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相思无尽,唯有清泪两行 

相思无尽,唯有清泪两行

文/ゞ夜聆离殇☆ 2015年02月10日 12:11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那一世;我膜拜佛前,禅心礼佛,求赐我诚实埋头,再次循环相逢有你。 那一世;我孤单成客,飘零人间,赴尽红尘;推翻痴狂,又寻你千百度。 --导读 凡尘几度,清泪尽千行;明月如霜,雨

那一世;我膜拜佛前,禅心礼佛,求赐我诚实埋头,再次循环相逢有你。

那一世;我孤单成客,飘零人间,赴尽红尘;推翻痴狂,又寻你千百度。

--导读

凡尘几度,清泪尽千行;明月如霜,雨丝风片,墨滴相思。流水潺潺如烟波画船,喝酒愁肠,载满共渡千年的情思,寻找有你的天涯海角。离歌之音,舞风欢我苍凉。

花事花落,雾里千尺洋溢,寻千梦富贵,一纸尘凡淡字冷。相思干瘪颜易老,鬓发思尽皆惨白。我渡着穿越时空的云浮,沉湎在痴情的癫狂里,只想与你共度尘凡无泪。

笔断肠句,提笔又悲春秋。青春灰尘鬓染残丝,清泪浓墨衰退一度风花雪月。万般风情缘愁万缕,一负年光光阴指沙流年,参差满行清泪,远涉尘凡远远长路,如同西楼看月无言苦思情。

醉知梦回,寥寂相思无边沿,我屡次寻觅一个岸堤,接近故乡,笛声短歇,与华灯初上散步行珊。有数次错过叠凝冷眸光,然、情不情,随梦千绪碎心泪。

你是我宿世的花,在尘凡苦海边沿将寥寂调谢,纵使流年停顿如烟花散尽,梦绕千魂在呼喊的怀念里白云苍狗,倾城一顾我一切。漫漫尘凡,必定终身无法忘怀你的容貌。

前尘旧事,断续衔接着有你的续剧,一仍旧事里的脚本,无论何时何地,配角不缺缺了你。那些曾在爱河里云荒苦歇的往昔,在梦醒的边沿,留下了无痕的感喟。

题词贫哀的痛叫,如小楼烟雨定我意,缘来缘往的吟篇,开在荼蘼的考虑里。芸芸众生的络绎不绝,在念起的那一刻,短语无求,当回宿命,冰融活着俗的引渡里。

相思无尽,清泪两行诉浮生能多少?我禅心肠问佛;佛说:人间皆苦,磨难共度,自考虑,终难忘,缘来无样,缘往无影,留影回心,皈依苦海。

清泪无言,执翰墨淡心能许谁天荒?我苦心问禅客;禅说:茫茫存亡,定有天数难劫,皆所有定命从缘始到缘终,之所莳植回想,根植苦老,忘却相初,难明相思意。

那一朵绚丽的花开,在循环途经的必经之旁,曾沉浸我一世欢颜,我用寥寂化作雨滴,潮湿了等候里的千年旧道。那一回身不经意的回眸,擦肩而过。时而想起,如画富贵。

朝飞卷雾的梦里花落,千尺几度颜憔撕碎了谁的一世迷离?似水流年褪往的歌弦伴奏了谁的一世情长?老是就如许昂首在醉酒月华的黑夜,用怀念唤作相思的裳衣,可不知若何往穿越唏嘘几世的清欢。

梦回曲水,一经流年,光阴衰退的轻步谢幕着千帆过尽的一片寂荒。那年恒静无言,连绵在微动的何如里,徒增了一段没有因果的尘缘,一世广告,碰杯一醉刚才休。

烟雨江南,秦淮河边的等候,载满相思的浓情,十里长亭里的孤影,像舞起的泪儿一样微渺,我与爱你的擦肩有数次在相思里相逢,假使踏翻红尘浪,担当古今愁,那么会不会相忆相知,相守相看?

万卷清词,抒写着光阴流逝的盼望与神往,某一时辰在某个驿站,我们曾停止,有数次回身,觉得再也不会离开,可终将仍是躲不失落光阴的布置,细数流年,恋水云间。

如烟几度,眺望绪情,寂若安年,富贵忘怀,循环里的梦,尘凡里的泪;黑甜乡富贵,循环心弦。相思的影只反复着风里的枫红,依依泪湮阡尘,落定灰尘。

总听人常说;“缘分隔始的时分,不断都是没有预定的,若心动,泪两行;所谓富贵,抵不外似水流年的荏苒,念起、万水千山;念灭、白云苍狗,对看了,相知了,必定只是擦肩,哭过,笑过,也只是已经”.

良多次,我彷徨在这句话的边沿,深知;明丽是风雨当时的晴空,包含的泪光,是宿世淡墨的幽香。缘分里固执的繁思,是感情胶葛里的顽强,世事的迷局,是太回想一段过来,而遗忘当下的将来。

凝集的相思,静守千年,放开在影象里的若影,将魂灵深处的情弦衬着成色,裱糊如画,红尘间的喧哗,在旧事的云烟里,淡泪随风,倾听沧桑浅唱低吟的离殇,在光阴似箭的浅淡里,唯有清泪两行。

宿世此生,尘缘如梦,青丝暮雪徒然,让哀痛衬着的富丽堂皇,光阴劫里的万千风情,被风华迷离的像昨夜幽梦,冷落不羁,凤起荡漾,却怨哀曲,看天穹,淡凄恒古,飘留恋,泪水溢满双眸。

今生,轮回在循环的梦里,让相思飘散繁茂的花瓣,在长久的缱绻里,像婉转委婉的清律,忆起;梦里了解,分别;清泪昏黄。纤指尘凡,凡间阙歌,相思若影,唯情长泪行。

原创浏览QQ/392306863

文/夜聆离殇

首发:九九文章网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