成仙飞仙,不为永生,只为佑你安全喜乐。

那一日,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就在那一夜,我遗忘了一切,丢弃了崇奉,舍弃了循环,只为那佛前的玫瑰,早已得到了昔日的光芒。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