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醉里游,寻喷鼻槐树沟 

醉里游,寻喷鼻槐树沟

文/ˊ雲氺禅吢ˋ 2015年02月10日 12:32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我醉了,真的醉了。不是醉在酒坊,也不是醉在家里,而是醉在了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土山沟。 我醉了,真的醉了。不是井井有条,不是踉踉跄跄,而是神醉意迷,而是醉在心头。 醉着,是一种

我醉了,真的醉了。不是醉在酒坊,也不是醉在家里,而是醉在了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土山沟。

我醉了,真的醉了。不是井井有条,不是踉踉跄跄,而是神醉意迷,而是醉在心头。

醉着,是一种形态,也是一种心态。没有醉眼昏黄,也没有醉步趔趄,不是酒精熄灭身材而促进的形状之醉,而是一股久违的芬芳感染而成的心旌神摇的醉态。

醉着,不是由于喝酒太多,酩酊酣醉,而是我的心底分发出浓烈诱人的芳香,这芬芳之源竟是极朴实、极不背眼的、极通俗的洋槐花。哦,洋槐花,令我心醉神迷。

一股幽香飘在心底。寻喷鼻而往,一条诱人的山沟里芬芳扑鼻,未见沟里风光,先闻得甜甜花喷鼻,淡淡的,极诱人的那种。有人说,“闻喷鼻识女人”,我却总也茫无头绪,闻到其喷鼻,总也识不得的。呵呵!但是,在这里,我却能做到“闻喷鼻识山沟”了。

山沟,实在很通俗,也很洋气,只是由于满沟氤氲着槐花的芳香之气,一串串明净素雅的槐花顶风摇曳在沟里,如斯这般,才令我等驴友们沉迷,如同貌不惊人的山姑被经心打扮装扮一番,自有一番别样的韵致。

山沟位于会兴刘家后村左近,这里沟壑纵横,流水切割而成的地貌在豫西地域并不稀有,但是我独爱此处开满山沟的槐花,因花而喜好山沟,有点“爱屋及乌”的意义。花喷鼻淡淡,丝丝芳香,花喷鼻感染山沟,喷鼻气缭绕于怀,遂暗自将此处定名为“槐树沟”了。

通往沟底的路上,槐花照旧分发醉人的芳香。不高的小树上,垂满了一嘟噜、一串串明净的洋槐花。在碧绿的、卵形的小叶烘托下,那开着的咧嘴笑着,那半开的透着娇羞,另有那含苞欲放的却在冷静地积存着甘美和芬芳。

一个个蜂箱摆在路旁,那是放蜂人在赶花季放蜂,特别收罗槐花之蜜。瞧到一只只蜜蜂嘤嘤嗡嗡地在槐花上飘动,我想到了“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劳为谁忙”的诗句。是啊,面临诱人的花喷鼻,当我等被称为人类者正忙着采摘可儿的槐花,拿归去烹饪熏蒸,以果己腹,享用甘旨时,那些蜜蜂们却把花的甘美贡献给了人们。

山沟,槐花绽开照旧,一股打动的寒流却涌上了心头。

沟底,自有一番别样的风光,令人肉体一振,眼睛一亮。两侧山岳夹峙,陡壁峭立,树木葱翠,生气勃勃,一条小溪悄悄地流淌。静默的山,活动的水,一动一静,组成一幅美好调和的沟底景色画。

低头仰视,但见峻峭的崖壁,形态万千,变化多端,有的似城垣,有的似门阙,有的似人物外型,有的似植物外形,横瞧侧瞧,妙趣横生,不雅之,叹之,禁不住令人感慨年夜天然的巧夺天工之力,竟能塑造出如斯巧妙的描摹来。

溪水边上,杂生着很多不著名的小草,我看法了一种能够运用的野菜----水芹菜,亭亭玉立在水中,姿势妙曼,四周一些野花儿装点其间。

沿着峻峭的曲折小路匍匐,路途狭隘,弯曲迂回,山路回旋,驴友们遂戏称此处为沟内“十八盘”,暗自思之,颇觉得是。登上山顶,兴致勃勃,不由想放歌一曲,“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四时风从门前刮过……”在山顶瞭望,但见沟壑俨然,槐树蓊蓊郁郁,白色的槐花装点其间。

山沟,溪水,大道,槐花,垂垂淡出了我的视野,一股幽香之气却从心底情不自禁。水库里碧波泛动,波光粼粼,蓝天白云之下,山立水旁,水映山影,青山绿水,山川相融,模糊之中,我感觉本人也融进此中。

那晚,我梦见本人也酿成了一只蜜蜂,飘动在一片槐花怒放的槐树林中。呵,那梦,好美;那花,好喷鼻!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