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终身一世一代人 之 ——瞧过张爱玲的故事有 

终身一世一代人 之 ——瞧过张爱玲的故事有

文/雪人 2015年02月10日 01:18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在稀少的鞭炮声中惊醒,繁华曾经过来了,没有我的份了,穿上新鞋也赶不上了,显赫的门第,荒凉的亲情留给她的是终身的孤单与冷傲。 如她的老友炎樱所说,每一只蝴蝶都是宿世的一朵花

在稀少的鞭炮声中惊醒,“繁华曾经过来了,没有我的份了,穿上新鞋也赶不上了”,显赫的门第,荒凉的亲情留给她的是终身的孤单与冷傲。

如她的老友炎樱所说,“每一只蝴蝶都是宿世的一朵花的幽灵,来寻觅她本人。”那么临水照花的她是一只蝴蝶吗?在凄凉的半夜梦回之际返来寻觅她的梦,她的爱。在无涯的工夫的荒原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她刚巧赶上了他——胡兰成,“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灰尘里,但她内心是欢欣的,从灰尘里开出花来。”

是的,他懂她,“由于理解,以是慈善”,就那样,他敲碎了她心中的冰块,拔失落了她粘满满身用以自我防卫的刺。他自有他的风姿翩翩,文采激扬,但更多的倒是尽情风骚,世俗权欲。她要的那句“光阴静好,现世平稳”,他是给不起的。但她毕竟仍是贪生怕死地爱了。

她那样一个尽顶伶俐的男子,倒是情愿化作一只飞蛾,往演出自取灭亡的喜剧的。有人说胡兰成是她此生的一个劫,她纵里寻找千百度,寻到的居然是他也在那边。若说是他消灭了她的芳华韶华,我想说,她也是将她最美的一面扯碎了给我们瞧,像她那样敢爱敢恨,爱便爱,走便走,往来来往间一片洒脱沉着的,在这人间另有几人呢?

有人设想,假使人生可以重演,她能否还愿再碰到他,但是人生是没有那么多“假如”的,传奇在三生石上早就记刻有三生之约,到时分,谁又会碰见谁?谁又会爱上谁?

谁会知晓呢。用曾国藩暮年聊以自慰的那句话来说,“倚天照海花有数,平地流水心自知”,那千回百转的心思生怕只要各家本人心中通通明了。

爱一团体,就不论他是好汉仍是君子,不论他在灰尘里有多低多矮。爱他的这份心,却总像开在淤泥里圣洁的白莲,涓滴无染。若他是卑鄙的,众人尽可鄙弃他这人,却不成以鄙薄不放在眼里有人对他那份无怨的爱,由于它从头至尾都只是另一个地道的魂灵,沿着宿世的梦,来寻觅当代魂灵的依傍。谁又能预想失掉,寻到的居然是他呢?

我是不克不及猜到,你又能否能推测呢?大概刚巧没早一步,没晚一步,你恰好碰到的居然就是他呢?

性命来临之初就预示了悠长的漂泊和寻觅,从第一声孤零零的哭泣,就开端了一个孤单的魂灵寻觅另一个相反魂灵的路程。至于能否能寻到,就瞧大家造化,正若有位墨客已经说到,“于茫茫人海,寻我独一之魂灵朋友,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斯而矣!”是啊,只是“如斯而矣”!此生另有什么可惜的呢?

终身一世一代人,但一代人的感情过分于厚重和广大,无法显见,我只能从这代人的优异集体中往寻找爱的陈迹,好让我们晓得:爱,已经来过人世,而且还将不断存在,永久,永久?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